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艺术先驱李铁夫的奇与逸,我每一分钟都在搏斗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7日

图片 1

图片 2

1932年9月,傅抱石东渡日本开始了求学生活。如甲午中日海战以后绝大多数的留日中国学子一样,他对“彼邦”怀有复杂而曲折的感情,处于“羡慕”与“气愤”“惭愧”“难过”交织的尴尬心态中。[]这归因于“甲午战争之后,日本人翻然改态,蔑视中国人。蔑视中国留学生的不只是他们的日本同学,社会上一般日本人对待中国留学生的态度更是等而下之”。[]这种隐隐孤愤和极度自尊的心理从其约作于1934年的《水边林下图》和《双鹅图》的题识中已可读出大略。[]此般复杂的心境正是其生活状态的真实折射。客观地说,近三载的东瀛留学生活使傅抱石熟悉了日本的文化、国情和人事,他的学术研究与艺术创作不可能完全剥离日本的影响。抗战客蜀时期,在日寇敌焰肆虐的严峻情势下,傅氏对日本的态度较之留日期间更为扭结,他自谓:“说起日本,颇使我不愿下笔。”[]他立足艺术史的学术阵地,征古援典,高扬民族自信和民族大义,写出《从中国美术的精神上来看抗战必胜》、《中国绘画在大时代》等从美术角度呼吁爱国抗敌的文章,但对个人艺术创作如何受日本美术影响这一话题几未发表过正面陈述。直至1962年傅抱石到北京开会期间接受中央美院瑞典留学生雷龙的访问时才讲道:“但日本画对我也有影响。一是光线;二是颜色上大胆些了。现在看来,第一点比较显著,在创作上注意了光线对比等等。”[]这段话主要还是从中国画技法革新角度谈的,所说的在光线、颜色等方面对日本画的借鉴,在其入蜀后诸多自成面貌的山水画作品中可被察知。而本文的主要立意,即傅抱石的人物故实画与日本画的深层关系,并未见于傅氏自述,尚需依据甚为有限的材料做出公允的分析。

李铁夫 音乐家 67.556cm 布面油彩 1918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石鲁晚年

一、傅抱石人物故实画受日本历史画影响辨析

广东人李铁夫是早期中国人研习西画的关键性人物。他于晚清时期赴海外,辗转于西方多国研习西画。部分学者认为,李铁夫不仅是中国赴海外学习油画的第一人,甚至是最早掌握纯正的油画技术的第一个中国人。时至今日,他的艺术成就虽然已为学界所认同,而李铁夫的困境在于,虽然在海外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却迟至20世纪30年代初才返回国内,且因其独鹤离群的性情,在国内艺术圈的影响有限,未能如其艺术所取得的高度一样为公众所普遍接受,留下了诸多悬而不决的历史谜团,作品也难得一见。近日,“人中奇逸李铁夫艺术精品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展览全面涵盖了李铁夫创作的油画、水彩、国画、书法等各个艺术门类,共汇聚广东省三家艺术机构所珍藏的李铁夫艺术精品73件套,李铁夫艺术的整体面貌首次展现在首都观众面前。

1919年12月13日,石鲁出生在四川省仁寿县文公乡的一个大家族里,原名冯亚珩,字永康。冯亚珩祖上经商,颇有财富,有土地千顷,庞大的庄园和万卷藏书的藏书楼,是当地大地主家族。父亲冯子融是祖父七个儿子中的长子,母亲王氏出身书香门第,是简阳书法大家王国桢之女。在祖父当家的大家族里,冯亚珩在家族同辈中排行老九。晚年有印章为“冯门九子”自称。
冯亚珩自6岁起至15岁时,就读于自家私塾。九年间熟读《说文》、《尔雅》、《诗经》、《左传》,唐诗宋词等,为他打下了较为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基础。冯家的藏书楼历经三代人的苦心积累藏量甚丰,古籍善本有万余卷,不仅经、史、子、集俱全,还收藏有大量碑帖拓本,字画文物。少年时代的冯亚珩酷爱绘画,经常偷偷钻进藏书楼摹画临帖,希望也能像二哥冯建吴一样去学画画。
1934年,在二哥冯建吴的竭力主张下,母亲终于同意冯亚珩学画画的要求。于是冯亚珩进入成都“东方美专”中国画系学习,成为该校年龄最小的学生。冯亚珩在东方美专开始接受系统的专业绘画训练,临摹大量传统水墨画,同时接触西洋绘画技巧。两年后,17岁的冯亚珩在新思想、新知识影响下,开始阅读鲁迅、巴金等人的新文学作品,并崇尚石涛、八大山人的绘画风格,萌发独辟蹊径的艺术观。冯亚珩从东方美专毕业后,又到成都借读于四川私立华西协合大学文学院历史社会学系,学习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借读期间,冯亚珩在一本小册子上读到了一篇《毛泽东自传》,他立即被毛泽东传奇的经历、大胆的反叛者形象和彻底改变中国命运的气魄深深迷住了。在毛泽东身上,亚珩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躁动的、热血沸腾的、充满超越自我意识的理想主义,不甘受旧文化束缚的自由浪漫主义,以及为人道激情所驱使的均天下主义。

郎绍君先生《论现代中国美术》一书中论及徐悲鸿的古代题材人物画时谈道:

谁是李铁夫
李铁夫,相信不少人都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而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李铁夫却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在他的身上笼罩着无数他人难以企及的光环。他被尊为“中国油画第一人”,孙中山先生曾称赞他是“东亚画坛第一巨擘”。李铁夫不但是迄今所知最早到海外学习西方艺术的中国人,还是同盟会的元老、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李铁夫曾言:“平生两大嗜好:一是革命,二是艺术。”这句话完美地阐释了李铁夫的人生。
李铁夫终身未娶,孑然一身,一生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也给后人留下无数的谜团。他青年时期便赴北美谋生、求学,曾在海外生活40年之久;他曾追随美国艺术大师萨金特、威廉切斯等人学习,在美国艺坛取得傲人成绩;他曾组织开办华侨电影公司,并自任导演为宣传民主革命进行募捐。
回国后的李铁夫经历多次辗转流离,宏图难展,唯有寄情于艺术创作。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已经81岁高龄的李铁夫欣然从香港回到广州,为广东美术事业的发展贡献着自己最后的力量。李铁夫丰富而卓越的艺术成就,以及坎坷而传奇的人生经历,堪称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人中奇逸”。
还原李铁夫
1952年,李铁夫在广州去世,早在生前他便表示要将自己身边的美术作品与遗物全部无偿地捐赠给国家,这部分作品由其生前供职的华南文学艺术学院保存,后来该学院并入广州美术学院,由此广州美术学院也成为当今集藏李铁夫作品最完善的艺术机构。这批完整的捐赠也成为我们后人认识李铁夫、还原李铁夫最宝贵的文化遗产。
此次“人中奇逸李铁夫艺术精品展”便是以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所藏的李铁夫捐赠作品为基础,同时系统梳理国内官方机构所藏的李铁夫艺术精品,向公众全面讲述这位“中国油画之父”的艺术与传奇人生。
展览依据李铁夫的艺术创作和人生轨迹分为三大主题板块。第一板块“油画创作与革命时刻”,集中展示李铁夫在海外的革命经历与归国前后的油画创作,如《音乐家像》、《画家冯钢百像》等堪称中国油画史上的经典作品都将在展览中与公众见面。第二板块“水彩写生与动乱萍踪”重点梳理李铁夫归国后辗转多地的人生经历,以及根据自然写生所绘制的水彩作品。第三板块“书画言志与隐喻象征”则意在突出李铁夫于中国传统水墨领域所进行的探索,尤其是鹰、虎等题材的水墨作品,集中地反映了李铁夫的耿介性格与关心国家命运的责任感,在展览中尤为引人关注。
重识李铁夫
在此次展览中,还专门设置了两个独立的单元为公众讲述李铁夫暮年归国后的主要人生经历和艺术主张:“李铁夫与广州美术学院”为大家详细讲述李铁夫与广州美术学院的渊源关系,以及李铁夫对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教学的诸多影响与贡献。“李铁夫与齐白石”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李铁夫对于艺术创作的追求。齐白石与李铁夫两位艺术大师虽然在生前并没有交集,但是李铁夫却对齐白石的艺术极为推崇,在艺术观念上两人也有颇多不谋而合之处。在早年的文献中,还曾出现过“北齐南李”的说法。齐白石是北京画院的首任名誉院长,北京画院也是世界上收藏齐白石作品最多的艺术机构。今天李铁夫的作品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也算齐、李二人在艺术上的一次南北对话,堪称一段艺坛佳话。
一直以来,我们对于李铁夫艺术的认识过于片面化、碎片化。尤其是在北京地区,美术界的同仁和广大的艺术爱好者都知道李铁夫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一段传奇,但是却没有多少机会欣赏到李铁夫的艺术原作,对于李铁夫的学术研究更是无从谈起。此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李铁夫作品首次集中走出广东省,在首都北京进行展览。这无疑会为业内学者和社会公众提供一次全面认识、重识李铁夫艺术价值的绝佳机会。

北京诚轩2018年秋季拍卖会第404号拍品 石鲁 采槐图 壬寅作 镜心 水墨纸本
6948 cm。 约3平尺 出版:
《石鲁作品集人物卷》第71页,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年5月
《名家翰墨第47期石鲁特集》第77页,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12月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石鲁》图版99,锦绣文化企业,1994年3月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石鲁》第107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6月
《中国名画欣赏石鲁》图版17,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5月
《中国名画家全集石鲁》第133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5月
《石鲁画集上》第202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2月 成交价:2,070,000
1939年,20岁的冯亚珩决心奔赴延安参加抗日。为筹得路费,他同意了母亲为他准备的亲事,从母亲处拿到一笔学费后离家出走。从绵竹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只身骑赴陕西。冯亚珩辗转到达延安后,被安排进入陕北公学学习,并为自己改名为石鲁,是取清代大画家石涛与现代大文学家鲁迅的姓所成。学习之余,石鲁在陕北公学的业余剧团担任舞美和化妆。西北文艺工作团成立后,他就进入了文工团工作。

借古典故事、英雄人物以表达某种理想或见解,又出自哪里呢?传统绘画虽也有这种先例,但毕竟不太多。旅居美国的谢里法认为,徐悲鸿的这种古典理想倾向是受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新日本美术的启示。自明治以后,日本美术接受西方绘画潮流的影响,出现了以横山大观、下村观山、菱田春草、藤岛武二、中村不折、青木繁等为代表的“以东方文化为背景的历史画”。画老子、屈原、苏武、李白等历史人物,借以表现“在亚洲睡眠状态中的生命潜力”。这一倾向被称作“理想主义”,是明治后日本革新派绘画的两大主流之一。[]

李铁夫 画家冯钢百像 90.571.2cm 布面油彩

北京诚轩2011年春季拍卖会第491号拍品 石鲁 饲养图 1957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37.349cm。 约1.6平尺 成交价:1,265,000
1942年11月7日,石鲁与西北文工团女演员闵力生结婚。婚后二人同在文工团工作,石鲁什么工作都干,做过舞美布景,拉过“新洋片”,也创作过木刻版画。在延安的这几年里,无论是骄阳似火还是冰封雪拥,老乡们常能看到一个长发蓬松的青年手持画板,随处写生。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在延安已有了近十年生活经历的石鲁定居西安,筹建西北美术工作者协会,任副主席。上世纪五〇年代成为石鲁艺术的重要转变期:石鲁外出写生十分频繁,作品在题材上愈加贴近新中国的生活,手法上则极力由先前的版画向中国画转变。这一时期,他提出了“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口号,其作品的主要面貌同样体现为对现实主义的描绘与画面的叙事性。

文中述及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画坛的“以东方文化为背景的历史画”,其历史背景是明治后期以冈仓天心为精神领袖,以文中所举诸家为代表画家的“新日本画运动”的兴起。

1934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被遮蔽的艺术先驱
当我们回顾中国早期西画历史的时候,李铁夫必定是绕不开的重要人物。他被美术界公认为中国近代油画艺术的先驱。19世纪末,在我国油画尚处于启蒙的时代,他即赴海外学习西方艺术,并师承萨金特与威廉切斯,谦虚地自称是两门名匠的“追随者”,在探索纯粹的油画语言之路中树立了标杆。有部分论者称他为“中国油画第一人”、“东亚画坛第一巨擘”。
在海外漂泊半生,1930年归国之后,李铁夫久居香港,20年后由人民政府派员接至广州,时任华南文艺学院教授和华南文联主席。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不在内地,生平资料匮乏,使得他的艺术人生际遇众说纷纭。
“我平生有两大嗜好,第一是革命,第二是艺术”,这是李铁夫的座右铭,也成为了他人生的写照。除了艺术家的身份,李铁夫先生还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者。他不但是孙中山先生的挚友,还长期在同盟会纽约分会中担任要职。他将自己精心绘制的艺术画作捐献出来资助革命活动的发展,还用油画笔记录下革命先烈英勇就义的身影。这样一位传奇人物,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就,由于历史的客观原因和自身独鹤离群的个性因素,在国内艺术圈的影响有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中国美术界所遗忘,至今对他的研究也仅限于碎片化的了解,这与他的声望并不匹配。
今天,专家们普遍认为,李铁夫是真正掌握了最纯正西方古典油画技法的第一人,他透彻理解了西方绘画的艺术精髓和精神内质,将原汁原味的西方绘画带给国人,甚至与后一期留洋的中国画家相比,他的表现显得更为纯正。

北京诚轩2011年春季拍卖会第492号拍品 石鲁 梯田人家 1955年作 镜心 设色纸本
54.568cm。 约3.3平尺 展览:
“石鲁艺术回顾展”,南京博物院,南京博物院、《江苏画刊》联合主办,2000年9月25日至10月25日
“中国近现代美术名家系列作品特展之九:世纪精华石鲁艺术展”,浙江西湖美术馆,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文化厅、浙江省博物馆主办,2005年11月15日至12月4日
“于无画处笔生花石鲁艺术大展”,广东美术馆,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文联、广东美术馆、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2007年9月14日至11月4日
出版: 《石鲁画集上卷》第7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2月
《于无画处笔生花:石鲁的时代与艺术》第95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7年9月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154页,2015年11月 成交价:5,980,000
1955年与1956年间石鲁先后赴印度、埃及,在这期间进行了大量的写生。印度之行是石鲁艺术的转折点,他开始反思早期水墨作品中的西画倾向,画风极力向传统国画转变。两次异国写生经历之后,石鲁在掌握中国画写生技巧上逐渐走向成熟的状态。

同时期历史文化语境下,新日本画运动中盛行历史题材潮流的影响是否波及留日期间傅抱石的人物故实画创作?如肯定这一影响,那么具体在哪些方面影响?影响得深与浅、多与少?等等这些问题,学界持见不一。持彻底肯定态度的,以张国英和林木为代表。张著《傅抱石研究》中“傅抱石与日本画风”一章将日本画家的历史画与傅氏历史题材人物画细致比较,可视为目前对此问题最为深入的研究。[]林著《傅抱石评传》中全面引用了张国英的观点,并进一步确认了日本历史画风对傅氏人物画的直接影响,文中写道:

李铁夫 刘素微肖像 10277cm 布面油彩

北京诚轩2009年春季拍卖会第634号拍品 石鲁 印度舞 1956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8566.8cm。 约5.1平尺 成交价:1,344,000
1959年,石鲁以毛泽东为原型创作的《转战陕北》轰动一时,日后也成为了他的代表作之一。这是一幅打破了当时表现领袖的流行格式的作品,虽然在创作之后曾受到过一些非议,但也恰恰体现了石鲁在创作构思中的独具匠心。吴冠中在《石鲁的“腔”及其他》中也曾言道:“《转战陕北》中毛主席的身影到前山后山,大大小小的形体都基于方,形象中大与方的单纯处理拍合了大大方方的概念,产生了磅礴之气势。”

我们在傅抱石的艺术创作中可以看到大量的历史题材的作品。也可以说,傅抱石的人物画几乎全是历史题材的作品。这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是受到当时日本画坛盛行的历史画风的影响。20世纪初期,日本画坛流行历史画题材。除了日本的源流风物外,就是以中国古代故实轶事作绘画题材。这无疑渊源于中日之间密切的文化交流关系。当时日本的著名画家几乎没有不画此类历史题材者。例如横山大观画《屈原》1898、《五柳先生》1912、《老子》1921;菱田春草画《苏李诀别》1901、《王昭君》1902、《林和靖》1908;竹内栖凤画《归去来》1896;富冈铁斋画《东坡归院》1917、《前赤壁》1912、《会稽清趣》1912、《兰亭修禊》1913;桥本关雪画《琵琶行》1910、《长恨歌》1935,等等。就是当时日本西画界,也画这些题材。只要提到这些日本画坛流行的中国古代文化及文学题材的名字,它们和傅抱石人物画之间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例如傅抱石画《怀素图》1942、《屈原》1942、《竹林七贤》1943、《苏武牧羊》1943、《虎溪三笑》1944、《丽人行》1944、《后赤壁赋图》1946、《屈子行吟图》1953、《兰亭图》1956此类历史题材傅抱石是一画再画,基本构成其人物画的绝对主体。日本当年的画坛风气对傅抱石的影响就可想而知了。另据张国英的研究,傅抱石人物画受日本画家的影响是非常具体而实在的。例如傅抱石的确有《仿关雪舟游图》。题画称“丙子六月,抱石写关雪意。”“关雪”,指日名画家桥本关雪。桥本关雪于昭和十年曾作《前后赤壁图》两卷,傅抱石所仿为其中之一《赤壁前游图》。傅抱石1941年的《问道图》则仿自桥本关雪1930年十一回帝展的《访隐图》。傅抱石画过数幅的《琵琶行》,则与桥本关雪1910年第四回文展的得奖作品《琵琶行》相关。而傅抱石1948年的画王维诗意《竹里馆》,则受桥本关雪《竹林烟月》与《王维诗意》两幅画的启发。而到傅抱石于银座举办之展览会捧场的大师横山大观的作品与傅抱石也有直接的影响。横山大观在1895年出品第五回日本绘画协会共进会与第一回日本美术院联合展览获最高奖的名作《屈原》,对傅抱石创作一系列的《屈原》、《九歌图》等无疑是有启发的。[]

1942年 广东美术馆藏
李铁夫的作品非常少见,这次能有几十张作品集中展示,实属不易。“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相传是陈抟老祖所写,其拓片曾悬于齐白石的画室之中。李铁夫先生也曾写过此联,本次展览的题目“人中奇逸”正源于此。从展示作品中可见,他的油画里面非常注重学习欧洲、美国,特别是欧洲传统古典油画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素描、造型、结构、色彩、色调,对此,邵大箴先生说,这对我们今天的艺术有重要的意义。我们油画一定要以欧洲的油画技巧为准则规范,当然不是说完全重复他们,但是要把这些东西学到手。李铁夫对当下艺术家的启发是:一,好好学习人家的东西,二,好好把人家的东西画成自己的东西。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迟轲在《李铁夫其人及其艺术》一文中谈及,油画创作中的“三维空间”的表达,造型、明暗、色彩等表达能力,一直都是来自东方的中国学子们难以解决的问题,李铁夫的杰出就在于,他通过对萨金特和切斯的学习,掌握了这样的技巧。有评论家认为,李铁夫所掌握的西画的精神与内质,是稍晚的几位留学西方的名画家“所没有触及的”,大约主要也是指的这些方面。李铁夫的肖像艺术,与人物的性格和精神状态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比如《音乐家》轻快的小笔触就增加了抒情气氛;《斗牛士》圆浑的造型强调了人物的健壮有力;《大学生》与《蓝眼青年》用薄涂轻揉的笔触,使人物更觉潇洒;与之相反,《老教师》和《灰髯的教授》则多用厚涂和方硬的线条,去突出人物的庄重与深思。

北京诚轩2006年秋季拍卖会第750号拍品 石鲁 埃及男人像 1956年作 镜心
设色纸本 49.837.3cm。 约1.7平尺 出版:
《石鲁作品集人物卷》第46页,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年
《名家翰墨石鲁特辑》第49页,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
《石鲁画集上》第3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 成交价:242,000
1963年年初,石鲁肝炎病发不得不住院治疗。同时,他开始撰写中国画理论著述《学画录》。次年,为迎接国庆十五周年,石鲁抱病创作了大型革命历史主题绘画《东渡》。这幅画中,石鲁以全新的手法和表现形式刻画了黄河渡船内的船工、战士以及站立在船头的领袖毛泽东的形象。也是这幅画,扭转了他的命运方向,十年浩劫自此启程。

此段分析大致是通过比较相同的画名或画题来近乎决断地指出当时日本画家的历史画对傅抱石人物故实画的直接启发和深度影响。张、林二著中这种对应比较的阐述及其得出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艺术史规律的,具备一定的说服力,但细究则发现,径言傅抱石的人物故实画在画题上即是对日本历史画的完全吸纳或直接相继,甚至说“傅抱石人物画受日本画家的影响是非常具体而实在的”,尚存片面和牵强之嫌。

李铁夫 瓜蔬与坛盘 71.590.5cm 布面油彩

石鲁 《东渡》色彩稿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绘画史上的传统画题是人皆可见、可晓并可用的公共知识资源,举世共享之,决无国人与日人之别。张、林二著中谈到的日本诸家所作《五柳先生》《归去来图》《兰亭修禊》《竹林七贤》《苏武牧羊》《赤壁舟游》等,在中国古代画学文献中屡见记载,俯仰可得,并有历代若干与这些画题相关的画迹传世。作为赴日留学前就已经撰写出《国画源流述概》和《中国绘画变迁史纲》等美术史著作的傅抱石,对重要的画学文献和作品图像必定较为熟稔,加之他对文史古书和古典文学的积年嗜好,凭借个人读书与学识储备完全可以撷获并钻研这些传统画题。这一修习基础在赴日前就应该具备了。他早年数量极少的、有文字记录的画作中,就有一帧作于1930年的《醉翁亭记图》,叶宗镐著《傅抱石年谱》称此图为“傅氏第一幅写意山水与工笔人物相结合的作品”[]。欧阳修这篇名文富含较强的情节性,依托文中的人物和情节,傅画也显然属于人物故实作品,据此可知,其古典历史题材的人物故实画在赴日前就已经着手创作了。

1938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归国以后,李铁夫在油画上显然还在追求新的突破,《画家冯钢百》与《瓜蔬与坛盘》即是明显的例子。在为冯钢百画像时,作者改变了过去把人物身体与背景融在一起的传统手法,而使浅亮的灰衣服和握笔的前臂突现在黑背景前,加强了人物的动势和力量感,同时,还借鉴了印象派的光色处理,以及使笔法更为奔放。
李铁夫掌握了西方油画最基本的特性,在此基础上发挥、创造,但是作为中国人,他自身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画面中自然表现出中国艺术的特点。他不仅擅长油画、水彩、雕塑等西方艺术形式,同时对中国传统的国画、书法乃至诗歌领域也颇有建树。李铁夫致友人信中曾认为当代国内真正的画家“只有齐白石、吴昌硕二人而已。”可见他对中国传统笔法的向往。李铁夫1930年回国后,三四十年代的绘画出现了一些变化,比如除了肖像画,还有水彩、水墨,当中出现了一些画鹄、鹰、燕的题材,接着比如画鱼,农家的食品、蒜、农作物等等。有专家指出,他的肖像画明暗造型强烈,但是后来的建筑物和风景上阴影不断被清洗掉,很多留洋画家,油画家们回国以后探讨的是油画或西洋画在中国发展的路向问题,可能他的作品也受到时代的影响。他暮年随意所画的一些油画静物中,也可看出他仍在试探那种带有装饰风、近于传统国画的方法。

1965年,石鲁患精神分裂症,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疗。次年,“文化大革命”爆发。还未病愈的石鲁被强迫提前出院,接受批斗。游街、拷打、隔离管制,甚至被集中在“牛棚”审判,饱经折磨的石鲁再次精神病复发。初次逃离“牛棚”失败后,石鲁第二次逃至四川广元,躲进巴山深处,经历了56天的“荒野生存”后,他再次被抓回西安。

另外,讨论日本历史画对傅抱石人物故实画的影响,两者主题内容的衡校自然是重要一环,但还应关注人物形象、构图特征、技法语言和风格意蕴等要素,仅就画名和主题来谈,略有单薄。此外,万新华著《傅抱石艺术研究》中也引用了张国英的分析,认为“对日本绘画的汲取,傅抱石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逻辑”,“傅抱石对日本绘画的学习,更多的是一种对革新精神和创新思路的启发”[],这一认识是颇有道理的。而之后谈到技法时称,傅抱石常画的《二湘图》“一顾一盼的人物造型特征应该得自于日本浮世绘美人画的启发”[]似不完全确切。因为从图像经验继承上分析,明代文徵明的《湘君湘夫人图》中的“二湘”形象已经是这种人物造型和构图形式,傅氏在酝酿该画题创作时不可能不参看文徵明图,而对前代同题画作的学习中必然对这些要素进行了参酌和承嗣。由此可见,傅抱石人物故实画的题材来源和形式借鉴是丰富而复杂的,中国绘画传统的滋养与日本历史画的影响都不可或缺。但谈论后者时最好能够做出详实而有据的细部解析,整体上笼统的比照尚不能达到这一研究期望。这一问题的解决有待将来傅氏早期留日前后相关材料的进一步丰富,或可收获广为学界信服的结论。

李铁夫 山坡下的小溪 63.278.5cm 布面油彩

北京诚轩2009年秋季拍卖会第574号拍品 石鲁 华山下棋亭 镜心 设色纸本
78.252.3cm。 约3.7平尺 出版:
《延安画刊》封面,陕西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5期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152页,2015年11月 成交价:3,080,000
1970年,石鲁的岳母病逝。他被批准回家料理丧事,之后再次拒绝回到“牛棚”。“牛批改”领导小组向上级要求判石鲁死刑,但此时石鲁精神病加剧,经家属多方努力后,终于其死刑要求未被批准,石鲁再次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在这期间,他曾翻出自己五〇年代在埃及和印度的写生作品,偷偷在原作画面上反复加工改画,改后的画面变得复杂而神秘,边角处都布满了斑斑字迹,是只有“癫狂”的他才懂得的天书吴冠中在《石鲁的“腔”及其他》中写:“文化大革命给石鲁看尽了人间的丑恶,他试图从现实人间逃奔去艺术世界,他憧憬天国。1956年创作的《赶车人》改后不再是泥泞道上的车夫了,他是甘蔗四匹马车的阿波罗,他在太空绕一圈便赐予了人间昼与夜!《印度少女》和《印度神王》都不只是印度的,少女应藏娇于伊甸园中,神王呢,他是荷马,他守卫着苦难的艺术之海洋在那幅《美典神》中,他题道:要和美打交道,不要和丑结婚。”

二、傅抱石留日期间所作人物故实画梳理

1930-1940年代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李铁夫到过包括加拿大、英国和美国学习,后期的研究与探讨则主要在美国。目前对他的艺术高度,参加革命事业、执着于艺术事业的精神大家相对了解,但是对他在国外的学习经历、屡次参展得奖的记载等等,也只是传闻,迄今未有直接史料证实,甚至到今天还无法确认他的生平年份,但是,这也给未来的研究带来了更多可能。李铁夫个案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研究和广东美术史研究中的重要一环,关系到19世纪、20世纪初中国绘画发展和当时艺术生态的整个脉络梳理。作为当今典藏李铁夫艺术作品最为丰富的机构广州美术学院,也是李铁夫富有传奇的生命旅途中最后供职的机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李铁夫研究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作了筚路蓝缕的开拓性工作。通过此次展览以及相关研讨,美术界更多细致的研究工作已经在展开。

北京诚轩2010年春季拍卖会第680号拍品 石鲁 雄秀之风 1974年作 立轴 水墨纸本
149.379.2cm。 约10.6平尺 展览:
“于无画处笔生花石鲁艺术大展”,广东美术馆,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文联、广东美术馆、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办,2007年9月14日至11月4日
出版: 《石鲁书画选集》图版56,湖南美术出版社,1985年3月
《中国名画家全集石鲁》第218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5月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154页,2015年11月 成交价:5,152,000
1972年后,石鲁在家养病。随着身体状态的逐渐好转,体力开始慢慢恢复,他的书画创作数量也逐渐增多,同时还写了大量的诗词作品。1978年,石鲁终于被彻底平反,恢复名誉,“短暂的春天”终于到来。可惜,四年后石鲁因胃癌晚期病逝于陕西,留在了那片他热爱的“黄土地”上。

本文认为,探讨日本历史画对傅抱石人物故实画的影响,应紧扣傅抱石的具体作品来分析。首先应先尽最大可能考证清楚他在日本到底画过哪些人物故实画,而这些画是否与日本当时的绘画发生关系。这是在共时条件下探讨两者之间关系的必要思考。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北京诚轩2010年秋季拍卖会第353号拍品 石鲁 华岳松风 镜心 水墨、朱砂纸本
13558.5cm。 约7.1平尺 成交价:4,480,000
观七〇年代之后石鲁的创作,更多的是以山水、花鸟为重。但是画面中的对象开始变得模糊和难以确认,这与他早期对现实主义的描绘和画面的“叙事性”大相径庭。然而在茫然山水间、花影幢幢中,似乎可以感受到画家的形象与个性,正如石鲁在谈山水画时所说:
“你们都画山水,都爱山水。山水画跟人是怎么回事呢?你要把它当做人来画:有的是高大的,有的是坚强的,有的是优美的;要把它当成个大人来画。山水画就是人物画。如果只把山水当成山水,你就不见了,对象也就是那个样子。山水画要画的很有气魄。什么气魄么?它预感着,表演着,或者是象征着人的精神。”

1935年5月,“傅抱石氏书画篆刻个展”在东京成功举办,展品“什九是旅居东京时所作,费时约一年”[]。6月回国前将约40幅已完成和未完成作品交予老师金原省吾保存,后金原氏转藏武藏野美术大学,今归入该校“金原文库”。《傅谱》大致列出了这一批作品的名称,[]据作品题目来看,几乎全为山水画与花鸟画。傅益瑶、傅益玉姊妹后留学于武藏野美术大学,多方觅求父亲曩在东瀛的艺术踪迹。傅益瑶《画美人必先画出有品有格的人》一文说:“父亲早年专攻山水,人物画很少。我在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看到父亲留学时代留下的几十幅作品,除了一幅有人物的《洗马图》以外,其他便无一幅独立的人物画了。”[]她提到在武藏野美术大学看到的应为《傅谱》记录的“金原文库”作品,但《傅谱》所列单目未见傅益瑶所谓“独立的人物画”的《洗马图》。因何出现这一差别?笔者一种推测是傅益瑶所称的《洗马图》即为《傅谱》所列题名中包含“马”的四幅图之一,只是说法不同。这四幅包括傅氏归国前已完成的《瘦马图》《树下双马图》和未完成的《骏马图》《黑马图》。本文据一帧1935年东京展览的现场照片发现,展品中有一幅单独的马图,从画面上判断应是四图中的《瘦马图》或《黑马图》,而从题名上看《树下双马图》也与“洗马”不甚相关,故这几幅均排除在外,只《骏马图》一幅有此重合可能。另一种推测是《洗马图》并不在四幅“马”图中,乃《傅谱》“金原文库”作品单目所漏记。这两种推测中,前者可能性较大。《洗马图》从题名看似写倪云林洗马故实,该题他在抗战客蜀时期画过三次,但傅益瑶看到的此图不一定图绘倪云林事,或只是单纯的人和马的内容,因未见原图,待考。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此外,傅益玉《又听到了父亲的脚步声》一文说,2004年金原省吾之子金原卓郎发现其父生前若干珍贵资料,中有傅抱石致金原氏书信14函,还包括傅氏东京银座松坂屋个展目录,这一目录中标明绘画作品48帧。[]对照这一目录与《傅谱》“金原文库”作品名单,只有《水木清华之居》《仿黄鹤山樵秋壑鸣泉图》《鸡图》《无题》等少数几帧是重合的,这说明在展览结束后傅氏将这几幅作品交给了金原省吾保存,而此目录中的其他多数作品皆在展览过程中售卖或转赠了。这份目录中的《渊明沽酒图》和《柳夫人名如是》,从题名上看,可立判为人物故实画。傅益玉文说《渊明沽酒图》有照片留存,《柳夫人名如是》已空存其名。对这幅作于1932年的《渊明沽酒图》,郭沫若在《题画记》一文中有详细描述:

抱石似乎是很喜欢陶渊明的。他的《渊明沽酒图》我在日本也替他题过一幅,据说那一幅还留在日本的金原省吾处。但那时的题辞我至今都还记得:就这字面看来也很明白。那幅画面上是有一位抱琴提壶的童子跟着渊明,前景中有溪流,后景中有带雾的林木和远山。[]

此题故实来自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与《归去来辞》两文。《五柳先生传》中陶潜自述:“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陶渊明在唐以后文人心中的地位一直很高,这一故实也被画家们不断图绘。《宣和画谱》载唐郑虔画过《陶潜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题为宋李公麟《归去来辞图》中有一节画的是渊明持杖在前,葛巾博带,袍袖飘动,后一童子背负酒壶随行。元钱选有《柴桑翁像》,日人尾山原种宜编《支那名画宝鉴》和日本东京美术学校文库内唐宋元明名画展览会编《唐宋元明名画大观》都收有此图。上有钱选题识,人物造型、布局与台北故宫本极其相似。结合傅氏归国之后的同题作品一并思考,可推知在日所作这一帧《渊明沽酒图》人物塑造和构图布局等方面多参考李公麟的《归去来辞图》。《柳夫人名如是》一图已不得见,从画名推测,摹绘的是晚明名媛柳如是。而具体画面是柳如是的独立仕女像还是存在情节的故事,因无图可见不得而知,但此题材源于傅氏对明清之际历史的兴趣无疑,可联想到归国所作的不少以明清之际历史人物为题材的故实画作品。

另外,这份个展目录中还有一幅《树犹如此》。从题名推知,语出《晋书桓温传》:“桓温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玡时种柳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条执枝,泫然流泪。”此图所绘内容不可知晓,但笔者由此念及现藏北京荣宝斋的一幅傅画《金城图》。图中绘一白衣古贤,博带舒袖,伫立高柳之前,睹树而凝神,目含凄伤之色。衣纹用线偏硬朗,与1942年《屈原图》中屈原和1943年《洗马图》中倪瓒的人物用线极似。傅氏篆书自题“金城图”,显然此图中的古衣冠即为桓温。[]此图捕捉了桓温感时光迅迈、叹人生不永而泫然落泪的瞬间情景,情随景生,画者的温情与悯怀也溢于纸上。如果目录中在日所绘的那幅《树犹如此》与这幅《金城图》类似,那么可以归于人物故实画,因无图可索,只是一种猜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