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书画拍卖的新天地,当代画家孙建刚水彩画艺术创作

by admin on 2020年3月29日

现为中国书画国际大学书法学博士生导师、沙孟海书法研究院院长、北京百年名社“湖社”画会常务理事、西苑中海书画院院士、浙江拉拉美术馆联盟创始人。著有《沙孟海书法艺术》、《我从笔墨悟人生》、《写字病例诊断》、《书法哲学论》、《书法美学论》、《艺术品纠纷中的若干法律引用问题》等二十几种论著;另有《我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北京之大》等散文多篇。

betway88w 1

《非洲写生》是中国人物画“洗心革面”、走向自由的生命状态的重要里程碑,如荒漠甘泉,成为一代人的记忆,也成为一代人青春岁月的美学启蒙。

此次活动中,有三大亮点:一是无人幕后操作,作品纯属实际落槌价;二是沙二海先生的作品目前尚无膺品,在新时代刚刚介入北京市场,价位不算高,相信有眼光的艺术投资人会关注到这-点;三是当代书法家沙二海先生的作品拍出佳绩!起拍价56万,总成交额110万,其中《唐司空图诗品一则》,起拍价6万,落槌价10万;《清丁敬诗一首》起拍价16万,落槌20万;《中国梦》6万,成交10万;《沙二海写书谱》起拍价16万,落槌30万,比预期超出10万;《沙体兰亭八条屏》因总面积比去年小了一半,12万起拍,20万落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6万起拍,10万落槌;《沙二海行书册》6万起拍,10万落槌。当代书法家单件作品拍卖价30万成了本次拍卖单件作品最高价,为今后书画市场价作了一个基本定位,对指导今后市场起到参照作用。

作品刊登于美国《艺术家杂志》、法国《水彩艺术》杂志,香港《国际水彩》杂志、《国际美术报》等国内外各种报刊、杂志、典籍、网络、微信平台,多被国内外美术馆、艺术机构、私人所收藏。

1980年代初,在我“阳光灿烂的日子”,第一次见到石虎先生的《非洲写生》,多年以后,我带着这本已发黄的画册请他签名,他稍凝思,提笔写下一行字:再笔已去四十年

绿绽新绿,花开芬芳,春天诗情画意吸引着人们走向自然,走进自然享受身体感官的美好。为响应习总书记“实现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的号召,一场翰墨飘香的书画盛宴,3月2729日在北京千禧大酒店一、二、三层隆重落下帷幕,一场思想、灵魂的洗礼与人生春天的写意惊艳了北京的这个春天。

2015 水彩画《鸟巢之三》、《鸟巢之五》参加了“现象现实中国水彩名家作品展”

曾经“年青的一代”三十年后,我经常和年青人讲起我们的青春年月,也许无法完整地理清那个“历史的转折点”,虽然不比陈寅恪谓近百年之始而为“千年巨变”,但它确实成为一代人永远的美好的记忆,像一道沉闷夜空划过的闪电。随着中国美术馆的一声枪响,当代艺术局势全面展开,也全面地沦入后三十年的“市场化”的狂热和无奈。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或许,这是时代“捡选”了石呈虎这一代中的优秀者,美术界不再像当初时面对政治的压力和阻力,也不再非“徐蒋”的“合璧”为正统。他们甚至可以不再谈“民族文化信仰”,他们可以让艺术回归艺术的本体。

本次活动由中国北京四大拍卖公司之一的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承办,展出的大件作品全是20世纪书坛泰斗沙孟海先前关门弟子、沙体书法唯一传承人,中国书画国际大学教授、书法博士导师,2019年全国两会聚焦人物-沙二海先生的大件作品。其中丈六大小的《中国梦》、《清.丁敬诗一首》、《沙二海行书册》、《沙二海写书谱》以及宏伟的巨制《沙体兰亭八条屏》淋漓尽致的再现沙二海先生的娴熟书画技巧,深厚的书画功底,“真”、“新”、“精”、“大”的人文情怀与人生旷达豪迈的特质,身临其境充分感受到书法艺术魅力的真谛,慨叹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2008 钢笔画《记忆中的小屋》在“全国第三届钢笔画展”中获铜奖

石虎《非洲写生》之《少女》

betway88w 2

《阳光下的石滩之三》纸上水彩 5075cm 2018年

要了解石虎,首先要了解他的“线”,无论像封底哪幅“三个女子”挺秀凝冻的长线,还是《海风》《晨》《舞蹈》中质朴、奔放的如狂草般的线条,都表现出一种果敢、自信的才情。但我们千万别忽视它所体现出的隽永的金石之趣,将“古典主义”的书写状态不经间转向这种具有“后现代”姿态的“当下性”正体现石呈虎的卓尔不群。《民航乘客》尤其“经典”,“逸笔草草”般的勾勒,不经意间于人物“表情”的晕染,出人意表的浓重的泼墨,都在无法而有序的“象外”间,宣示着“笔墨”的美学探索。

沙二海,原名徐国庆,艺名沙二海,号西苑庆翁、自在轩主。祖先山东临沂,生于浙江龙游。幼承庭训,染指翰墨。19岁拜师著名书法大家沙孟海老先生,20岁在《光明日报》发表论文。因书宗唐代李北海,师从当代沙孟海,25年后被人称之为“沙二海”。1990年主动脱去法袍,离开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1992年创立“浙江拉拉美术馆”,1994年担任衢州书画院院长;2003年12月应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邀请来到北京。2004年创立“北京拉拉美术馆”。2010年被香港业内人士誉为当代中国书坛八大家之一,并为其出版《沙二海书法集》;《香港美术报》整版刊出介绍其书法艺术历程;2011年国家外宣网《中国网》以《聚焦沙二海》为题用11种语言向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推广和宣传,成为国际国内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中国著名书法家。

2018
水彩画《有鸟蛋的静物》在“哥斯达黎加第一届国际水彩节”中获得“世界最佳静物奖”

石虎:河北徐水县人,1958年入北京工艺美术学校,1960年入浙江美术学院;1977年任职于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代表国家远赴非洲13国写生访问,其作品集结成《非洲写生》;1995年应邀出任世界华人艺术家协会主席。

2018 水彩画《海边小船》参展“第一届布达佩斯国际水彩日记和邮件艺术展”

“非洲写生”是石呈虎先生1978年末到第二年初,历时两个多月随“对外友协代表团”游历非洲的突尼斯、毛里塔尼亚等十三个国家的部分“国画写生”,我依稀记得,当年,正是“伤痕文学”和“朦胧诗”的相继出现,“现实主义”转向“象征性”和“精神世界的探索”。文艺思潮“叛逆”和变革开启一次颠覆性新时代。食指、北岛、顾城、舒婷、芒克、梁小斌等等一批年轻的诗人以怀疑的态度和反思的立场开始他们独立自由地现代诗歌的探索。“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求光明”,年轻的心“一阵疼痛”,“变成了一只风筝”,他们开始有了痛哭和迷惘的自觉,有了空虚和失落的反思,而远方微弱的光和理想,使他们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狂热和激愤,虽然,“我不相信!”,但我们照样异想天开,虽然那些朴素哲理式的语言或许会让后人觉得很单纯很天真,但世界就这样,突然间变了。“在没有英雄的时代,我只想做一个人”。对人、对人性的反思,成为那个时间划破长空的一道闪电,哪怕它只是瞬息而过。就像如果当年的“万李马王”对老牌披头士和滚石乐队的演绎,就像如果没有阿里斯、蝮虫乐队的“前卫”催化,就没有后来的中国摇滚乐的高潮。

水彩作品“鸟巢”“融合”系列,以及个人艺术创作状态,专版刊登于法国《水彩艺术》杂志第29期

起初,吸引我的或者说打动我的也许是画家笔下的异国情调和少女们不一样的神秘眼神,渐渐地,我完全被画家笔下所呈现的那种完全释放的状态和朝气所感动。《夜》的静谧和幽远;《晨》的热烈与明快;《黄昏网鱼》大块面的渲染,它所洋溢的墨与色交融的韵味,对于我这个刚刚明了“笔墨”、“国画”,“宣纸”这些名词的“艺术青年”来说,直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神奇感和诱惑力。空灵、清澈、通透,略带沉郁、沧桑的对现实的精神性的阐释,让人无法回避地走向遥远的神秘境界。

《阳光下的海滩之二》纸上水彩 5677cm 2018年

《非洲写生》诞生在中国文艺领域的“黎明时分”,画家的表现无疑是欢欣的。笔端洋溢着不可掩饰不可抑压的激情和喜悦。艺术的道路即生命的状态,总有少数人是“敏感”的,毫不犹豫地冲出平常的视线。“冲刺”往往不止属于“创新”,而同样眷顾“坚守”。

2017 水彩画《家园之四》在“第一届玻利维亚国际水彩画双年展”中获得三等奖

文/许宏泉

2016
水彩画《融合》、钢笔画《远古的回声》在“2016中韩美术作品首尔国际交流展”中获中韩美术贡献奖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孙建刚,男,山西太原人,擅长油画、水彩画、钢笔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国水彩画协会签名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IWS国际水彩画会和加拿大IWS会员,台湾世界水彩联盟会员,中国钢笔画联盟理事等。

《非洲写生》出版于1980年3月,虽然只有薄薄的十六开一个印张,但那时可以出版这样的一本个人专集的画家绝对是罕见的。沈鹏在序文中写到:“人们看过石呈虎的这些作品,都说有一定的特色”,而所谓的特色便是“采用我国传统的写意画法,又吸收西洋近代绘画的一些技法,以丰富表现力,这同他所画的题材也是相宜的。”沈鹏的这段文字中涉及到两个话题,也是当时美术思潮的主要趋势和审美取向所关注的课题。

2017 水彩画《鸟巢之十》在“国际水彩杂志封面比赛”中获优秀奖

betway88w 3

《沉默之城》纸上水彩 3856cm 2018年

石虎《非洲写生》之《民航乘客》

betway88w ,2018 水彩画《有鸟蛋的静物》在“2018墨西哥特拉洛克国际水彩展”中获优秀奖

毋庸置疑,随着思想的转变和对自由精神追求,“传统”再次面临不可抗拒的挑战和前所未有的压力。然而,此时的石呈虎等人并不像“八五思潮”后的那样赤裸地要撕裂要彻彻底底地要抛弃,以至有人发出“穷途末路”的感叹。《非洲写生》对“传统”的态度显然是相对理性的,“序文”中写到的“传统的写意法”还是准确的,酣畅淋漓的笔墨有一种纵横捭阖之气,你可以想到梁楷的泼墨仙人,可以想到徐渭的芭蕉竹石放弃或完全摒却对象的写实效果即对明暗与光影的迷恋,笔墨的独立审美价值得到尊重和凸显,直接与物象的形体结构发生内在的对应。对中国写生精神的把握和阐扬无疑也冲淡或和谐了“西洋近代绘画一些技法”的不和谐因素,比起“五四”时期以来的“中西合璧”无疑更从容、更沉著、更自由。而所谓西洋技法,主要体现在大块面的笔触衬托,尤其是人物面部和肌体的处理手段,有一种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多年后,石虎先生和我谈起这些作品,也提到了这种全然游离于早期“徐氏、蒋氏”的干笔皴擦敷色的“素描”体系的“写实效果”之外,而以湿笔和罨润的墨色点虱或晕染,创造出清新隽永的古雅妍丽“后现代”气质,明暗的处理已不囿于物象的自然效果,满溢着生动的“趣味”,这趣味将中国传统人物画从既定的技法、表现和格局中“脱颖而出”,同样打破了“徐蒋”体系的“合璧”格局,是一种全新的生命,超拔陈陈起因的捆绑,让自由的精神释放。较之“浙派”人的优美趣味也显出一种“北方”的大气、热情和奔放,虽然它也在不自觉间表现对“寻根”的左顾右盼。但其强而有力的野性率真,更张显出孤傲不羁的批判姿态,直指僵化的“写实主义”价值观,将其对“写实”的美学意义转向对欧美乃至非洲“少数民族”艺术精神的客观全面的审视和观照。

2017 水彩画《鸟巢之七》在法国“《水彩艺术》杂志水彩艺术竞赛”中获得一等奖

注:因时代久远,《非洲写生》画集作品己散落。本辑作品翻拍自画集,限于当时印刷条件,作品仅供参考。

2018
水彩画《阳光下的海滩之二》参展“2018美国全国水彩画协会(NWS)第98届国际公开展”

关于“传统与创新”,自“五四”以来一直是“中国艺术”周期性的困惑或兴奋剂。而我们的最大问题正在于未能“站在世界看中国”,以史学的宏观立场和高度避免视觉的局限。《非洲写生》所表现的审美价值一般都被认为是“民族性与世界的时代思潮”的“合流”,事实上,这种“合流”或称“合璧”,不仅局限了人们对中国绘画当代发展趋势的价值判断,也在一定程度上错误地诱导着艺术家对“新生命”创造能力的怀疑,尤其到稍后的“八五思潮”时期,几乎所有的“创新”都是对“传统”的警觉、反叛和抛弃,当然,这里说的“传统”是“正宗”的文人画思维方式和表现,而能够给人们力图“创新”的能量的希望无疑指向西方,一部分则指向民间。《非洲写生》虽然只早于“八五思潮”只五年,但我并不认为可以将它指为“八五思潮”的“先知”,起码它的思考深度和表现力并不像后来艺术界那样狂热骚动。这一代人依然记得,早期康有为、陈独秀对绘画传统的半调子言论却有不可低估的煽动性,这种盲目的反叛、合璧或全盘西化,一直成为“主流”。

《往事之五》纸上水彩 3856cm 2018年

石呈虎,也进入石虎时代,依然以先锋姿态成为“八五思潮”的一道别样的风景。至今,依然有很多人怀念《非洲写生》时期的“石呈虎”,或为“石虎时期”的涅槃式的“蜕变”感到遗憾。

2016 水彩画《巢之六》在“台湾世界水彩大赛暨名家经典展”中获世界前三十强

石虎《非洲写生》扉页 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0年出版

2018
水彩画《依偎之三》《鸟巢之三》《鸟巢之七》《往事如烟》入编系列画册《美术专业水彩画临本2》

1980年代,是满溢期盼的青春岁月,这“青春”二字,不止是我们1960年代生人的记忆,也无疑是一个民族具有象征意义的历史记忆,只有那经历冷冬天骤然见到晨光的人才会真切地体验到“让世界充满爱”的欢欣和喜悦。八十年代,一个“光荣的”,有诗歌、有文学、有科学、有摇滚、有爱情、有梦想的年代。

出版收藏:

而若《榨油工人》似还隐约可见“现实主义”创作的元素,然而如此质朴、丰润、简约、畅达的“写意”生态已萌生出“笔墨独立审美境界”的自觉。隐约的“写实主义”表现,则可想见其某种朴素情怀的观照,回眸之间略带感伤,曾经一代人的执著与倾注已将成为彼岸搁浅的一叶扁舟。我或许不经意间想到画春兰的黄胄,但不得不承认,才情的背后需要有一种“人文精神”,黄胄一直没有放弃或走出“人民艺术家”的情结,具体地说,比起他略显荒率零乱的“速写线条”,石虎的线则更能体现“柔内含刚”的“内美”之质,也能更精练更概括把握“客观对象”,这种“写意”精神所表现得东方气质与西方现代艺术的“文化形态”发生“对话”,显然已超逸“合璧”的肤浅的初级思维。因此,可以说,《非洲写生》是中国人物画“洗心革面”,走向自由的生命状态的重要里程碑,若荒漠甘泉,成为一代人的记忆,也成为我青春岁月的美学的启蒙。

2018 水彩画《美好家园》参展“水色香港台湾水彩精品交流展”

石虎《非洲写生》之《榨油工人》

《山村》纸上水彩 54.539.5cm 2015年

石虎 摄影:王二广

《海边小船之三》纸上水彩 3856cm 2019年

石虎《非洲写生》封面 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0年出版

《家园十七》纸上水彩 3856cm 2019年

石虎《非洲写生》之《黄昏网鱼》

2017 水彩作品“鸟巢”系列,专版刊登于IWS《国际水彩》杂志第3期

“创新”的“时代使命”确实使当年很多优秀艺术家江郎才尽,思想的僵化和文化资源的枯竭使打动当年“崭露头角”的青年艺术家步入“油腻”中老年。才情和青春一样是经不起挥霍的。我则由少年时代对石先生的神秘崇拜与之成为可以常常在一起交通的“忘年交”。我们说过无数的话题,却从未向石先生问过“你为什么突然变了”,这肯定是很多人想知道的,对我来说,关注的不是“为什么蜕变”而是以至后来对当代史的“研究”过于关注“八五思潮”的多元格局和景象,而忽视了《非洲写生》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性”意义和高度。但我相信,放弃,已将石呈虎时期完全地进入“当代史”,而“蜕变”则使石虎在当代艺术领域成为一种可能性拒绝或超拔成为市场泥沼日益沉沦的庸俗化现状。因为,石虎本身是“艺术”的,艺术成为他的生命状态,艺术之外的所有伤害艺术的思考对于他来说都是多馀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