事先谋划的,帝国首都的欲望挽歌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30日

图片 1图片 2

这件作品名称的英文是:A Skeleton in the
Closet。一个俗语,指某些没有见光的秘密。

图片 3

1961年4月13日,柏林墙开始修建,横在波茨坦广场当中,这里逐渐荒无人烟,只剩下铁丝网、防爆墙,间或还能听到枪声,那是东德塔楼上的哨兵在射杀试图翻越柏林墙的东德人。(这些场景,在斯皮尔伯格的新片《间谍之桥》中有重点表现。好电影,推荐。)

这些数字,是他的书中的页码,对应的每一页上都开了粉色天窗。

思想家水木茂有七点幸福生活哲学,Zack 一一列举:

波茨坦广场和德国一样,不情愿地成为冷战的牺牲品。1970年代,“祖国大宅”也被拆除。

图片 4

Like this:

Like Loading…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5

下面这幅画,来自 Zack 的朋友 Benjamin Warner,看到它,Zack
不禁再度落泪。

图片 6

对于即将在法庭上的对峙,媒体希望采访玛瑞娜的律师,律师的回复是:阿布拉莫维奇女士完全反对乌雷的指控,我的客户不想对此加以评论,他们都是诽谤;我的客户认为,这场官司是一场诽谤,目的是要破坏她在公众面前的名声;我的客户在法院前非常有信心;她会用一切法律手段保护她的权利和声誉。

 

画面中还有另外几个女人,衣服都是艳粉色,她们的身份不问可知。背景正中央的建筑也是发橙的艳粉色,这是波茨坦火车站,上面的大钟刚过午夜十二点。火车站旁边,是波茨坦大宅(Haus
Potsdam),当时还是办公楼,后来却和德国一起,经历着诡谲难测的命运。

图片 7比如两人不穿衣服,面对面站在一个小门里面,中间的缝隙仅容一个人侧身而过,你想过去可以,但是你要选择面对谁的身体、面对谁的眼睛;

图片 8

你希望像那个男子一样,把脚伸进去试探一下吗?耽溺于欲望的人,祝你好运。

初听上去像个笑话,是吗?可是,这多少会让你思考一下:我,作为一个人,我的生命是多么宝贵,我能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多么宝贵,那么应该怎么活呢?一个看似无意义的行为艺术,却开始让我们思考生命的终极意义到底是什么。

昨天简单介绍了水木茂先生和他的《漫画昭和史》,今天读到一篇怀念他的文章,来自他的作品的英文译者
Zack Davisson。Zack
听闻噩耗,几度落泪。他在文中提到水木茂先生对这个世界的影响:

基尔希纳的《波茨坦广场》中,虽然有十来个人,但是他们彼此之间似乎完全隔膜,没有任何互动,即便是小小安全岛上的两个女人,两双高跟鞋似乎绞在一起,主人却丝毫没有眼神、语言和动作的交流。
在日本“剧画”祖师爷辰巳嘉裕(日语:辰巳 ヨシヒロ,英语:Yoshihiro
Tatsumi,1935年6月10日-2015年3月7日)的作品中,同样可以看到类似场景,他喜欢描绘主角在攘攘人流中行进时的情形,构成人流的个体,每一个与其他人都没什么关系,同样是彼此淡漠、忽视,毫不关心,下面是典型的一张截图:

这是“行为艺术的祖母”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一个作品,名为“艺术家在现场”。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Zack 的怀念全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纳粹来了,二战来了,开始时节节胜利的闪电战,慢慢变成了一天天的败退,变成了一颗颗掉在波茨坦广场上的盟军炸弹,因为这里是纳粹影响最典型的地点,“祖国大宅”也就被炸得只剩下几面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事先谋划的,帝国首都的欲望挽歌。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最辉煌的日子,是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那时,波茨坦广场成为欧洲最繁忙的交通中心,也是柏林夜生活的心脏。基尔希纳画中的波茨坦大宅,几经转手,到此时已经更名“祖国大宅(Haus
Vaterland)”,变为纸醉金迷的游乐宫殿。里面有容纳1196个座位的电影院,有世界上最大的咖啡馆,还有数不胜数的主题餐厅。这座销金窟和波茨坦广场一起,成为柏林的象征,与纽约的时代广场共同举世闻名,成为传奇。

比如两人背对背把头发缠在一起,自称“连体生物”,一同生活16小时;

第七点:相信某些你看不到的东西,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那些你无法握在手中的东西。

第六点:放轻松,当然你要工作,但是不要过量!没有休息,你就会把自己耗尽!

第五点:才华和收入之间没有关系。才华和努力不一定带来金钱回报。自我满足才是目标。如果你做自己喜爱的事情,你的努力就是值得的。

第四点:相信爱的力量。做你爱做的事情,与你爱的人在一起。没有比这更重要的。

第三点:追寻你喜爱的事情。不要担心别人觉得你愚蠢。看看世界上其他那些怪人,他们都很幸福!追寻你自己的方向。

第二点:跟随你的好奇心。要像被强迫的那样,去做吸引你的事情。做那些即使没有金钱或者回报也愿意做的事情。

第一点:不要争强好胜。成功不是生活的评价标准。做你喜欢的事情,要开心,要幸福。

图片 9

 

图片 10

玛瑞娜过去说过一句话:“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图片 11

图片 12

“艺术是真实的谎言”,毕加索这句话弦犹在耳,在他们两人身上如影随形。

如果仅仅把水木茂称作漫画家,就像把格林兄弟说成是编了一本诡异的童话故事,或是说沃尔特·迪斯尼只是制作了一些动画片。水木茂是极少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他的艺术直截了当地改变了这个世界。如果没有水木茂,这个世界,特别是日本,将会非常不同——不再会有皮卡丘、没有《千与千寻》,或是《幽灵公主》。他的影响比比皆是,几乎到了不为人注意的地步。水木茂过去看到的世界,已经成为世界的今天。他从黑暗中拯救出自己热爱的精怪和魔法,并给它们一个新家。

街道和画中人物的脸一样,都是绿色的。《头脑特工队》看了吗?绿色是厌恶的感情,绿色代表死亡,代表腐烂,那街道就如同流动不畅而又养分过足的河流,河面上漂浮着不知道有多厚的腐殖物。河上没有桥,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河里游泳。

可是爱情毕竟是发生过的,人类的精神产品因为他们的爱情而更加丰富。他们的作品也在不断让人们思考。行为艺术作品的目的,就是会让你反躬自忖,做一件让上帝发笑的事情。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们在
MoMA
里设计好的相遇,虽然没有那么浪漫,但是仍然能揭示一些爱情的真谛,和另一些可能。(艺术君过去曾写过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在
MoMA
的作品:身体+时间=灵魂——艺术家在现场,有些浪漫化,但其中引用木心先生的诗,却再适合这二位不过了。)

他眼光长远,是个思想家、先锋派,是平庸之中真正讲究生活品质的人。水木茂珍视生命中简单而十足的快乐。他知道:真实的灵魂可以抵御饥饿的痛苦;他也真实体验过:手指吊在悬崖边上,躲避敌人巡逻队的恐惧;因此,圆滚滚的肚子里一个简单的汉堡,就可以带给他巨大的快乐,超过世界上最昂贵的手工寿司。他相信人生要放轻松,要享受生命,还常常笑话漫画家手冢治虫和藤子不二雄,这两位对自己的长时间努力工作非常骄傲。水木茂先生会说:他们都死了,但我还活着。

图片 13

想一想,这场对峙,跟他们两人过去的作品一样,充满了男女之间对话语权的争夺和纠缠。如果某一天,两人出来宣布:这是乌雷和玛瑞娜合作的另一个作品,我丝毫不会惊讶。

图片 14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彼此全部赤身裸体,互相冲向对方,直到一个人倒下;

Zack 还提到水木茂先生的生活态度:

波茨坦广场,一开始不在柏林市区,原来是五条乡村道路的汇聚点,历史可以追溯到1685年。从那时开始,这里一直都在野蛮生长。缺乏规划,也就意味着没有限制,它和成为新帝国首都的柏林一起,高速发展,狂放不羁。

有一位美籍台裔行为艺术家叫谢德庆,到现在为止,他只做了六件作品,前面五件每件为期一年。最后一件,从1986年12月31日开始,这是他的36岁生日,是一个十三年计划,一直到1999年12月31日结束。千禧年第一天,谢德庆在纽约约翰逊纪念教堂(Johnson
Memorial Church)公开宣布:“我存活了”。作品结束。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想要真正体会这幅画,必须了解它的体量。画高两米,宽一米五,也就是说:画中前景两位女子有真人大小。

图片 15比如面对面大声喊叫,持续15分钟;

也许,基尔希纳开始创作《波茨坦广场》的时候,只是要表现欲望横流的都市场景,却完全没想到命运之神在其中隐含的战争阴霾。当他发现的时候,战争的恐怖已经深入他的骨髓,直至夺去他的生命。

钱,只是一个借口,一个切入点,是乌雷为自己讨回他想要的公道的方式。他不在乎钱,但是他发现:玛瑞娜想将他的名字从艺术史中抹去,想让世人记住——行为艺术是单性繁殖的,只有一个祖母,只有玛瑞娜自己。

只是不知道草地上的年轻男女们,是否了解这片广场的历史和命运?或许当他们看到草坪里这道柏林墙的痕迹,还能想起课堂上讲述的过往。

他们有太多的旧可以叙了,因为他们在30多年前的一系列作品,已经进入了艺术史和教科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