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种花画画,书写胸中逸气

by admin on 2020年4月15日

在其生命的最后12年里,他一直在创作大幅的、连幅的睡莲,其间,因为接受过白内障手术,他更加地、近似强迫症一样地反复修改自己的作品。他的执着让人印象深刻。白内障手术前后对他的困扰,让他曾经对来访者说:“我只能看到一种雾我曾经希望事物会好转,但我的眼睛还是老样子,我继续绘画是没有用的。”
然而,他却在继续绘画。
这位终身执着于印象派绘画的艺术家,直到他去世前的两天,才放下手中的笔。而在他去世前的两个星期,冬天里,他仍然和访客们谈到他的花园和百合,说很快就会收到昂贵的百合的种子。他说:“你将在春天看到一切,我将不在这里。”

画学极杂:山水师从赵令穰;人物师从李公麟;花鸟师赵昌;青绿山水师赵伯驹。其得意的绘画作品多赋诗在上。继承苏轼等人的文人画理论,提倡士气说,倡导戾家画。他提倡绘画中的“士气”,在画上题写诗文或跋语,萌芽了诗、书、画紧密结合的文人画的鲜明特色。

艺术源于生活,艺术是现实生活在艺术家头脑中的能动反映,这个二元论的命题是指导艺术家创作的原则。然而对于《商汤崛起汤誓》这样的远古历史题材的创作,这一生活源泉只能靠间接的方式来获得。在这一方面,孙恩道表现出来的是一往无前的挑战精神。首先体现在前期考证工作做充分,准备投入的程度大;其次,是调整完善创作思路的心力付出多;最后,在实施和制作过程中脑力和体力的双重工作量更重。孙恩道的艺术目标,则是通过仅有的资料和想象,凭借自己的智慧、精力和能力,创造出能充分表达“汤誓”这一主题的内涵和精神,表现出商汤那种改朝换代的英豪之气和开创大业的雄心壮志,以还原那段历史的真实,因此,他不仅下功夫于人物的刻画,各色人等神情动态的生动表述,还包括服装、纹饰、兵器、旗幡、傩具、祭品以及牛车、大象的出现,都经过资料的考证,查找有据地使作品充满远古的神秘感和诱惑力,力求全面地展现上古商文化的特色。

莫奈 印象日出

钱选的花鸟画成就最高,是元代继承宋代设色工笔花鸟画这一派中的代表人物。他的《花鸟图》所画花鸟用笔尽劲,细洁而光润,设色淡雅清丽,精巧传神。

曾创作出版了大量连环画和工笔重彩插图。作品参加第七、八、九、十届“全国美展”及“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画精品展”并获奖。近年参加中国画学会理事展、中国画学会人物画专题展及中央文史馆纪念香港回归20周年美术作品展等重大展示活动。

betway88w 1

元 钱选 贵妃上马图 29.5 x 117厘米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孙恩道先生出生于河南巩义,正是夏商时期郡都要地,与生俱来带有正统中原文化的基因,年少爱读圣贤书,酷爱文学,“少年心事当拿云”。继而又成长生活工作于湖北,长期受楚文化的熏陶与滋养,使这个中原汉子既有刚健博大,自强不息的一面;也有儒雅醇和,豪放浪漫的一面。楚人筚路蓝缕,锐意进取,兼收并蓄的精神,在他身上不难体现。孙恩道于束发之年,便师从著名画家陈天然先生学习绘画,三更灯火五更鸡,寒暑不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可谓取得了“真经”。待进入而立之年的他,已涉猎连环画、版画、工笔画、线描、书法,名不虚传,练就了“童子功”,特别是连环画造诣颇深,屡屡参加全国大展及获奖,于画坛崭露头角,引人注目。毋庸置疑,他通过诸类画种的严格训练,身怀“绝技”,功底扎实,足以具备对人物造型结构驾轻就熟的能力,也正是在他绘画领域顺风顺水之时,他悄然无声,青灯黄卷,宵衣旰食,备举考之事,如愿考入了武汉大学,然而专业却选择了中文系,颇令人匪夷所思,不得其解。在笔者看来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包藏“野心”也。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子曰:“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一个写意人物画家要成就大器,必须靠文化作铺垫,笔墨技法不是唯一,否则会落入“匠人”的队伍。中国画讲品味,讲格调,讲内涵!历代名家哪一个不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贤士。“遇之匪深,即之愈稀。”由此可见,孙恩道先生的文化修炼一直伴随着他的艺术进程。在他看来“书中自有黄金屋”。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画家不要有小家子气,要有大格局,方能成大气候。宋陆游也有诗云:“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感叹只是个普通的诗人,没能报效国家之憾。明代李日华曾在《墨君题语》云:士人以文章德义为贵,若技艺,多一不如少一,不惟受役,兼自损品…”又云:“余尝谓五摩诘玉琢才情,若非是吟得数首诗,则琵琶伶人,水墨画匠而已。”唐阎立本也曾因别人称他为“画师”而自尊心受挫。他曾训诫儿子说:“吾少好读书属词,今独以丹青见知,躬厮役之务,辱莫大焉,尔宜深戒,勿习技艺。”有云:“不近师匠,全范士体。”为此,谈论画家修养绝非只是空谈,高调而已。今天的中国画坛既处于繁荣文化的大好时代背景下,又困于“金钱”诱使,不知多少画家在一片真假拍卖的吆喝声中,惯耍商道伎俩,又有几人曾宁坐板凳十年冷,面壁而修呢?在一片参展、获奖的泡沫之下,早已忘了中国画还需要修炼文化及其它姊妹艺术。致使当下作品成了个人伦理趋向的工具,趋向空洞与无聊。这是当今整个中国画坛应当引领起高度重视与范防的问题。画家孙恩道先生勤于写作,笔者见过他的不少文章。或平铺直叙或浪漫清新,哀弦急管,声情并茂,其著述《父亲的土地》就是一本好书。相比那些无聊的笔墨游戏,难道他不是当今写意人物画家中的佼佼者与风向标吗。胸中学问既深,画境自然超乎凡众。

1873年莫奈创作了《日出印象》,勒阿弗尔港口薄雾中的日出,变幻模糊的光与色,连莫奈自己都表示,这不能算是一种景象,而是一种印象。这种画风,连同1874年的印象派画家们的首次连展,都遭到时人的嘲讽。庆幸的是画家并未受挫。
事实上,1874那年的夏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夏天,当时,马奈、莫奈和雷诺阿三人来到法兰西的一个花园中共同作画,“置身花园,他们可以看到毗邻的塞纳河面上波光粼粼的景象,这是三位伟大的艺术家携手共进把印象派推向顶峰的关键时刻”。
在这三人中,马奈的成就主要是把光和色带进了人物画,而且他喜好离经叛道,裸女可以和西装革履的绅士一起在草地上午餐。雷诺阿擅长画妇人,露天舞会的欢乐,在跳跃的阳光下表露无遗,阳光跳得厉害,似乎一不小心就会从画布上泼洒下来。
莫奈喜欢的则是,观察一天中不同时间、同一景物的变幻,光影是导演,而他是制片人。而且尤其喜欢系列组画创作。
在睡莲中营造了终身宇宙
莫奈的系列组画创作,可能肇始于1890年的“干草垛”系列,还有“白杨树”“鲁昂大教堂”等,总之,就是要把一天中不同时刻的光线,都记录在相似的场景之中。
最登峰造极的系列就是他的“睡莲”。搬进小镇吉维尼,本来是他丧妻之痛中的随心选择,没想到这个小镇和这个花园,不仅慢慢抚慰了他,而且给他带来了后半生最重要的灵感。他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种花,红的、白的、蓝的睡莲渐渐成为了与他休戚与共的伴侣。一花一世界,莫奈在这里营造了自己的宇宙,直至终身。

betway88w,钱选

夏商朝代更迭,是中国远古时期重大的历史事件,孙恩道先生倾心创作完成的国画巨制作品《商汤崛起汤誓》,填补了以中国画形式语言再现历史的空白,其意义非同寻常,远远超出了艺术作品本身。让人遗憾的是:这幅精品力作居然被评委拿下,最终没能走进国家博物馆,而是以一种沉默的方式诉说着它的无奈…“养在深闺人未识”让人不可苟同的是:现陈列于国家博物馆且命名为史诗般的美术作品中,有的作品存在明显瑕疵,几乎为硬伤。诸如:有的构图简单,笔墨粗糙;有的凌乱无章,线条软弱等,既欠缺艺术水准,也匮乏历史信息,还美其名曰:所有作品是经过专家严格评审的。这就是赤裸裸的艺术界的“伪劣产品”,又何谈高峰?如今却堂而皇之展于厅堂,可谓: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这除了评委的极不专业,又不严肃外,还能说别的什么呢!有道是:“葫芦庙乱判葫芦案,薄命女偏遇薄命郎。”呜呼!画家孙恩道先生却对这幅作品目前的处境很坦然,一笑了之。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有必要强调指出,如果画家没有很强的造型能力和全面修养,是无法驾驭如此宏大壮观的巨作的。孙恩道接受过严格的写实训练,接受过现实主义的洗礼,他有高强的造型能力和创作能力。多年来,他创作成果丰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艺术规律有娴熟的把握,尤其善于用对比的手法让作品在多种矛盾中显出“生意”,突现主题的鲜明和生动,也无形地拓展了笔墨表现语汇的新空间。具体而言,画家以整体的下开上合、下实上虚、下浓上淡、下密上疏的多重对比,突出主体人物战前誓师的神采,他又以臣民的俯式和商汤的仰式,显出权力的至高无上。他还以弧形的奴隶为主的人流与精兵军容整齐的阵列形成动与静、直与曲的对比,并以冲入的牛车、风动的旗幡、甩鼻的大象使严阵以待的画面充满动感,远观其势壮烈豪迈,近观其质各得其所,再现了上古最大规模联军作战“气吞万里如虎”的威武气势。

除了种花画画,书写胸中逸气。莫奈不仅是今天艺术市场和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是100多年前记者热衷采访的对象。
1904年春天,64岁的莫奈,在展览《伦敦泰晤士河的风景》中获得成功,次年的伦敦展出也得到好评,这两个事件成为他事业的转折点。他变得著名了。
自1883年就搬进小镇吉维尼的画家,从这个春天开始,摆脱经济的困境。他在吉维尼为自己建设的花园,成为他创作和心灵休憩的伊甸园。他会引导来访者到达池塘。“假装端庄地微笑,在他巨大的遮阳伞下朝他深爱的百合花俯下身”。
然后他会对记者开玩笑说:我除了会做园艺和绘画之外,就不会做其他什么事了。
最擅长调教光与影的人
作为最擅长调教光与影的人之一,莫奈在他86年的漫长人生中,始终如一地将热情倾注在印象派技法上。印象派产生的时代背景,是工业革命带来的科学力量和审美提升,人们对于自然的更深刻了解,以及照相机的发明,使得画家不满足于突出客观的写实主义了,他们开始寻求新的突破。
早期的印象派画家都出生在1840年前后,莫奈更是完全的巴黎子弟。城市的新兴阶级,感官被惬意而无所限制地舒展,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户外、景物、色彩以及它们直接互动融合的体验,并且把这种瞬间的体验,变成画布上的个人印象。

钱选《百蝶图》

文/贾德江

公开资料显示,莫奈一生共画过181幅明确题为《睡莲》的油画,加上《睡莲池塘》《柳下的睡莲》或《日本桥》等相关意象,总数应为242幅。“不过,如此大量地重复描绘一个题材,莫奈最初和最终的目标其实只有一个:创作一幅完美的睡莲全景。”
关于这个宏大的目标,究竟是怎么起源的,业界一直十分关注。1914年4月30日,莫奈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到“我感觉我正在从事某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将看到我曾经脑子里想过的一些旧的尝试,我在地下室里偶然注意到它们。不管怎样,你不久后将可以见到它们,我希望。”
“你将在春天看到一切”
再一次见到地下室里的几幅旧画,莫奈的“大制作”创想被激发了。这开始成就他余生最伟大的作品系列。这也许也和晚年病情对他的冲击有关,而且,由于一战的爆发,投入无边无际的睡莲怀抱,也成为他自救的一种选择。

他的绘画继承前代传统,师古而不泥古,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的山水画常以他居住的浮玉山和苕溪为题材,以设色画为多,如他的《山居图卷》青绿设色,笔势细腻,方刚拙重,饶有北宋以前的情调。

从孙恩道新作《商汤崛起汤誓》谈起

马奈 莫奈在船上画室作画

钱选 《博古图》

《商汤崛起汤誓》局部3

莫奈 睡莲池

他的临摹品技艺高超,已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一次他向人借《白鹰图》,连夜临摹装裱好,第二天将临本还送,主人丝毫不觉。

构筑史诗般宏阔而悲壮的历史画面

betway88w 2

应该说,孙恩道选择这一创作任务,赋予这一历史史实以具体感人的描述,是一项费力、费工、费神且未必讨好的艰苦劳动。因为他要表现对象的时代背景过于遥远,而且文献资料的渺茫和考古成果的不足,都是摆在他创作这幅画面前的难题。或许是这位经过部队淬炼的河南汉子耿直执拗不畏艰难的性格所致,“越是艰险越向前”,他更愿意在这具有挑战性的创作中挑战自我、锤炼自我、升华自我。

南宋景定三年乡贡进士,入元不仕,人品及画品皆称誉当时。钱选和赵孟頫是同乡好友,二人与王子中、牟应龙、肖子中、陈天逸、陈仲信、姚式并称为“吴兴八俊”。至元间,赵孟頫等人被荐入朝,钱选不齿。

《商汤崛起汤誓》国画作品长550厘米,高270厘米,这幅鸿篇巨制是画家孙恩道先生2013年应“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组委会之邀请签约,历时五年时间完成的。画面气势恢宏,波澜壮阔,再现了商汤兴兵伐夏之前,隆重集会誓师的震撼场面,仿佛能听到6000兵勇如雄狮怒吼,威震四海,又仿佛传来战马啸嘶,鼓角齐鸣。烽火连三月…该作品取材于公元1600年前,夏朝社会矛盾日益尖锐,至夏桀即位,暴虐无道,荒诞无耻,致使民不聊生,怨声载道,部落离心离德,给商汤灭夏创造了有利机会,于是商汤果断起兵,命伊尹,仲虺为左右相,为鼓励振奋士气,商汤召集将士誓师动员,为之秉承天意征伐夏桀,拯救民于水火之中。大有“黄河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之气势!

如此看来,钱选所画,不仅仅是画也,实乃书写心中之气也。他的这种心境在众多诗篇中表现明显,“一日兴来何可遏,开窗写出碧岩岩”、“胸中得酒山孱颜,木叶森森岁暮残”、“我亦闲中消日月,幽林深处听潺潺”,都是钱选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钱选曾作《梨花图》卷,题材十分简单,仅画一朵盛开的梨花。“梨花”者,“离华”谐音,感慨其丧国之痛也,并配诗日:“寂寞阑干泪满枝,洗妆犹带旧风姿;闭门夜雨空愁思,不似金波欲暗时。”

贾德江

钱选也擅长画马,见于记载的有:《马图》、《青马图》、《二马图》、《洗马图》等。

1995年后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其作品被海内外人士广为收藏。出版有《孙恩道水墨人物》、《当代名画家册页孙恩道》、《当代名家作品集孙恩道》、《中国名家扇面孙恩道作品集》、《丹青典藏孙恩道卷》、《​中国画名家长卷典藏兰亭修禊图》等专集。

人物画以历史题材居多,笔墨多在工整中又带有质朴和稚趣。现存的《陶渊明像》,画这位隐居田园松菊的高士,迎风曳杖,昂然阔步,以表现其不向统治者屈膝的志节。

在创作此画的四年中,孙恩道研读了商夏的历史,翻遍了原始文明的资料,搜索了古代兵器和服饰,参观了多家博物馆及殷商旧址,先后画了无数草稿以及大量的人物造型,原大作品先后画了三幅,并邀请多位专家学者予以现场指导,反复构思,反复修改,反复落墨,可谓宵衣旰食,“耗尽了心血,调动了一生所学”(孙恩道语),终于大功告成,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历史的答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