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壮旧事漫录,深入探索著名画家杨娟老师绘画艺术

by admin on 2020年4月6日

著名艺术家陈嵘

杨季

养庐里的主人,在淡淡孤灯之下,探索绘事,自是萧疏,静闲,但“心素如简”的张大壮先生也有性情幽默的另一面。

她的创作取材生活,主题鲜明,构图饱满,创作了中原父老,矿工兄弟,民族姐妹等系列作品备受瞩目。目前,她又以黄河流域为创作文脉,宏篇巨制华夏母亲河畔的儿女神奇。期待一幅史诗般的水墨大作早日完成,也祝愿杨娟的艺术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彩!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国家级精品课程主讲。中国国家画院陕西中国画创作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西安市美协副主席。西安中国画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陕西省国画院画家,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委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副主任。

这里曾经的艺人印痕,细数不尽:西门路上黄宾虹在虹庐挥毫,复兴中路刘海粟于存天阁画室创作,客居西门里的张善孖、张大千昆仲,在大风堂画斋泼墨,稍远一点,嵩山路上吴湖帆、冯超然两位名家,他们的梅景书屋与嵩山草堂,被誉为“艺林双清”。还有林散之、陆俨少、谢稚柳、钱君匋、陶冷月皆是举足轻重的风云人物,艺海流金的岁月里,他们谱写了差不多半部中国近代美术史。

她专心研究探索水墨人物画,尤对写意性笔墨有强烈的偏爱与表现欲望,属于“敢叫日月换新天”类型的“半边天”女画家。她较早地确立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在大量的写生、习作、创作中揣摩锤练日臻完善。她善于画大画大场面,人物簇拥堆积似巍巍重山涂涂苍生,浩荡于白色的宣纸之间,人乎山乎大千万象乎。值得关注的是,她的作品着重笔墨气韵与心境书写,常常有一些表达情绪化无意识的笔墨符号,或叫心历的一种波动图像,给作品注入了水墨生机与笔性活力。形象似乎有意弱化或主观的变形夸张处理,看上去犹如汉像石雕圆浑厚重充满张力。众所周知,今天的画坛,工者居多细者得宠,面面俱到,精雕细琢,往往是画展中的主角。如果顾忌参展、获奖还有艺术市场,她的这种画风是不容易坚持下去的,很有可能成为一段水墨探索和实践。有志者事竟成!其实作品优劣关键是要看作品的艺术含金量。执着与笃信唤发拓展了她的水墨艺术空间。中国画写意笔墨的特殊属性,由不得去追像求似抄袭现实,摒弃琐然无味的市俗审美,一步步地向着水墨精神的圣地进发。在她的画里,形象无疑是被用作渲泻内心澎湃的载体。情系笔端,象由心生。人与物作山岭云壑,乾坤大宇,生命与自然交融,成为生生不息的一个水墨世界,一个精神家园,感怀释放出一幅幅铿锵的视觉画面。墨染笔涂,纵横挥洒,信马由缰,直抒胸臆。颇有大诗人李白“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的高屋建瓴之势与超然幻化意味。

betway88w 1

张大壮当时住在永裕里九十八号的三楼,是个“假三层”。据说,与他同住一里的还有几位画家:六十五号的沈广曾、七十四号的马骀、七十六号的熊松泉。

betway88w 2

主要作品:《榜样》获全国第十二届美展金奖提名并获铜奖,《苗寨三月跳花坡》“西部大地情”全国美术作品展荣获金奖,《我们的那达慕》获“高原高原第三届中国西部美术展中国画年度展”金奖,《欢乐玉树》获“高原高原第五届中国西部美术展中国画年度展”金奖,2014年荣获西安市“五个一”文化工程奖,荣获2015年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美术创作一等奖,《迎春花》参加第九届全国美展,《乡亲》参加纪念“5.23”全国美展获优秀奖,《春回苗山三月花》入选全国中国画大展,《故乡人》入选全国人物画大展,《家在塬上》入选全国第十一届美展。入选第五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榜样》入选国际艺术节及丝路艺术节全国美术作品展。

他偶尔养有一只八哥,蛮听话的一只“白头翁”,挂在窗口之处,蛮有趣的,会叫“老伯伯”。顾秉松去时,张大壮对白头翁说叫“老伯伯”,那只白头翁会把翅膀伸出来,眼睛翻上去,用一阵声音叫“老伯伯”。顾秉松听了,直偷着乐。在“春泥轩”,顾老师惟妙惟肖地为我学那只“白头翁”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还直让人忍俊不禁。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betway88w 3

《艺道铿锵》

杨季,祖籍山东,陕西三原人。

betway88w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老西门一带,可谓人文荟萃,翰墨生辉。这里有浓郁的人文气息,也有繁盛的烟火气。然而,“人淡如菊,花鸟画家张大壮先生就是这样,人生是淡淡的,艺术是淡淡的,也在用淡淡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世界,像老西门这样热闹的地方,门前又是电车站,可谓闹市中的热闹地了,可是他一住,使人感到那热闹的地方也淡了起来。”

品析杨娟的写意人物画

戊戌大雪后一日于清徽小筑,时申城飘第一场小雪。新年改定

杨娟大学副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研究会会员,中国女子书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荣宝斋特约画家。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河南教育学院中文系、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班。

张大壮去世后,顾秉松去看过陆竞曼师母。他记得,结婚时师母身体很好,后来耳聋得比较厉害。听不见,和她说话困难,要用纸才能交流。张大壮去世三年后,顾秉松还惦记着她,想着去看看她。见了面,他在纸上写:老师已经走了三年。师母见到纸上写的话,很伤心。顾秉松心情也不好受。有很长一段时间,又去看过几次。师母去世时,他也去送行。

画家杨娟的作品,以其朴实质拙的造型,强势的情绪化表现性笔墨,在当今女性画家中别开生面脱颖而出。她的画风彰显了艺术自我与个性魅力,将中国画写意精神凝聚在笔墨纸的和弦中,淋漓精致的演绎着笔墨酣畅,激情跌宕,浑厚苍茫,霸悍硬朗,粗扩豪放,气势恢宏的风采乐章。呈现出巾帼不让须眉的阳刚正大艺术特质,可谓大视野、大胸怀、大境界、大手笔。

绳勇砚弟,性嗜六法,暇时偶写花鸟,涉笔成趣。此册若干帧多半为余所开粉本,以余老马识途庋藏为枕中秘,其实大匠教人止及方圆,神明变化仍在学者。绳勇其勉,时己丑十二月,养庐张大壮识。

《中国美术教学改革构建》、《新世纪美术素质教育》、《写意精神是艺术的灵魂》、《中国画写意性思维及观念的形成》、《中国画写意精神诌议》、《韩愈赠序散文的艺术特点》等多篇学术论文分别在国家、省级艺术交流会上部分获奖并发表;出版四部美术专业教学用书和《杨娟画集》、《杨娟写生作品集》、《涓子水墨人物》、《墨痕》、《当代美术杨娟》等。

养庐先生性情

况味题跋

张大壮作品

初冬时节,天气淡淡的。沿着复兴中路、自忠路一带走,那一排排规整的石库门房子,在喧嚣都市,时显幽静。时而可见路边围墙的铭牌,往昔的人文气息弥漫过来。

顾老师用饱含水分之笔调出粉彩色,一边画一边说:刚学画的时候,张大壮喜欢用煮锤笺教他画写意,而在画工笔的时候,喜欢用蝉衣笺。画工笔牡丹,张大壮的习惯是先总体把花的轮廓勾勒出来,淡淡地勾好墨线,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中锋用笔画牡丹,再上色。张大壮到晚年时用笔,比较偏大;而年轻时,用笔较小。他用较小的毛笔,在花的轮廓上点下去,还会顿一顿,如此反复地笔墨点染穿插,使花的前后层次更为分明。顾秉松经常见到张大壮大胆落笔,然后在画好的牡丹花上细心收拾。有时,会有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比如喜欢用毛笔在牡丹花上反复渲染。喜欢用花青加墨填涂缝隙,就像写文章烘云托月一样。

课徒稿

这本册页作于一九四九年,题材丰富,包含有花卉、蔬果、虫草、鳞介,在画法上借鉴了恽南田与华新罗笔意,轻逸灵秀,可谓是张大壮早期绘画作品集大成者。

张大壮先生在我的印象里总是淡淡的,不入时流之眼,也不随波逐流。郑重先生写的张大壮,追述当年逸事,格外教人怀旧,也格外教人怀念他笔下的这位人物。郑重先生善写海派画家,他的传记以前陆续读过,由此识得海上花鸟大家杭人唐云,山水名家陆俨少,江南画派名家谢稚柳等人。对善画花鸟的江寒汀、陆抑非也知一二,唯对身后落寞、记载无多的张大壮其人陌生,甚至是不知。

喜其中气韵情真的画作外,还因为这里寄寓了他内心对几十年师徒情缘的深切怀念。

旧札遗珍

张大壮画画自有观点,要想提高就要临摹。顾老师有次去宝钢写生,看到田野里的植物,自然风神,长势喜人,颇为喜欢。就摊开纸,坐在那儿用毛笔宣纸写生,认认真真画了几十幅带给张大壮看。他自我感觉不错,还想等着老师的夸奖呢。谁知出乎他的意料,张大壮看了之后,淡淡地,将画往旁边一推,皱着眉头说:“这不是中国画,你不能这么画。”顾秉松颇为不解,就问大壮老师:“那该怎么画?”张大壮一字一句地强调说:“你要去临摹。”

有一次,在老西门顺昌路、复兴中路附近,顾秉松正好遇到老师与那帮烟友,由两个解放军带去戒毒所。过了两个月,他惦记着想去看看老师回来了没有。去了一看,已经回来了。问了老师好几个问题。张大壮也非常坦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顾秉松:刚进去时,有几天是放任自由,什么都不管。要吃什么吃什么;要喝什么喝什么,就是不能抽。别的要求也可以提。想看戏,也成。那个时候喜欢看京戏,也可以,派人带他们去。很自由。但对抽鸦片的人来说,很难熬。第二是定量。以最低的标准,一天一天减少,一点不抽是不行的。否则真的要死过去了。就这样,张大壮吸鸦片的陋习终于戒除了。当时顾秉松听了,很佩服老师的毅力。

顾秉松先生近影

听顾老师说当年事,语气多朴趣,仿佛可以感受到养庐主人历经岁月蹉跎后的静水流深,平淡安妥。如此淡逸之人,如此性情之真,真是让人怀想。

受过十年虚斋生涯熏陶的张大壮,遍览名迹,临摹修复,巨细不爽,笔墨功夫、鉴赏眼力为庞氏所倚重。他是从古画的临摹过程中过来的,所以在他的意识里,“临摹”是学习中国画的必经之路。老老实实把前人的画临摹好,之后才有资格谈创新;通过临摹把握“道”。中国画不像西方的油画,实际是寥寥几笔的意会。

从了庐先生的文中,可知张大壮的牡丹不仅是一绝,而且画技难以掌握。顾秉松老师不仅想很好地继承张大壮的牡丹技法,而且想在此基础上对张大壮的牡丹画技有所创新。多年来,他一直铭记于心,日夕探索,经年实践,在牡丹画这一领域颇有成就。来向他请教的就有被誉为“汤牡丹”的汤兆基先生。海派画家恽甫铭先生曾写有一篇文章,称他为“顾牡丹”。

流水般的日子里,繁华与落寞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是往事并不如烟。

离永裕里不远处,即是顺昌路,此处的房屋还存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时的风貌,市井气息浓郁。走进一家小型菜场,摊位上摆放着时新的瓜果蔬菜,还有蜷曲着的带鱼、堆叠如积的明虾,室内有浓重的腥味扑鼻而来。郑重老师曾撰文说:“我曾随他走进这家菜场,对黄瓜、茄子、毛豆、蚕豆、竹笋、卷心菜、黄鱼、带鱼、明虾、蛏子都一一仔细观察。”只是,文中所说的菜场,原是正对着复兴中路的,现在也拆掉了。

《张大壮》作品集

花鸟生动,草虫跃动,这样的清秋题材让人喜欢。张大壮曾有一本精品册页,二十四开,上绘小写意花鸟草虫,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

还有一次,正好也是顾秉松一个人。教完画后,张大壮就同他聊天,将电视里的相声绘声绘色地说给他听。这个相声是说:广东人在上海开百货商店。一个上海人除在门口看橱窗,没事就看看。广东老板见有人在看,就问:先生,你要买什么东西?上海人用沪语说:“阿拉看看橱窗。”广东老板以为是要看“痔疮”,忙说:“这里没痔疮,要看去医院看。”上海人知晓后觉得不开心,以为是触霉头。上海人说买双袜子。广东老板又听成帽子。再接下去,还是没搞清楚,又以为是钢精锅子。张大壮绘事之余,很注意调节气氛,让跟随自己多年的徒弟放松心情。他用杭州口音模仿这段相声,倒是一份别致的情趣。顾秉松听了,也忍不住笑了。

富春山人的牡丹花

养庐墨妙,刻骨铭心,张大壮先生的牡丹画,始终是顾老师心目中的供养。

这份缘分真是难得。在“百里溪”室,见到相闻已久、从未谋面的顾老师,郑重老师显得兴致很高,坐在藤椅上与顾老师亲切攀谈起来。顾老师虽不善言辞,但谈及兴奋处,有时也会主动向郑老师介绍一些张大壮先生的生前往事,以及两人共同认识的人。顾老师的话虽不多,但是只要郑老师提及当初他熟悉的人,提及当初的事,他则显得很开心。

永裕里

张大壮旧事漫录,深入探索著名画家杨娟老师绘画艺术。张大壮课徒稿

七十余年前,张大壮是年轻顾秉松眼中的名画家;七十余年后,养庐先生已成为他心里的日常惦念。

课徒稿

虽以前未曾逢面,却如多年老友般相知,一片玉壶冰心,也将我带回当年那些人事的忆念之中。

养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