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赝品大师贝特莱希语录,策划赝品大师贝特莱希的传奇人生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3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艺术家海因里希凯姆彭德顿克的油画《红马肖像》

佳士得于2006年拍出的德国画家坎本东克的作品《红马》,被认定是沃尔夫冈贝特莱希伪造的赝品之一

图片资料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德国人贝特莱希或许仍然过着怡然自得的生活:偶尔仿制几幅几十上百年前的画作,和妻子住在大别墅里,把他这些得意作品卖给博物馆或是收藏家。不过,这样的话,人们也就不会注意到他天才般的绘画才能了。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德国人贝特莱希或许仍然过着怡然自得的生活:偶尔仿制几幅几十上百年前的画作,和妻子住在大别墅里,把他这些得意作品卖给博物馆或是收藏家。不过,这样的话,人们也就不会注意到他天才般的绘画才能了。

怎样的双年展才能重建艺术的介入能力,甚至创生一种真正的公共领域?这当然是狮子大开口:集结起将各种不同形式的非正义主题化的艺术品,并不必然遭遇挑战(很多展览经常简单的多此一举),也非实现参与的自娱自乐其中的经验对于那些循规蹈矩的观众已预先确定,这种情形实际上体现了最糟糕的关系美学。事实上,双年展最恶毒的效应之一(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便是假装代表社会利益诸如政治介入与公众讨论同时又取消它们以利于金融或者文化精英的代言。博物馆与双年展通常顺应两种相互关联的模式:作为已确立的世界资本与新兴城市的发展以及中产阶级化的动力而运转,向国际化受众兜售诸如展览与出版物这样的文化商品。这些并不必然是坏东西,但举办一个展览相当于建立一个开放对话的领域,超越现存的政府与商业机制(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意味着创造一个有差异但差异可以被讨论的环境,纵使诱发冲突。

2011年底,60岁的沃尔夫冈贝特莱希(Wolfgang
Beltracchi)被判处6年监禁。尽管大多数媒体一致痛斥贝特莱希为诈骗者、恶棍,但是对于他的才华,即便是受害者也不吝赞美:人们值得为他的假画单独举办一场画展。

2011年底,60岁的沃尔夫冈贝特莱希(Wolfgang
Beltracchi)被判处6年监禁。尽管大多数媒体一致痛斥贝特莱希为诈骗者、恶棍,但是对于他的才华,即便是受害者也不吝赞美:人们值得为他的假画单独举办一场画展。

我能想到的试图扩展公民社会的展览的最新案例(参与并勾画出艺术世界的全球性交流的界限)是2012年的釜山双年展:学习的花园(Garden
of
Learning)。为什么是花园?对于学习倒是比较容易解释:在双年展艺术总监罗杰布尔格(Roger
M.
Buergel)的前期计划中就已经包括吸收部分釜山市居民成立的一个学习委员会(Learning
Council)。大体上有五十名成员参与到这次展示的各个方面,讨论的问题以什么是韩国?为起始,并进一步发展为对于釜山这座韩国第二大城市以及全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的专门考察。布尔格的方法论中最与众不同的气质在于学习行为的双向运动:他和合作者(包括策展人鲁斯诺克[Ruth
Noack])试图了解韩国,其他委员会成员则从他们身上学习艺术。当有艺术家来访时,他们会与委员会成员见面,艺术家的计划时常会因这些成员关于当地的知识以及与本地的联系而被激活;在展览开幕后,其中最为投入的一些成员成为了讲解员。这并不是虚假的参与,也非人人平等:布尔格先确定主题,并把艺术家加入名单从美学上讲,这个视野是属于布尔格的,但他的选择通过了委员会的判断。委员会构建了一个语境,使其能对展览进行调整,以使之适应釜山。他在其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我试想这和某些双年展的艺术总监并不相同)。学习的花园属于釜山,且属于学习委员会。而展览的观众,比如我,可以间接感受到他们这些讨论的结果,这个计划最为持久的效应并非指向艺术世界不定型的海外飘零(amorphous
diaspora)。学习的花园最为恒久的传奇或许在于本土性。

策划赝品大师贝特莱希语录,策划赝品大师贝特莱希的传奇人生。1.如果原画作者用两三个小时完成一幅小型作品,那你就不能只用1个小时,相反,要用4个小时。否则,风格上肯定会有不对劲。

偶然间尝到的甜头

当我思考这个进程时,花园这个意象突然变得明确起来。一个花园需要经常打理,否则它便将枯萎或者荒芜;某些事物原产于此,有些则不是。简言之,它需要精耕细作。这便是布尔格在釜山所经营的艺术。他通过一个展览的成长促生了一组小型公众。他的这种耐心经营是否有持久的效应?他的方法值得推广吗?一个如此小型的公众是否值得挂虑并投入?随着充斥着
全球性艺术家的双年展的泛滥,这些都成为这个展览抛给我们对于全球艺术世界理解的尖锐问题。但首当其冲,本次展览是一次伦理声明,植根于一个特殊的地区,关于不同文化民族的,美学的如何相遇。似乎可以如此归结:如果没有一种植根于公民社会的协商努力,大型的国际秀往往有沦为空洞大话的风险。更意味深长的是,它提示我们对于全球化的反应尺度应该加以调整:应该需要更加瞄准目标,更社会性的介入,甚至更加私密化。这意味着更加强调在公共基金与私立基金的分配下,所谓的艺术外交方案。这也许会导致对于艺术政策的不同定义。

2.画画从来就不是问题,困难的是要找到旧的油画布和画框。有时花30欧元就能买到,有时要花5000欧元。如果没办法把画布上原来的旧画弄掉,我就想办法把一些新的元素加到旧画中,使之焕然一新。

贝特莱希1951年生于德国西北部的威斯特法利亚。他的父亲是一个油漆工兼教堂修建者,平时会临摹伦勃朗、毕加索、塞尚等名家的画作,低价出售以贴补家用。贝特莱希不仅继承了父亲的绘画天赋,而且画技更胜一筹。14岁那年,他曾帮其父临募一幅毕加索的作品,画了一个下午。画完之后的两年里,他的父亲再没有碰一下画笔。

我似乎给人留下了学习的花园的艺术次要于其方法论的印象。但是这次展览的成功在于其在釜山促生的讨论它孕育的微观公民社会使其可能建立起对于韩国、欧洲以及美国艺术家的遴选原则,这个原则使得韩国的艺术传统巧妙的在场,并通过选择平行世界中探索类似问题的外国艺术家的作品而获得充实。换句话说,这次展览的视野是全球性的,却从来自本土的活力中涌现。由于过于细微、复杂以至于不能缩减为一个案例,这个见解似乎可以从展览中抽象传统(其与南朝鲜时期,作为发展主义者以及集权分子的政客朴正熙[1962至1979年在位]的快速现代化政策下的前卫艺术相联系)与被称之为民众
(minjung)的、更加谦虚并政治介入的艺术类型的节奏对位中被捕捉到(与1980年代的亲民主政治运动相联系)。比如说,金容益(Yong
Ik Kim)的非写实油画与70年代南朝鲜的单色绘画(monochrome
,tansaekhwa)运动相关可能与卢瑗喜(Won-hee
Nho)的魔幻现实相对立,后者通过迷人且忧郁的图像折射出迅速发生的社会转变下的欲望与失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