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丰富到一定程度,山水名家陶瓷艺术家汪晶德作品鉴赏

by admin on 2020年3月29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界画,是中国古代绘画中的一种较为特殊的画法,以作画时使用界笔直尺划线而故名“界画”,又因其主要适用于绘制山水画中的宫殿、亭阁等建筑物及舟车、器物的轮廓线,描绘其他景物则以工笔技法配合,而通称为“工笔界画”,明人陶宗仪《辍耕录》所载“画家十三科”中,就有“界画楼台”一科的存在,且名列第十。界画的主要工具是以竹片特制的一种有凹槽的界尺,画笔借助界尺能绘出均匀笔直的线条,具有极强的工匠性。界画兴起于何时目前尚无定能,最早所见东晋时期的人物画中,就有画舫以界画的面貌出现。隋唐时期,界画技巧已趋成熟,到了宋元时期,界画得到很大的发展进步,涌现出一批界画大师级人物,绘制了以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郭忠恕《雪霁江行图》、元代王振鹏《龙舟竞渡图》、夏永《滕王阁册页》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传世经典界画作品。他们的作品工细谨严,殿阁、屋宇轩昂不俗,元代著名书画家柯九思就为号称“元代界画第一人”的王振鹏写过一首《题王孤云山水界画图》:“满地山河如绣,回岩楼阁凌风。几度春花秋雨,不知秦苑吴宫。”清代出现了一批专长于青绿工整山水而又偏重界画楼阁的画家,以袁江最为突出,其他如袁耀、袁浩、袁湘、许维嵩、陆原、周炳南、朱理正等人,皆为享誉一时的界画名家,其中以袁江、袁耀叔侄二人成就最高。袁耀的界画作品传世以山水画较多,且多大幅,布景、渲染及点景人物都很精致,代表作有《骊山避暑十二景图》《阿房宫图》等。
图为袁耀的一幅《山水图》轴,绢本,设色,收藏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画面上,远山空蒙,隐约可见逶迤起伏之势,与近处的湖水相连,使平静的湖面显得更加幽旷深远,氤氲自生。近处山前坡下,湖畔环抱处,一处庭院房宇连片,翘角高檐,窗明几净,回廊临湖。庭院虽只有局部一角,却占据了右下方的大部分空间,显得轩敞开阔,幽静闲适。院中空地上,两株参天古松拔地而起,主干粗壮遒劲,瘿结密布,枝节虬曲回环,斜伸出回廊屋檐,与墙外相邻的两株古松及被浓阴遮掩的楼阁交相辉映,林阴如盖,枝叶苍翠间泛起一片诗意的新绿,呈现出一片山水间的浓郁春光。透过敞开的门窗,可见房中有人正端坐观书,心无旁骛。与之相反,在回廊之上呈现的则是一幅悠闲欢愉的画面:湖风轻拂,两位耄耋老人相对而坐,气度悠闲,正临栏言谈甚欢,一小童伺立于老人身后,手扶老者的拐杖,另一小童则在廊外扇炉烹茶。院门口,一个僧人背负花篮正匆匆而入,前来送新采摘的鲜花。画面左上方,作者以行书题诗一首:“百岁旧人谈旧事,一窗新绿试新茶。眼前清福时消受,又报山僧来送花。”诗句与画面一应景物丝丝入扣,描绘了两位百岁老人于融融春日烹茗煮茶、临湖赏景、闲谈旧事的幸福生活场景,人物形神各异却又互为呼应,刻画生动细腻,让人从中获得诗画相得益彰、双重美感的艺术享受。
袁耀,字昭道,江都人。袁耀擅画山水、楼阁、界画,远师宋元明名家之法,继伯父袁江之风,《画人补遗》中说他“山水楼阁尚能守家法”。后来“习画疾飞猛晋”,在界画艺术上竟与袁江齐名,并称“二袁”。袁耀主要活跃于清乾隆年间,曾被召入宫廷画馆“如意馆”,可见其书画之功力的高超。他笔下的山水楼阁工整典雅,富丽堂皇。这幅《山水图》画风严谨,立意高雅,青绿山水,春色满纸。作者对山水着墨不多,寥寥数笔,轻描淡扫,但并不影响山水对画面的烘托效果。人物刻画细腻生动,主人、童仆、山僧衣着、举止各依身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树木偃卧横枝,奇崛夸张,瘿结遍布树身,显影着古木的沧桑年轮。庄院建筑以界画为之,取法宋院体,造型写实准确,用笔刚劲,描画工整入微,线条流畅,一丝不苟。笔墨浓淡兼施,水墨滋润,细细观赏,不禁让人联想到明初诗人张绅《题王提举界画宫殿图》中赞誉界画技法精湛的诗句:“吴蚕择茧银丝光,轻毫界墨秋痕香。宫中千门复万户,知是阿房是未央。”整个画面构图疏朗,空间开阔,布局井然有致;界画精妙,建筑比例适当,幽雅华丽;人物与景物互为映衬,使画境显得格调不俗,春意盎然。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汪晶德,1953年生于黄山市黟县军川村。号十三楼主,黟山老人。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国扇子协会会员,黟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宏村书画院院长,景德镇陶瓷高级工艺美术师,黄山市陶瓷协会副会长,黄山市陶瓷艺术大师。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山水画专业,师从李宝林先生、张伟平先生。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各项大战赛并获奖,作品被国内外众多的书画爱好者和收藏家收藏,尤其是水墨民居代表作先后被日本、韩国、德国、美国、丹麦等国际友人收藏,其中《家居徽州》作品被丹麦亨里克亲王收藏。

保罗塞尚
法国著名画家,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作为现代艺术的先驱,西方现代画家称他为“现代艺术之父”、“造型之父”或“现代绘画之父”。他对物体体积感的追求和表现,为“立体派”开启了思路;塞尚重视色彩视觉的真实性,其“客观地”观察自然色彩的独特性大大区别于以往的“理智地”或“主观地”观察自然色彩的画家。

前言

汪晶德:无梦到徽州

名 家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是明代戏剧家汤显祖留下的千古名句。徽州之美,人向往之。尤其是徽州的民居,布局之工,结构之巧,如同天人合一的精美画卷。最能代表徽派建筑之美的是黟县的宏村,坐落在宏村的北山坡上雷岗山庄十三楼就是典型徽派建筑的缩影。

油 画

而十三楼的主人恰恰又是一位画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厚重文化的熏陶积淀,使得他在用中国画来表现徽州民居的题材方面取得了很大的突破,这个人就是徽州土生土长的汪晶德先生。

+

汪晶德先生生在徽州,长在徽州

保罗 塞尚

徽州文化的滋养与浸润,

法国著名画家,后期印象派主将

使他在绘画艺术的求索中获益匪浅

从19世纪末便被西方现代画家称为

他擅长画他最熟悉的徽州民居

现代艺术之父

作品典雅、清新,温文尔雅

造型之父

又不失苍润、浑厚。

现代绘画之父

岁月的沧桑,加上他几十年执着的艺术追求

他对物体体积感的追求和表现

以及他的艺术灵性和自我感悟

为“立体派”开启了思路

让他的作品,在平和的笔墨中

塞尚重视色彩视觉的真实性

弥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和自然情怀

其“客观地”观察自然色彩的独特性大大区别于

他笔下的徽州,让无数徽州游子

以往 “理智地” 或“主观地”观察自然色彩的画家

有一种说不清的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保罗塞尚

青山流水、林木烟云、曲径庭院

印象派到立体主义派之间的重要画家

让人在如梦如醒之间

色彩丰富到一定程度

与大自然一起呼吸,静听天籁

形也就成了

他把厚重的徽州文化

1 8 3 9

通过轻松、平淡的笔墨去诠释

1月19日

以朴素之笔、朴素之心真情诉说

出生于法国埃克斯

营造一种温馨的气息

是皮埃蒙特小工匠、小商人的子孙

他笔下的画作既不恣肆狂野,也不华美精工

他先是在小学和圣约瑟夫学校就读

而是从容自在、平易简淡

由于父亲交了好运,从帽店老板变成银行经理

无不充满唯美的梦幻之感

他被送入中学学习

细赏之下,又会发现他笔下营造的这种美

1860 Landscape with Mill

更是一种秀润与沧桑的融合

1 8 5 8

此外,汪先生精心钻研陶瓷技术

保罗带着坚实的基础知识

将自己的国画与陶瓷画结合在一起

完整的宗教信仰及对同学 爱弥尔左拉 的真挚友谊从中学毕业

使定格在宣纸上的皖南古民居移植到瓷器上

通过了文科毕业会考,并按照父亲的意愿,进入了大学法学院

无论花鸟山水,人物风景

不过,他并不因此而放松在埃克斯素描学校的课程

如今他的陶瓷画已然自成风格

1 8 5 6年起

汪晶德先生出生在文化积淀深厚的徽州

强烈的兴趣爱好就已把他带向了这所学校

参军后参加过越战,立过战功

他虽然勤奋刻苦,多愁善感,但天赋不高

所以我们看他的画

他身材矮胖,长着宽大额头和鹰钩鼻的面孔也不讨人喜欢

有一种“大味必淡”、“大美不雕”的画面境界

但他目光炯炯,动作敏捷,喜欢游泳打猎,在原野上远游

丰腴中见俊拔,秀润里见沧桑

他还醉心于音乐,在学生乐队中,他吹铜管,左拉吹长笛

写山则情满于山,画水则意满于水

情中寓理,理中蕴情

这便是中国画独有的意境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1860 The Kiss of the Muse

1 8 6 1

父亲发现儿子实在没从商才能

加上妻子和长女玛丽的敦促

他终于带着低声抱怨让步了

保罗塞尚来到巴黎

塞尚在弗昂蒂纳街租了一间带家具的房间

在瑞士画院习画,与基约曼和毕沙罗交往

并继续和左拉保持着友谊

他靠着父亲每月寄给他的125法郎

艰难地维持着生活

他丝毫不能适应首都的嘈杂

初期作品也远不能使自己感到满意

他始终未能考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

原因是:

虽具色彩画家的气质,却不幸滥用颜色

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埃克斯

大为高兴的父亲在自己的银行中给他安排了一个职务

但保罗并未因此从事金融而牺牲画笔,仍热情地画着

他在四大块壁板上作了滑稽的模仿画

四季 The Four Seasons

来装饰热德布芳的厅室

并且在画上无礼地签上“安格尔”之名以作消遣

他画自画像,也为父亲作像

1 8 6 2

11月,他再次回到巴黎

虽然经常与印象派画家来往,他却不欣赏他们

他接近的是莫奈、雷诺阿

他欣赏的却是德拉克洛瓦和库尔贝的作品

他此时的画颇为浪漫,且把它们称为“杂烩”

别人不喜欢他的绘画,且连他自己也不喜欢

事实上,他没有任何开心之事

不管到哪儿,都不觉赏心悦目

他断绝了刚刚结下的友谊

离开曾经吸引了他的著名画家,不断地变换住地

由于厌烦,他离开巴黎,又由于好奇而重返该地

他退隐到埃克斯,但很快又离开那里

他是否遭到1866年官方沙龙的拒绝,不得而知

1863 路易奥古斯特的画像 – portrait de louis auguste

1864 The Vault

1864 Woman with Parrot

1866僧侣肖像Portrait of Uncle Dominique as a Monk

是塞尚初期的典型作品,带有十足学生味道

画中描绘了一个身穿天主教僧团服装的人物

在1865-1871年间

塞尚 就这个人物画了不下五幅不同的肖像

此人以“多米尼克大叔”之称而被载入美术史

是靠色彩对比力来突出和腾驾于背景之上的

塞尚的画像是由一个一个整齐的形状所构成

这表明他充分掌握了绘画材料的性能,但这不是人物的刻画

模特并不使塞尚发生兴趣,他所感兴趣的仅仅是物质的再现

1866 The Artistchr(39)s Father Reading his Newspaper

1867 Portrait of Marie Cezanne, the Artistchr(39)s Sister

1867 Rocks

1867 Rue des Saules. Montmartre

塞尚说过要

使印象主义成为象博物馆的艺术

一样巩固的东西

被文艺复兴所激发出的这句议论常被引用又屡遭非难

塞尚在自己作品中,寻找的就是真实,即绘画的真实

由于他逐渐感到,他的源泉必须是自然、人

和他生活在其中的那个世界的事物

而不是昔日的故事和神话

他希望把这些东西转换成绘画的新真实

1869 Girl at the Piano (Overture to Tannhauser)

1870 Factories Near Mont de Cengle

1870 Landscape of Provence

1871 Portrait of Antoine Valabregue

1871 Promenade

1871 Still Life Post, Bottle, Cup and Fruit

1871 The Oilmill

1 8 7 2

奥尔唐丝富盖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塞尚给他取了自己的名字:保罗

年末

塞尚离开了蓬图瓦兹对岸的旅馆,到了奥维尔村

通过在蓬图瓦兹与毕沙罗、基约曼一起人事创作

塞尚在作画中,充分地运用了学到的印象派手法

色彩方面比以前明亮,画面有生气,笔触较细腻

不过,他仍然保留着结实、粗犷这些原有的特征

1872 Flowers In A Vase

1872 Girl

《自缢者的房屋》《加夏医生的家》是这次风格变化的标志

它既是长期与印象派接触的结果,也是画面秩序的要求

这时塞尚还在该地认识了梵高,得到了加夏大夫的鼓励

一些懂得深思熟虑的绘画爱好者买了他几幅画

1872 Hortense Breast Feeding Paul

回到巴黎后,他在新雅典咖啡馆与印象派画家们重逢

尽管遭到他们中某些人的反对

还是参加了纳塔尔照相馆举行1874年首届印象派画展

该展得到的是一片奚落与嘲笑

塞尚当然也免不了自己的一份,甚至比那一份还要多

与此相反多利亚伯爵却买下了他的《自缢者的房屋》

政府一位职员 维克多肖盖 还成为他的崇拜者和密友

并多次为他作模特儿

1872 Self-Portrait in a Casquette

1872 The Halle aux Vins, seen from the rue de Jussieu

1 8 7 3

1873 Camille Pissarro and Paul Czanne

1873 Bend in the Road Through the Forest (La route tournante en
sous-bois)

1873 Cottages of Auvers

1873 Couple in a Garden

1873 Entrance to the Farm, Rue Remy in Auvers-sur-Oise

1873 Etude – Paysage a Auvers

1873 Madame Cezanne Leaning on a Table

1873 Still Life with Apples and a Glass

1873 The House of Dr. Gached in Auvers

1873 The House of Pere Lacroix in Auvers

1873 View of Auvers

1874 In the Oise Valley

1874 Les Petites maisons Pontoise, prs dAuvers-sur-Oise

1874 Still life with Italian earthenware jar

1874 Still life, Delft vase with flowers

1874 The House and the Tree

1875 A Painter at Work

1875 Afternoon in Naples

1875 Bathers

1875 Couples Relaxing by a Pond

1875 Landscape in Provence

1875 Self-portrait in front of pink background

1875 The Etang des Soeurs at Osny

从1874到1877年

塞尚在沃日哈尔街120号那间租来的画室里

渡过了一个安宁和多产的时期

如果《热德布芳盆地》还属印象派画风的话

那么他1876年夏季创作的《埃斯塔克海景》

就已是在遵循新古典主义的原则了

丰满的静物,塞尚夫人的多幅画像

一系列的《男、女沐浴者》,都说明这一变化

他抛弃微小笔触和微妙的色调变化,大块涂抹

以突出体积感,寻求整体的统一

作品在思考、把握和造形方面都达到新的境界

然而,塞尚的性格却变得更加的乖戾

不能容忍社会的压力和社交界的虚荣

这个极为仁慈慷慨的人会被鸡毛蒜皮的小事所激怒

当他那纯朴的自尊遇到障碍时,他便感到无比痛苦

他的作品每年都在沙龙落选

美校拙劣画家对他极尽嘲笑

公众对他长期不解

这些使他的神经衰弱有增无减

1876 Auvers-sur-Oise, View from Nearby

1876 Chestnut Trees and Farmstead of Jas de Bouffin

1876 Flowers in a Rococo Vase

1876 Jas de Bouffan, the pool

1876 Landscape at the Jas de Bouffin

1876 Landscape. Study after Nature

1876 Pot of Flowers

1876 Road

1876 The Trees of Jas de Bouffan

1 8 7 7

1877 Bather

1877 Bathers at Rest

1877 Compotier and Plate of Biscuits

1877 Orchard In Pontoise

1877 Portrait of Victor Chocquet, Seated

1877 Reclining Nude

1877 Still life with apples and biscuits

1877维克托尔肖凯的肖像Portrait of Victor Chocquet

在明亮的绿色背景前

显现着蓝灰色的头发、胡子和上衣

淡蓝衬衫、浅红色肉体

以浅调子突出着深调子

色彩的笔触尽管很粗犷

因变化丰富形成光的颤动

也有助于形象本身的结构

从这种形与色完美统一中

产生了这个塞尚和雷诺阿都很敬重的人的形象

一个内心充满着崇高精神的艺术保护人的形象

塞尚在这幅肖像上成功地把作为艺术对象的人

和艺术所刻画生命力结成为一个完全的同一体

1877 The Eternal Feminie

1877 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

1877 Two Vases of Flowers

他以16件作品参加了佩尔蒂埃街印象派画展

结果和1874年一样,得到了还是公众的反对

父亲不同意他画画,也不赞成他与富盖结合

这时又减少了给他的生活费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