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是一种能量,伊势的奥罗威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7日

图片 1

 

公众号做久了,艺术君受邀在今日头条、UC 自媒体和 Flipboard
上都开了新的平台,不过,有新的内容首发,目前还是主要在微信公众号上。

Yoruba Veranda Post, Olowe of Ise(Nigeria), c.1912, Yoruba Culture,
Painted wood, H: 154 cm,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hicago

图片 2

不过,今天玩了下头条号为各个大号定制的“新年特刊”,里面列出了开号以来阅读量最高的三篇文章。

约鲁巴游廊柱,伊势的奥罗威(尼日利亚),约1912,约鲁巴文化,彩绘木头,高:154厘米,芝加哥艺术研究院

希望是一种能量,伊势的奥罗威。约翰·博格,这位同代人最具影响力的作家,改变了世界观看、感受艺术的方式。

图片 3

伊克雷的奥勾噶(Ogoga of
Ikere)是富有的约鲁巴统治者,在他住所的内部花园外围,布置着一圈精心制作、造型复杂的木头柱子,这就是其中之一。奥勾噶希望用这个野心勃勃的项目,给来访的宾客留下深刻印象,他可以让当时最出色的雕塑家——伊势的奥罗威(c.1875-1938)——为他服务。奥罗威作品独特无二,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都能见到,他的声名得以流传到今天,而且在约鲁巴社群一首颂扬个人成就的歌声中传唱。

下面是他说过的最难忘的话,艺术君会加几句自己的感想,希望老先生原谅,也想听听大家怎么想。

来找找它们有什么共同点:

奥罗威作品的独特之处在于:很多形象有强烈的纪念碑感,而且他在这些雕塑上耗费大量心力,创作出精细的质地和色彩缤纷的表面。在这件作品中,上述特点十分明显,其中表现的是:奥勾噶坐在王座上,带着珠子串接而成的王冠,上面有一只鸟,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之上。高居王者之后,高度超过王冠之上的女性,是王者的第一房妻子,人们相信她,让她监管带有皇家标记的珍宝。奥罗威表现她威严的姿态,以此强调她的地位和权力,她有权在丈夫登基时为丈夫戴上皇冠。

男人观看女人。女人观看着被观看的自己。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在《观看之道》一书中,他对此观点有深入陈述。

图片 4

图片 5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性别和年龄,这与人群分布无关。罗马是女性化的,敖德萨也是。伦敦是一个青少年,一个街头顽童,这从狄更斯时代开始就没有变过。巴黎,我相信,是一个二十郎当岁的男子,爱上了一个比他老的女人。

图片 6

 

他就是在巴黎去世的,这个老人,一生的挚爱还是巴黎。

图片 7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艺术君去过的马德里,就像一个娴雅恬淡的少女,比起来,巴塞罗那就是一个荷尔蒙爆棚的青年。

看出来了么?

Like this:

Like Loading…

你爱的城市,你觉得它是什么年纪的?

这三篇阅读量最好,艺术君宁肯相信是因为今日头条官方推荐的结果,而不是因为题图中的女性裸体。

我们看到的,我们知道的,这二者之间的关系永远无法协调。每个傍晚,我们看着日落。我们知道,地球是在掉头离开它。但是知识、解释,永远无法跟眼中的景物完全匹配。

然而,对于女性裸体的窥视和排斥,在中国这一百多年来可以说比比皆是。从民国时期美术学校中的裸体模特风波,到老首都机场的傣族泼水节壁画,再到改革开放之后的人体绘画展,总有人或真或假地大发“伤风败俗”之叹,大概当时好些这么说的“卫道士”卧室里都偷偷挂着泳装女郎挂历吧。

艺术君的朋友圈里70%内容跟雾霾有关。我们看到雾霾,我们知道它们来自哪里,我们有办法吗?

除了所谓的传统道德束缚之外,艺术君想知道:这种带有偷窥性质的排斥,是不是存在国民自卑性的因素?想当初,唐朝时期,咱们不光广开国门,欢迎万国来朝,而且女性的穿着也是挺大胆的,所谓“温泉水滑洗凝脂”,恐怕满大街都是吧。从这个层面来说,老谋子的《黄金甲》和范爷电影里的“马上风光”不一定是虚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