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慈善还是赚钱骗局,作品遗失20年始知晓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6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近日,电影明星本斯蒂勒(Ben Stiller)、名画廊主大卫兹威那(David
Zwirner)与佳士得宣布,将联合通过拍卖当今最著名艺术家的作品来为海地人道主义机构筹款。这场拍卖的所有收入都将用来做慈善事业,并将放弃通常收取的各种佣金费用。

作为世界上最为古老和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的斯塔德尔美术馆(Frankfurts Stdel
Museum
)在这件事情上绝对得检讨。一幅让-里奥-杰洛姆创作于1874年的作品圣-杰罗姆Saint
Jerome在这里丢失了,糟糕的是,美术馆近期准备重新装修它的侧厅时整理仓库目录后才发觉作品不见了,而且查证文献资料,自1882年一次在伦敦的展览后就踪迹全无。

2001年9月11日早上九点不到,Liz Thompson
已经站在了世贸中心北楼的大堂里,为了提前准备当年圣诞节的艺术装饰,她特意很早过来趁人少的时候先看看场地。作为纽约下曼哈顿区文化委员会的负责人,她统管这一地区的公共艺术项目的运作,跟助手刚说了几句话,爆炸就发生了。Liz侥幸逃生,但是她位于世贸大厦5号楼的办公室却付之一炬。

在一个似乎所有人都需要帮助的时期,有人也许会质疑这场拍卖背后的动机,他们会猜测在表面之后是否存在一场谋取利益的骗局。但看起来这些挂名的领导并没有利益冲突,那就让我们祈祷这种局面能够保持吧。无论如何,许多价值上千万的捐赠作品总会因为某个理由被出售,这种举着慈善的招牌进行拍卖总比那些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拍卖要好得多。

圣-杰罗姆,是最为早期西方《圣经》学家,并且将圣经译成拉丁文的第一人,作为一位广受尊重的圣职人员,曾出现在很多的意大利绘画之中。这幅作品就表现了在一处阴暗的岩洞中裸露着身子的圣-杰罗姆安详地躺在一头温顺的狮子身上。这幅作品可以看做是让-里奥-杰洛姆非典型的创作,宗教题材的创作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比较少见,艺术家和这位圣徒之间唯一能联系上的相似之处是他们的名字,或许这幅作品可以解读为让-里奥-杰洛姆的很搞怪的自画像。

911发生的瞬间,中国艺术家徐冰闻声跑出了公寓,那时他住在与曼哈顿一河之隔的布鲁克林new
soho地区,亲眼看见两座大楼相继倒塌。当时并没有特别强的感觉,只觉得像电影镜头,很不现实。爆炸后,曼哈顿的地上都被灰尘覆盖,像雪一样。一连几天,隔河都闻得到漫天尘埃和烟土的味道。第三天,他到世贸废墟附近收集尘埃。当时也没有什么目的。仅仅为了收集一些有意思的材料。2004年4月,徐冰以911废墟的尘埃为材料所做作品《何处惹尘埃》(Where
Does the Dust Itself
Collect)在英国获得当今世界视觉艺术最大的奖项之一首届Artes
Mundi国际当代艺术奖,再过不久,徐冰将在纽约举办名为灰尘自我收集的地方的展览。这是美国华人博物馆与曼哈顿文化委员会合作的911纪念展览之一。在作品中,徐冰在铺满911尘埃的地面上写下了慧能大师的名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句子,用中国的禅意来表达对911的纪念。

这些拍品目前正在进行预展,正式的拍卖将在9月22日举行。拍品中有许多是特意为此次拍卖而创作的,而其它作品也是颇具影响力的。那些就捐赠达成了共识的艺术家和其他有地位的人都是真心实意起码表面如此想要做慈善的,在我看来这使这场展览进一步合法化了。这种最大程度利用艺术品商业性的机会并不是很常见,因此我觉得这场预展很值得一看。大卫兹威那表示:对我来说,这场拍卖的拍品质量与最终结果同样重要。我很希望这场拍卖真的能和艺术相关,如果买家对帮助海地没兴趣,我觉得也没什么,只要他们对某件作品感兴趣,那么也就是间接在帮助海地了。

虽然当印象派兴起后,像让-里奥-杰洛姆这样的学院派画家变得不再那么时尚,但随时间的推移近年来的批评对他的艺术又有了新的解读和鉴赏。就在去年,盖蒂美术馆还与巴黎奥赛美术馆、马德里泰森波内米斯札美术馆举办了杰洛姆跨度近40年深度的作品展。

德国视觉艺术家Hans Peter
Feldmann在911恐怖袭击之后,收集了全世界150多份报纸在9月12号关于911的报道,其中也包括《北京青年报》的头版头条。Hans通过异常艰难的收藏过程,表达他对这场浩劫的关注和反思。当全世界的报纸都在同一时间,用同一版面,同一张照片,甚至同一个惊叹号和问号来报道同一件事情的时候,这个世界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慈善还是赚钱骗局,作品遗失20年始知晓。部分拍品

编者认为,该扪心自问的仓库一定还有不少,而需要比斯塔德尔美术馆更加严重自检场馆一定不在少数,这些想必你我都心知肚明。

十年前的911恐怖袭击震惊世界之余夺走了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同时,也给人类现代文化艺术史带来巨大的损失。作为美国力量的象征,这座前世界最高建筑从设计阶段就准备用最优秀的艺术品来装饰自己。在世贸倒塌的瞬间,跟着这些生命与瓦砾消失的还有一些价值连城的文献和艺术品。毕加索的画作在事故中失踪,世界上最著名的西班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米罗Joan
Miro(1893-1983)一生只作了两个挂毯作品,其中一件就挂在世贸大厦的大堂里而惨遭不测。而流动雕塑大师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1898-1976)的一件红色作品也粉身碎骨。美国波普艺术鼻祖罗伊里奇特斯坦Roy
Lichtenstein
(1923-1997年)的一件绘画和一件户外雕塑被毁。德国知名雕塑家弗利兹克尼格Fritz
Koenig
(1924-)为纪念世界和平,于20世纪70年代创作的一件大型雕塑《和平之球》(The
Sphere)在此次袭击中严重受损。灾难中受到严重损毁的艺术作品还包括美籍日本雕塑大师Masayuki
Nagare(1923-)大型黑色大理石雕塑,詹姆斯・罗沙特James Rosati (1911-1988
)的不锈钢雕塑作品Ideogram,以及Cynthia Mailman,Romare Bearden及Hunt
Slonem分别为世贸大厦不同空间创作的壁画。

杰夫昆斯(Jeff Koons)作品Bikini(Desert)(2001-2011),估价50万-70万美元。

在这些消亡的艺术宝藏中,有一件艺术作品格外令人唏嘘。为了纪念1993年世贸大厦爆炸恐怖袭击中的受害者(在1993年2月26日,世贸中心被伊斯兰极端份子在地下室放置炸弹,导致6人死亡,并炸出一个30米的洞,后来这些恐怖份子都被判处240年的徒刑),美国艺术家Elyn
Zimmerman(1945-)受邀设计制作了一个用破碎的石头聚合而成的喷泉纪念碑,当年的纪念如今也变为被再次怀念的伤感。那破碎的造型难道早早预示了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