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不知所措,一个关于艺术之于社区和群体的意义的故事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7日

是的,为了避免博物馆中的馆藏落入纳粹之手,列宁格勒军民早已携手将所有的藏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这些士兵们来观看的,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空空的画框。然而,他们的微笑和泪水,已经证明了这些艺术品对于苏联人民的意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可以掌握主动

艺术馆,是塑造我们的艺术见解的绝佳场所。既然这样,为什么有那么多关于如何消化艺术的出色书籍,却没有一本书告诉你,应该怎样充分利用艺术馆?我们与艺术的相遇是有益的,甚至会对你大有启发。但不要受蒙骗,不要觉得只要待在艺术馆里,只要站在出色作品面前沉思,你自然就能获得有价值的艺术体验;这是误解。要想有效果,你必须在某种层面上理解它,或是被它打动,以此缔造与艺术作品之间的个人联系。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这样的火花不会自动点燃。虽然你期待艺术馆能在你的艺术之旅上拉你一把,实际上,白立方建筑协议却拟定了相反效果:它阻止我们获得有意义的体验。

图片 1【澳大利亚当代艺术馆】

介绍结束,如果你看够了“白立方”,想去逛逛梵蒂冈,欢迎点击【阅读原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Read
more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又译隐士庐博物馆,位于圣彼得堡的涅瓦河边。它包括6座以巴洛克风格为主的建筑:冬宫、小埃尔米塔日、旧埃尔米塔日、埃尔米塔日剧院、冬宫储备库、新埃尔米塔日。其中,冬宫是主要建筑,这里曾是沙皇官邸。在约250年的时间里,埃尔米塔日博物馆收集了近三百万件从石器时代至当代的世界文化艺术珍品,如今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

喷涌的情感源泉——阅读留言本的奖励

留言本是艺术馆里面最奇特的东西。你会在桌面倾斜的阅读台上看到它,有意放在靠近艺术馆出口的地方。它就摆在那里,打开着,在奶白色的页面折痕中摆着一只笔,邀请你写点儿什么,嗯,写什么?

在推特和脸书时代,人们很容易把留言本看做落伍的东西。可以发推,或者贴文章,为什么还要写下来呢?然而,留言本仍然能满足迫切的需求,特别是在艺术馆里面。它让浏览者表达自己的想法,说说他们刚看到的那些杰出的、无聊的、或是脑洞大开的艺术。而且,下面这个理由是留言本成功的真实原因——我们终于有机会向艺术馆反馈自己的想法!

游览艺术馆是很个人化的体验。我们站在艺术品前面,很多时候是独自而沉默的状态。不会发出“噢!”、“啊!”的声音,也不会鼓掌。然而,如果你希望知道其他游览者在艺术馆里面的体验,留言本就是绝佳机会。它是一片绮丽的开放空间,人们无论长幼,是“初学者”还是专家,根据他们对于艺术馆和在展作品的体验,都会分享自己的喜悦、建议、笑话和批评。

艺术馆的留言本读起来让人惊喜连连。其中内容让人开心,激发灵感,有指导意义。你会发现一些很激烈的意见,是针对艺术品和艺术馆的,句子也就三两句。或者,就像历史学家邦妮·莫里斯(Bonnie
Morris)研究了许多留言本之后说的:“这些留言本是喷涌的情感源泉,虽然有些内容很谦虚,但在公共空间中,留言本的确是匿名书写最危险的出口。有些签名和留言的品质,就像是醉汉打出的电话;有些文采飞扬,足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下次去艺术馆,可以留言,但一定要记得阅读上面的内容。不妨养成离开艺术馆前阅读它的习惯,最后能让你兴奋地回想刚刚所见。你不会失望的。

让人不知所措,一个关于艺术之于社区和群体的意义的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

图片 9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10艺术君已经开始翻译
How to Visit an Art
Museum这本书,中文名暂定为《如何逛艺术馆》,今天放出介绍兼前言:《停止无目的的闲逛,开始有意识的行动》。

图片 11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如果不是因为白立方建筑,这本书就不会存在。所以,多少都应该了解一点儿它,这很重要

图片 12

图片 13

在艺术品之间游荡

太过纯净伤害了艺术馆。艺术需要联结真实世界,这样才能有意义。“并不是说艺术只能在像被轰炸过的、破旧不堪的地方欣赏”,艺术评论家杰瑞·萨尔茨(Jerry
Saltz)公允地说,“而是确实有其他欣赏方式,其中既包括空间又包括行为。”自相矛盾之处在于,大多数艺术馆宁静而严苛,所以无法容忍它们解释或是说明艺术作品的背景环境。干净的墙壁和沉默的环境,不允许讲述合适的故事、对话、表演、聚会或是任何其他有助于理解、欣赏艺术的方式。然而,我们可能正需要类似的指示,从而可以在艺术馆中度过惬意时光。

图片 14【白立方画廊巴西分店】

大部分艺术专业人士和狂热爱好者们对白立方建筑信心百倍。他们相信,它鼓励人们在艺术周围表现得体。不过,有很多前往艺术馆的人并不这么想。他们进入艺术馆时,带有某种希望甚至期待,想要获得有价值的体验。一旦进去之后,我们看到他们在艺术品之间来回游荡,每件作品面前平均待上十秒,或是二十秒。他们的脸上露出兴趣,但也有疲倦。多观察他们一会儿,你就会发现,很多人看上去茫然、迷惑、不知所措,甚至厌烦起来。“我们与艺术的相遇,不是总能像想的那么好,”思想家阿兰·德伯顿(Alan
de
Botton)写道:“艺术机构们向我们展示作品的方式,并没有邀请我们,没有让我们自己去和作品产生联系。”

Like this:

Like Loading…

游览艺术馆的过程中,阅读留言本,是最让艺术君惊喜和期待的环节。有些留言让人开心,有些人会留下几百字的感想,因为刚刚看到的展品唤起自己最私密的记忆和情感,就像《如何逛艺术馆》中说的——留言本,是喷涌的情感源泉。

白立方建筑首次出现,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设计原意,就是要有一块庞大的、干净的、中性的——因而是纯净的——白色空间。一块不受外界影响的空间。白立方建筑内部,本来应该只有你和艺术作品,别无他物,静默相对。但是出了问题:白立方本身之内变成了终结。白立方建筑让艺术馆和艺术家有了借口,可以专门为了艺术而艺术。因此,白立方的封闭开始产生隔离感,它的洁净如同消过毒一般,而艺术馆的空间一般都像实验室。白立方建筑不再只是一块空间,而是转而代表一种展现艺术的方式。你今天逛艺术馆的体验,受到这种方式的深远影响。

1945年4月30日,苏联部队占领德国国会大厦。

如果你也喜欢阅读艺术馆中的留言本,有哪条留言让你难忘吗?给艺术君留言吧!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到1941年8月,纳粹在苏联节节胜利,希特勒欣喜若狂,他甚至要求印发邀请,要在当年圣诞节在列宁格勒的明星酒店庆祝胜利。

图片 15【伦敦白立方画廊,没错,这个画廊就叫“白立方”】

【感谢读者张羿,文中最后一张图,是纪实性水彩,作者 Vera
Millutina,1942年绘制,描绘了冬宫博物馆中伦勃朗展厅的情形,右边门里是展览伦勃朗同时代荷兰画家作品的一个长廊。】

现在,几乎五十年过去了,你也许觉得现在已不同以往。艺术馆的专业人士会说:那就看看从那时起修建起来的,或是翻修过的所有美妙的艺术馆吧。他们是对的:有些白色立方建筑现在有了窗户,有些炫耀自己令人赞叹的建筑结构。然而,不变的是,优雅的艺术馆们仍为我们“奉上”它们的艺术作品。虽然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艺术本身在各个方面多次重塑自己——比起从前,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复杂而且荒谬——艺术馆却继续用同样单调、极简主义的方式展示艺术品。有鉴于此,著名艺术收藏家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将白立方建筑描述为“抗菌防腐”,以及“老套过时、令人担忧”。更糟糕的是,现在,人们将白立方建筑视为呈现艺术品的唯一方式。

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政府在柏林正式签署《德国无条件投降书》。

如果你对现在的公共艺术场所有所了解,特别是与当代艺术有关的博物馆、美术馆,“白立方”这个词一定不陌生。白墙、灰地、无窗,是大部分艺术空间的基本特征,也让大部分艺术的陌生人产生了敬畏之感。本介绍就是希望让人思考这种空间存在的问题。

“这是古埃及的陶工首领碑,创作于公元前18世纪。上面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记录了一个陶工的工作情况。他侧着身子坐在那里,右手下面放着各种陶坯。……”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谨以此文,献给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了保卫自由与和平,献出鲜血和生命的英雄和勇士们。

图片 16

“画中那须发苍白的老人,用双手和自己温暖的怀抱将儿子揽在怀中。父亲的左手是男人的手,粗壮,有力;而右手仿佛属于女人,修长,柔软,温润,似乎来自母亲。他的眼睛有些浑浊,并没有直视儿子,也许是思念过度,变得昏花不清?而身上的大红外袍,表明他权威的身份。额头上的光和花白的胡须,表明他的智慧和仁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