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很聪明也很残酷,法国艺术品股权化Art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6日

是火热?还是水深?随着股市、楼市、黄金等各类投资市场的不给力表现,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艺术品这股投资风潮在全球市场内越演越烈。而法国AF
Markets公司在2011年1月推出的Art
Exchange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突破性地将艺术品分拆成股票,股民们按份额购买。

记者:邦文2007年开始涉足艺术金融项目,与民生银行合作发行第一支艺术品基金,黄总是否谈一下当初为什么想做这件事情?

相关联接:

Art Exchange的两件首推作品,一是索尔莱维特(Sol
LeWitt)的《不规则形(Irregular
Form)》,被分为11000等份,以每份10欧元(13美元)的价格出售,总价为11万欧元(14.2万美元);另一件是弗兰西斯科维佐里(Francesco
Vezzoli)的作品《永不上演的剧中的女主角(The Premiere of a Play That Will
Never
Run)》,被分为13500等份,每份价格与前者相同,总价为13.5万欧元(17.4万美元)。这两件作品都来自巴黎的伊冯朗伯画廊(Yvon
Lambert
Gallery)。在法国,只有6家画廊计划参与此项目,大家大都持观望态度。而AF
Markets公司则是信心满满,他们表示正准备全力扩张欧洲市场,甚至进军中国。Art
Exchange在其系统中拥有对这些按份额出售的作品的独家销售权,而参与其中的画廊必须如约展示推广该作品,并出借作品用于回顾展及其他展览,从而推进股值。

黄宇杰(以下简称黄):艺术品金融市场,我们早在07年之前就开始进行探索,我们是把艺术品当作一种特殊商品来做。艺术品本身的价值以外,它在市场上的流通本身就是一件商品的流通,这种商品在中国大的投资环境下看,是充分具备投资价值的。我们经常说,把艺术品投资当做企业经营来做,比如投资一个价值2000万的艺术品,其实是一个小型企业的规模了。经过两三年再退出标的物,这中间就是一个投资过程、生产过程和销售的过程。你刚刚说的,为什么存在风险我们还要做。因为中国艺术品有两个原则,第一,要买到确实值得投资的艺术品。邦文就有很明确的投资指引和投资范围,目标明确,投资标的的类别也比较少;第二,整个国内大的宏观经济背景,比如中国经济体量的增加,政府的政策导向,股市、楼市投资上的波动,甚至是通货膨胀,各种因素都会促使一部分资金流向艺术品市场。金融资本的介入,艺术品投资的概念就会被更多富人所接受。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才做了这样的决定。

黄宇杰:艺术基金是商业规范的催化剂

AF Markets公司的创始人和掌门人皮埃尔纳奎因(Pierre
Naquin)深知这个史无前例的举措必将引来巨大非议,因为艺术品市场是一个小众市场,投资人对这个陌生市场的涨跌还没有底。同时也有艺术市场的专业人士提出,这种把艺术品化成赤裸裸的资本工具的投资方法,长期来看将会伤害作品本身的艺术性。但纳奎因强调,在投资艺术品股票的过程中,投资者审慎地跟进行情,将引发更多的人对艺术的鉴赏本身发生兴趣。但实际上,由于一切与艺术品管理相关的成本和费用都由Art
Exchange全权负责,投资者实际上很少机会能真正接触到他们拥有股份的那些作品,往往只是展览中的一面之缘这也是在投资者有空去逛画廊的前提下。

betway88w,记者:客观一点讲,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在投资之前,相信你们肯定也会把投资风险告诉客户。我想知道的,邦文在操作的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风险,你们又是如何制定风险规避流程以保障客户的最大利益的?因为基金发行的条文里面有一大部分的费用和风险都是在客户身上。

梅建平:艺术品金融化将促使一级市场更加规范、专业

纳奎因称,作品将一直在市场中,直到一位藏家买下全部份额。如果有投资者买下80%的份额,他或她将有能力推动另外20%的销售。他期望Art
Exchange对于艺术品价格的影响会更加趋于理性而不是像拍卖行那样,每5到10年作品价格就出现100%、200%或500%的巨大增幅。在AF
Markets的发售说明书上,特别强调艺术是一种既安全又投机的投资:从长期来看是安全的,因其价值为其所固有,不受经济情况波动的影响;从短期来看是投机的,由于拍卖纪录一直在创新高。而值得一提的是,税法未将艺术品计入财产税的征税范围,对于法国的投资者也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

黄:投资都有风险,艺术品投资也不例外。首先是宏观风险,整个经济环境的变化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如果整个宏观经济有波动,都会给一些艺术板块的市场表现带来影响。不过,从2009年推出的民生银行产品来看,艺术品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比起其他任何市场要小得多。第二就是艺术作品真伪的风险,对于艺术品真伪没有哪个机构可以保证100%为真,但基金毕竟是机构运作,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方法去尽可能降低这方面的风险。比如,尽可能购买一些保留完整文献的作品、通过一些仪器检测和一些行业里的专家的眼力进行判断等方式。邦文的原则是有争议的都不去买。第三就是投资收益风险。如何最大限度保护基金投资者的收益,在邦文的实践中,引入了次级跟投的结构。即基金管理人的投资资金占比在10%至25%,如果基金出现亏损,首先是次级跟投这部分先承担风险。第四就是道德风险。艺术品交易也可能出现在内部人交易或接盘利益相关者的作品。邦文的交易都是透明公开的,另一方面在选择基金管理人时对他过往的履历进行审核。这是一个诚信的市场,基金管理人都会重视自己的口碑。

法国艺术品股权化Art Exchange初登场

邦文的风控流程中,重要的就是进行次级跟投。以邦文目前管理的集合信托为例,在基金构成中,总额中的75%由公众募集的处于优先级,另有总额的25%由邦文投资,属于次级跟投,投资一旦出现亏损,就先从次级跟投中亏起,保障优先级投资人的利益。

记者:近来艺术金融化是大家热议的话题之一,包括沸沸扬扬的天津文交会事件、艺术品的资产打包等一系列现象,程老师您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是如何理解和看待这些现象的?

记者:在这个操作过程中有三方合作,邦文作为基金管理的公司,另外一个是银行,还有信托公司,三者之间是怎样的牵制和监管关系呢?

程昕东(以下简称程):资本很聪明也很残酷,法国艺术品股权化Art。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领导作用越来越凸显,同时也在思考如何建构中国当代艺术话语权的问题。话语权的建构,需要通过正常的渠道,包括文化交流、软实力的提高,文化价值的认识,这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有人提出金融化的概念,可能跟我们迫切希望建立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化过程中的话语权有关,认为可以通过市场化的道路吸引世界的关注。天津文交所是首例,成都、深圳、广州在陆续建立文交所,相信很快,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据说是由文化部属下的文化公司在牵头。这说明在官方默许下的中国艺术品市场金融化,是我们所谓的获得中国话语权的过程的一种手段,同时人们也看到了艺术品商业化过程中带来的巨大利润的诱惑。我想接下来两三年会有一个特别巨大的市场变化,用我们的话来讲,就是处在一种越来越尴尬的状态。艺术品金融化以后瞬间缩短了人们对艺术的了解,对许多画廊来讲,他们的生存空间也被挤压了,文交所的做法对画廊造成的压力是挺大的。因为中国画廊的力量不够强大,在艺术系统里的作用、功能、贡献还未被社会所认知;二级市场处于加速度的成长过程,很多资本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加快了艺术品市场化的速度。这时,画廊受到严重的挤压,其地位、作用被大大地减弱。人们看不到艺术成长的完整过程,只是看到了成名艺术家的作品拍卖价格,未来会造成相当严重个后果。

黄:我们是投资顾问负责投资标的物的选择、投后增值服务、和投资退出;信托公司负责信托产品的设计、发行和审核来自于投资顾问的投资建议;银行负责资金托管。我们之间都是有一套程序来约束。比如说,邦文基金锁定了一件艺术品作为标的物,投顾并不能单独决策,因为我们必须要对银行和信托负责,通常会先向投资主体一方建议、然后进行内部决策,进入流程的交易的进行、付款、接收艺术品到艺术品的保管、直至销售,全程都有银行和信托公司进行监管,他们随时掌握我们的最新动态,并且资金和资产都由第三方保管,这也就是为什么投资与艺术品挂钩的金融产品会让人放心的一个因素,因为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科学的、严格的去执行的,并且始终是清晰透明的。

记者:在国内我们很明显地感觉到文交所的做法对艺术市场造成了一些混乱,或者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初级阶段。但法国也有文交所,叫做Art
Exchange。他们是跟画廊合作,资产打包以后由法国6家画廊购买。这跟中国的情况相差甚远,为什么?

记者:08年的时候全球遭遇金融风暴,但是你们基金还是保持了一个比较好的收益,年收益率12.75%。我想一定跟你们购买的产品有关,邦文当时操盘艺术品基金主要投资方向是什么?

程:首先,西方艺术系统的建构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非常完善了,各方的力量处于均衡的状态,不会因为其中一方强大之后对其他各方造成压力。在成熟的社会,公众跟艺术品的关系很密切,他们对待艺术不是简单的投资回报,而且艺术金融化占有的份额很少,起不了主导作用。法国有上千家画廊,只有其中的6家画廊参与了文交会,产生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我们的情况是,没有画廊的参与,二级市场直接面对艺术家、面对原创者,把几件艺术品、几个艺术家进行金融化包装,强大资本直接面向二级市场,打破了艺术系统的平衡。让人感觉到,画廊在艺术的推动和传播过程中,被公众误以为可以忽略不计。对于恰恰需要社会力量支持、扶持的画廊业而言,压力是巨大的。可能有些画廊静不下来,放弃长期、扎实的工作,而跟二级市场勾结,简单、短视进行二级市场操作的过程,中国画廊业未来发展前景甚忧。

黄:因为1号基金已经全部到期清盘,所以1号的投资组成以及一些品种的收益的情况是可以部分公开的。当时这款理财产品分为中国书画及中国当代艺术,其中中国书画占62.5%
中国当代艺术(油画、雕塑)占37.5%,获得的毛利润占比分别是39.2%和60.8%。其中一件林风眠的《五美图》,投资成本为560万,一年后的净收益295万元,年化收益利为53%。

记者:天津文交所是第一个把艺术品像股票一样发行的机构,但他们选择的艺术家并不具有知名度,但后来成都文交发行的是当代艺术圈里大家熟悉的有名气的艺术家钟飙。可以看出,他们自身也在不断的调整中。如果这样发展下去,您觉得中国画廊有没有可能和法国画廊一样跟文交所、艺术基金合作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