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预警,人生的意义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7日

刚刚读过一本有关达芬奇的书,艺术君惊讶于:普普通通一张纸,一根笔,平淡无奇,几秒钟过后,却因为艺术家的几根线条,充满了生命力,拥有自己的灵魂、性格,想要与你对话,所谓“艺能通神”,还有比这更好的诠释吗?

 

艺术可以高雅,但艺术不可以高高在上。

有位朋友在读苏珊·桑塔格的《论摄影》,看到这样一段话:

这一组圣诞老人各种乱入的世界名画,证明经典的艺术作品同样可以进入我们的生活和心灵,这样它们才会有无穷的魅力和生命力。

 

图片 1

更重要的是:艺术君要借这一组作品,祝大家圣诞快乐!

她的问题是:

图片 2

此其一也。

为什么照片的扩散是对庸俗作品的肯定呢?超现实主义者跟马克思主义者有什么关联呢?

图片 3

其二。

艺术君遇到中文看不懂的情况,都得回去看原文。这一段也是:

图片 4

一件杰出的艺术作品——浑然天成。这四个字,应该是形容艺术品的最高赞赏了。艺术品是人作的,我们珍爱自然,崇尚自然,竟然能将人作的东西上升到自然的高度,怎么能不伟大?甚至可以说,这是超越自然的成就!

The lure of photographs, their hold on us, is that they offer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a connoisseur’s relation to the world and a
promiscuous acceptance of the world. For this connoisseur’s relation
to the world is, through the evolution of the modernist revolt against
traditional aesthetic norms, deeply implicated in the promotion of
kitsch standards of taste. Though some photographs, considered as
individual objects, have the bite and sweet gravity of important works
of art, the proliferation of photographs is ultimately an affirmation
of kitsch. Photography’s ultra-mobile gaze flatters the viewer,
creating a false sense of ubiquity, a deceptive mastery of experience.
Surrealists, who aspire to be cultural radicals, even revolutionaries,
have often been under the well-intentioned illusion that they could
be, indeed should be, Marxists. But Surrealist aestheticism is too
suffused with irony to be compatible with the twentieth century’s most
seductive form of moralism. Marx reproached philosophy for only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rather than trying to change it.
Photographers, operating within the terms of the Surrealist
sensibility, suggest the vanity of even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and instead propose that we collect it.

图片 5

一件浑然天成的艺术品,其中每一个细节单独拿出来都完美无缺,所有细节组合在一起,又超越了部分之和,散发出别样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光彩,让模仿者自愧不如,让剽窃者心生怨怼,让竞争者枉自叹息。你说,这可叫人如何是好?

首先声明,艺术君没有通读英文原文,所以下面的翻译和论述都是基于自己不成熟、不全面的理解。

图片 6

以此不由得让人感慨生命之伟大、之短暂、之遗憾、之何其所幸!!

艺术君的翻译是:

图片 7

这些感慨,就来自下面这张鲁本斯临摹达芬奇的《安吉亚里之战》。

照片的诱惑,它们对我们的掌控,在于它们一次性地、又是同时地提供了这样的关系:让我们作为鉴赏者观看这个世界,同时又不加区分地接受了这个世界。原因在于,经历了现代主义者反叛传统美学规范的演变过程后,这个鉴赏者与世界的关系深深卷入了[媚俗(kitsch)之品味标准]的推广过程。虽然有些照片,既是个人物品,又有着重要艺术作品的深度和美感,但照片的广为散发,说到底,是对媚俗(kitsch)的肯定和强化。照相术极其灵动的视角,让观者欣悦,营造出一种无处不在的感觉,是一种有欺骗性的经历感。超现实主义者,渴望成为文化的激进者,甚至是革命者。他们常常蒙蔽于出于好意的幻觉中,觉得自己可以,实际上也应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但是,超现实主义的美学观念中弥漫着太多讽刺,不见容于二十世纪最诱人的道德观。马克思谴责哲学只是试图理解世界,而不是设法改变世界。摄影师们拍照时有着超现实主义者的敏感性,他们认为即便是试图理解世界都是虚荣的、没有价值的,因此应该收集世界。

图片 8

请仔细观看其中人物和马匹的动作、表情,他们的甲胄、武器,构图的对称、对比、和谐,光影明暗的冲突与共鸣。

朋友的第一个问题,在于翻译版本中对于 kitsch 这个词的翻译和理解有问题。

图片 9

首先说 kitsch
,这个词不应该翻译成庸俗,大家公认的翻译是“媚俗”。我记得有个说法是:看到蓝天白云下,草地上玩耍的女孩儿,突然为之流泪,这是发自真心的感动,然后,被自己的感动而感动、流泪,这就是“媚俗”。

图片 10

有鉴于此,艺术君想要回顾、小结一下肯尼思·克拉克爵士的《观看绘画》一书。到现在,已经翻译了五篇了。四篇绘画作品赏析,也占到全书的四分之一。艺术君真是学到不少东西,小结一下,摘录下其中的精彩词句,也想听听大家的感受。

an affirmation of kitsch,译为“对庸俗作品的肯定”,这里的 kitsch
应该不是特指某些作品,而是“媚俗”这个泛指的概念。

图片 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