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派先驱安德烈,当代实力派山水画家丁仁伦作品欣赏betway88w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3日

纵观他近几年的作品,他从大自然中吸引营养,领略大自然的雄壮之美,以自然景物作为自己的创作源泉,爬山涉水写山水真性,表达自己的真切感受。鲁迅美术学院教授著名国画家温崇圣在2008年观看丁仁伦画展时,给以
他的画评价是:画山水画的人不少,但像丁仁伦这样短期内就画如此程度者还不多见
。全国美协会员著名画家唐宝山观赏山水画作品深有感慨:“可谓远观其势,近看见致,其笔墨活脱,意境幽深”。他近几年创作的《千岩万壑锁烟云》、《山居图》
、《幽壑松风图》、《冰峪揽胜图》、《万壑千岩皆秀色》、《薛子沟印象》、《山水清音》、等作品其线条沉着、流畅、气韵生动,向观者透出了深厚苍茫的强烈感染力

潘天寿的画风完全来自于他刚直坚定的个人品性,他儿子潘公凯曾谈到他父亲性格时说:“他的谦和、木讷和他内心的一种坚强有力和自信在他身上体现得特别统一。”而潘天寿的这些性格完全来自于他的成长经历,他7岁时母亲去世,形成了早熟、寡言、独立的性格,加上他成长在国家受列强欺凌的时代,在潘天寿心里埋下了极强的民族自尊情节,他的人生历程造就了他绘画追求雄强、开张的风格。

《科利尤尔景观》

正如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画家林成翰先生为他画作题跋:“雄浑博大,清晰可闻,奇僻幽深,卧以游之”。丁仁伦的山水画无论是点、线的用笔,还是块面的布局,都能给人一种清净的水墨激情,用笔活脱、爽快,把人带入了诗一般的意境之中,他追求包容广大,意悦深遂,他十分注重“心”对自然的感情,但不限于框框,打破常规,以点、线的反复叠加和积墨,加强视觉效果,大大地丰富了山水画语言的表现性。

张大千和潘天寿都是中国传统绘画的大师,由于各自人生经历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心性,成就了各自的艺术审美追求。张大千的荷花作品以韵取胜,充分展现佛家莲之高洁、和善重生的大爱之美;潘天寿的荷花作品则以气势震撼人心,表现出时代赋予的自强性格,和他发自内心的强大自信。二人荷花作品一柔一刚对比鲜明,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中刚与柔两个极端的典范,正因如此,特将这两位大师的荷花杰作进行对比欣赏。

德朗早期的作品使用的是分段色块、快速的曲线和生硬的颜色,手法并不粗野,笔下的线条还算典雅,色彩也还和谐。他所采用的主要颜色是绿色、蓝色、以及从玫瑰红到深紫的所有紫色。在他的画中看不到相撞的笔触,看到的是精湛技巧的比例、色彩关系,不相混杂的色块线条,果断肯定不含糊。在创作中他主张秩序、朴实、有条不紊。在他的艺术思想和创作中堆积了过多的回忆,汇聚了过多的思想。

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理事、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大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庄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潘天寿的画荷风格则与张大千极尽柔美的面貌完全相反,他画的荷花刚直、强悍、壮美,从造型到用笔用墨刚至极点,荷叶造型方直,荷杆以方折直线取势,用墨酣畅、响亮、厚重,气势开张。潘天寿画荷给人以精简劲挺、刚直强悍的感觉。他的画面极简,但在构图的位置经营上极为用心、精致,分间布白非常讲究,黑白节奏强烈鲜明,构图极具平面构成的纵横美感。他的荷叶形象最具特色,高度概括不求形象的小起伏变化,阔笔直下酣畅雄放。

滑铁卢大桥是德朗1906年画于伦敦的一组表现泰晤士河的作品,是其野兽派风格的最出色之作。伦敦的迷人景色使他心旷神怡,那些“产生在户外
的充满大白天阳光的形状”,勾起了他用色彩来表达其感受的强烈愿望。画的主题是从维多利亚筑堤看到的大桥。大桥用亮丽的蓝色水平线画在中间。点彩技术和各种纯色的使用使得画面具有大桥镶嵌在其中的效果。强烈的蓝色和亮丽的黄色的融合景象带来的冷色调,和伦敦由晴天突然变成小雨的天气相对应。

丁仁伦中国山水画的特点:是对传统绘画有着明显的承继性,明显流露出主动转换和新旧衔接的特点,使其作品在具备了空、清、远、逸的深遂意境之外,又因长期善于悟“道”,长于化境,使作品愈益韵味隽永而自成一格。

张大千认为绘画最重要的是:首先师古人心,而后细致观察写生。所以他非常喜爱养荷。他常年养荷、观荷,长期的写生观察使他对荷花生长规律极为清晰,但他认为:“知道花形容易,知道花卉的性情就困难了。”故此,他对荷花的风、晴、雨、露和四时、朝夕之情态做了更加精心的观察和研究。他通过长期的观察体验,完全将个人心性和荷花性情融为一体,成就了荷花高洁、和善、空悠的禅境。

1905年和马蒂斯在法国南部一带旅行作画,深受马蒂斯影响,是野兽派的先驱者。这幅《威斯敏斯特大桥》,是他时断时续地追随野兽派时期的代表作。1906年3月,德朗在画家沃拉尔的怂恿下来到伦敦,并在透纳的海景画激励下,创作了一批风景画,《威斯敏斯特大桥》是其中之一。画面色彩都近于平涂,但明亮单纯。他曾自我表白地说,我们的目的是呈示愉悦,这种愉悦当然是来自我自身。只是德朗的画上的愉悦还不象马蒂斯的画那样充分,他总是有所控制。他的天性是节制、内向和恬静,还未脱尽学院派气息。

20世纪70年代初以版画创作为主
。近10多年来,探索研究中国画山水画艺术,其代表作品有《壑峪沟》《幽壑松风图》《千岩万壑锁烟云》等。1992年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等多部辞典。2008年9月举办《丁仁伦美术、摄影艺术回顾展》。2018年7月举办《青山有约丁仁伦画展》。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滑铁卢大桥》

betway88w 1

张大千一生钟爱荷花,用他自己的话说:“赏荷、画荷,一辈子都不会厌倦!”张大千爱荷、画荷不仅是因荷花形象适于笔墨抒发,和周敦颐《爱莲说》的简单影响。他爱荷、画荷与他的人生经历密不可分,他曾在21岁为逃离家事烦恼,在松江禅定寺出家为僧,“大千”这名字就是逸琳方丈为他取的法名。他短暂的僧侣生活造就了他对佛教的虔诚和热爱,从他日后那么虔诚、执着地临摹敦煌壁画就可得到印证。莲在佛教中象征“净土”“再生”的生命涵义,深深影响了张大千荷花作品的审美,他的荷花作品多用素雅之色,表现荷的轻柔、舒缓、圣洁和清净,作品毫无躁气和造作俗态。无论荷叶还是荷杆以曲取势,荷叶卷舒有致,舒展柔和,荷杆更是修长柔韧的S形曲线,曲势、舒缓的造型与柔和淡雅的色彩将中国绘画的柔美表现到了极致,但他的功力做到了柔而不媚、柔而不弱,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对画荷还有独到的见解:“中国画重在笔墨,而画荷是用笔用墨的基本功。”并且他还认为画荷与书法有着密切关系,他说:“画荷需要正、草、篆、隶四种书法技巧,字写不好,荷也画不好。”还说:“画荷花的杆子要用篆书,叶子则是隶书,瓣子就是楷书,水草则用草书。”当然这是他画荷的个人体会,不是绝对地让别人也要这样画,只是将书画同源的道理讲给大家。

《渔港 科利乌尔》

近十几年来,丁仁伦潜心研究中国山水画艺术,他是辽宁庄河人,生于斯,长于斯,在山川自然景观中寻找含道映物、以形媚道、澄怀致远的水墨山水精神。

betway88w 2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