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拿自己开玩笑,能不忆江南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8日

 

整个二十世纪,谁对艺术的影响最大?当然是杜尚,在他的《泉》和《L.H.O.O.Q》的杂交下,概念艺术、行为艺术应运而生,直到今天,还是当代艺术的主流。

 

在比利时的根特(Ghent)、列日(Liège)、布拉班特(Brabant),还有荷兰的哈勒姆(Haarlem)地区,有一个圣人,名字是:圣巴夫(Saint
Bavon),还有人叫他“根特的巴夫(Bavo of Ghent)”,西文中又被称为 Bavon,
Allowin, Bavonius 以及
Baaf。他生于622年,死于659年,是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圣人。

杜尚不仅是艺术家,更是思想家,他的思考,一直在启迪后世,人们从中认识到艺术的可能,更认识到生命的广阔。

江南好,能不忆江南?

2016-04-16

艺术君
一天一件艺术品

看过江南的粉墙黑瓦屋漏痕,顿悟为何水墨山水是中国画的高峰。那黑白灰的调子,蕴晕着东方人含蓄、典雅的精神。

惟其如此,缀映其间的几线绿意、一点桃红更是盈然、坦然、盎然。

我总是拿自己开玩笑,能不忆江南。几张照片,配上半阙宋词,捻不断的江南情思,说不尽的江南风景。

图片 1

一片春愁待酒浇。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南宋·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

图片 2

帘外谁来推绣户?

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北宋·苏轼 《贺新郎》

图片 3

好风碎竹声如雪,

昭华三弄临风咽。

——南宋·范成大《醉落魄·栖乌飞绝》

图片 4

应是无机承雨露,

却将春色寄苔痕。

 

——唐·长孙佐腹·《拟古咏河边枯树》

 

图片 5

苔痕上阶绿,

草色入帘青。

——唐·刘禹锡·《陋室铭》

图片 6

昨夜探春消息,湖上绿波平。

无奈绕堤芳草,还向旧痕生。

有酒且醉瑶觥,更何妨、檀板新声。

谁教杨柳千丝,就中牵系人情。

——北宋·晏殊·《相思儿令》

图片 7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北宋·苏轼·《望江南·超然台作》

图片 8

独绕虚亭步石矼,静中情味世无双。

山蝉带响穿疏户,野蔓盘青入破窗。

二子逢时犹死饿,三闾遭逐便沉江。

我今饱食高眠外,唯恨澄醪不满缸。

——北宋·苏舜钦《沧浪静吟》

图片 9

 

睡起画堂,银蒜押帘,珠幕云垂地。

初雨歇,洗出碧罗天,正溶溶养花天气。

一霎暖风回芳草,荣光浮动,掩皱银塘水。

方右靥匀酥,花须吐绣,园林排比红翠。

见乳燕捎蝶过繁枝。忽一线炉香逐游丝。

昼永人间,独立斜阳,晚来情味。

便乘兴携将佳丽。深入芳菲里。

拨胡琴语,轻拢慢捻总灺利。

看紧约罗裙,急趣檀板,霓裳入破惊鸿起。

颦月临眉,醉霞横脸,歌声悠扬云际。

任满头红雨落花飞。渐鳷鹊楼西玉蟾低。

尚徘徊、未尽欢意。

君看今古悠悠,浮宦人间世。

这些百岁,光阴几日,三万六千而已。

醉乡路稳不妨行,但人生、要适情耳。

——北宋·苏轼《哨遍(春词)》

图片 10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唐·白居易《忆江南》

图片 11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图片,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在少数以他为主题的绘画中,有两个特征可以很容易地把他辨识出来:右手的剑和左手的鹰,他是训鹰术的守护圣。

今天带来杜尚的十二句话,希望能对你有所裨益。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图片 15

1、关于幽默感的重要性

Like this:

Like Loading…

下面这张是十五世纪超现实主义大师博施画的圣巴夫。

图片 16

图片 17

当然,幽默感在我的生活中非常重要。实际上,这是人们活着的唯一理由。

不过,从玩儿鹰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他的出身不一般。提笼架鸟儿,那可不是贫苦百姓泥腿子能玩儿得起的。

2、关于创作艺术的灵性内涵图片 18

年轻时的巴夫,是布拉班特的一个贵族二代,放荡不羁。他有一段政治婚姻,育有一女。后来妻子去世,巴夫听到当地名主教阿曼达斯(Saint
Amandus)的布道,突然醒悟到财富的空虚,于是散尽万贯家财,扶贫济困,然后就跟着阿曼达斯去他的修道院皈依了基督教,并追随他在法国和佛兰德斯地区到处巡游传教。

从各方面来看,艺术家都像一个巫师,希望从超越时间和空间的迷宫中,寻找到自己通往出口的通路。如果我们给艺术家某种媒介,在美学层面上,关于他在做什么,或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都要拒绝他有意识的状态。创作过程中,他所有的决策都应该完全基于直觉,而且无法转述为自我分析,不管是说出来的,还是写出来的,甚至是有意识的思考也不行。

有一天,巴夫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个人,似曾相识,突然,他想起来:这人曾经被我卖为农奴。怀着深重的负罪感,他让那人用锁链拷上自己,带到了当地的牢狱中。

3、关于生活的艺术

人生的最后时光里,巴夫选择树洞和动物的巢穴作为自己的居所,37岁时离开人世。

图片 19

回想一下,在各个宗教中,像巴夫这样,前半生享尽荣华富贵,后半生传教赎罪的人还真不少。

我喜欢生活、呼吸,甚于工作……我的艺术就是这种生活方式。每一秒,每一次呼吸,都是一件作品,这件作品没有题记,它既不是眼睛能看到的,也不是大脑想到的,它是某种始终如一的狂喜。

基督教里还有阿西西的圣方济,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曾贵为王子,高僧鸠摩罗什的父亲是天竺贵族,母亲是龟兹国王的妹妹。

4、关于艺术一直都有的“现成”状态图片 20

文学作品中,托尔斯泰的《复活》中,主角聂赫留朵夫曾为贵族,后来心中充满道德挣扎;更不要说我们红楼一梦中的贾宝玉了。

管状颜料由工厂生产之后,这些颜料就已经是“现成”的产品了,从艺术家开始使用这样的颜料开始,我们必须得出结论:世界上所有的画就已经是“现成物协助完成”的了,同样也就是拼贴作品。

也许,只有见过什么叫大富大贵,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空幻虚无?

5、关于广泛传播的、对艺术的过度欣赏

在人生末年之时,伦勃朗曾经画过一幅圣巴夫的肖像。

图片 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