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青春,无界者黄致阳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第二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将在2014年的5月15日火爆开幕。在展出世界著名艺术家作品以外,巴塞尔艺术展保持创新精神,不断创造合适新晋艺术家展示的平台,历经40年,使巴塞尔艺术展成为了全球艺术界的顶尖平台。

黄致阳先生日日看书、写字、作画,看的是世界、写的是心情、作的是心境。一入黄致阳先生的工作室,便可见倚墙而立的两排书架,艺术、文学、传统文化等各类书籍或横或竖立于架上。非人云亦云的真思者必是饱读诗书,胸怀抱负之人。

艺术从来就不应高高在上远离人群而存在。章华的作品是随和的。他们并不让你敬畏,让你崇拜。反而让你想去问问他们的姓名,然后与他们做朋友。而这正是章华作为一个雕塑家最为成功的地方。

1970年,几个有着相同抱负与热情的同道人,把一个足以改变艺术界发展的想法,在瑞士巴塞尔中下了根。

1996 艺术家黄致阳工作中

章华 知音

随着世界大同,艺术不再是以神秘冷艳的面孔,面对虔诚的追随者。门槛不再受限,也让我等凡夫俗子有了接受艺术熏陶的机会。第二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即将开幕,无论你是搞艺术还是爱艺术,了解展会背景是对参展艺术作品的基本尊重。接下来就让小编带你了解巴塞尔艺术展的前世今生吧!让你以后毫不费力的谈论起来,绝对分分钟让你提升逼格!

画家?孤者?隐士?

从人类的第一件雕塑作品维伦多夫的维纳斯,到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大理石塑像,再到文艺复兴的米开朗基罗。雕塑艺术家们总是试图通过对人体脂肪、肌肉理想化的塑造,来表现人体中的生命力。但对于章华来说,他的雕塑语言却更中国,更为高妙。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这样的朴素哲学思想,在他的作品中与每一个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素养的观者产生共鸣,然后感动他们所有人。那些苗条而挺拔的身姿,让人感觉到,它们随时可以真的活过来,走到你面前,邀请你与他们共舞、玩耍。

巴塞尔历程

这是我与黄致阳先生初识的印象。我不知该如何确切地定义他,或许黄致阳先生也不愿被他人定义。只能说这三种身份的特质,在黄致阳先生的身上都有些微的体现。生活中的他静若处子,艺术中的他又动若脱兔。静者思,行者动。他的身份究竟如何?他的面貌到底是哪般?在我们真正地走进他的世界,这些已然不再那么重要!

雕塑作品与绘画最大的不同之处,恐怕就在于绘画总是静静地呆在展馆之中,而雕塑却更为敞亮地奔放于阳光玉露之下。正是这样,天人合一也就成了雕塑作品天生的必然的选择。当我们欣赏章华的每一件雕塑作品时,都似乎感觉不到作品的存在他们是如此融洽地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甚至让你感觉到,这些作品已经成为它们所处空间不可或缺的存在。

巴塞尔三大年度展会是1970年由Trudl Bruckner、Balz Hit和Ernst
Beyeler三位瑞士艺廊代表于巴塞尔创办的。每年展出来自超过500家全球顶尖艺廊的艺术作品,吸引超过200000人士入场观看,成为了让全球艺术界人士聚首一堂的国际盛事。三大展会分别在欧洲的艺术重镇巴塞尔、南北美洲文化枢纽迈阿密海滩、亚洲之门香港举行。

画家?

艺术从来就不应高高在上远离人群而存在。章华的作品是随和的。他们并不让你敬畏,让你崇拜。反而让你想去问问他们的姓名,然后与他们做朋友。而这正是章华作为一个雕塑家最为成功的地方。

由巴塞尔艺术展评选委员会严格挑选出优秀的艺廊,根据不同地域安排展出的作品,展会亦积极与当地文化组织合办各类型的艺术活动。展会涵括多个范畴绘画、雕塑、装置、录像、版画、摄影和表演艺术等,并设有多个展品分区,给予艺廊及艺术家最合适的展览环境。

画家这个词用在黄致阳先生的身上,说契合也契合,说不当也不当。

在传统社会,出自民间工匠的雕塑作品只能出现在两个领域:冥界与神界。为陪伴亡灵而作的墓室雕塑、陵园雕塑和为信仰而造的神佛寺庙雕塑。人间没有雕塑的位置。无论是皇家园林还是皇宫,除了作为附属于建筑的雕梁画栋,附属于家具、门窗的装饰性浮雕外,从不设独立的雕塑作品,更没有用雕塑为英雄或帝王造像的传统,这是与西方大量设立于公共空间中的纪念碑雕塑和附属于建筑、园林的雕塑很不相同的地方。也是很值得研究的一种体现在雕塑方面的文化差异和审美差异。雕塑在中国真正进入人间生活领域,还是近代以来的事。特别是新兴的都市文化为雕塑家的出场提供了用武之地。在城市这个巨大的空间中,雕塑已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摆设,它常常成为一个城市的亮点或标志,并与当代人的生活发生广泛的联系,在人们的生活中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作为雕塑家,思考的重心也从架上和私人空间转向更能施展才智的公共空间。日新月异的都市建设和环境改造为雕塑家提供了实现各种梦想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雕塑家的时代。青年雕塑家章华,正是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迅速成长起来。

在展出世界著名艺术家作品以外,巴塞尔艺术展保持创新精神,不断创造合适新晋艺术家展示的平台,历经40年,使巴塞尔艺术展成为了全球艺术界的顶尖平台。

初见黄致阳先生在他北京工作室里,依然温文尔雅的文人形象,穿着十分随意:一身简单的保暖衣、一双厚厚的布质棉鞋、一支细细的香烟与印象里形象不同,但却十分地亲切。徜徉艺术世界里的艺术家范儿,瞬间打破我初次见面的紧张和忧虑。

作为一个雕塑家,我们从章华生存的环境和成长的经历中并没有看到什么优越之处,既非书香门第,也没有出生于艺术之家的幸运。但他天性中所具有的感悟力和想象力,却使他仅仅依靠稀薄的民间滋养便可以扎根成长,就如那些岩缝间的树木,不仅茁壮,而且生命力极其顽强。细细想想古代那些优秀的民间工匠,他们给后人留下那么杰出的伟大作品,靠的是什么?手中同样捏的是泥巴,一个可以凭借想象幻化出一个艺术生命,而另一个却只能依靠模子拓出一块土坯。艺术家就是那些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人,他们的能力就是能够把一块泥改变成某个形状,把一块石头去掉多余的部分章华的雕塑让我感到,他天生就属于这一类人。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黄致阳先生,地地道道的台湾人,自小在传统文化氛围颇为浓厚的台湾读书、长大。小学开始学西画,入大学跟随恩师李萧坤先生习书法、研国画。如此的学艺经历体现在黄致阳先生的作品里便是西式中用的别开生面与抽象、具象的完美糅合。黄致阳先生对艺术的热爱,尤其对传统艺术的追求,对东方文化的向往,对人性与自然的关注,总是渗透于他的言语之中、绘画之中初时的笔墨之趣成就了黄致阳在艺术圈中的地位,但他的步伐并未就此停歇,台湾、欧美、大陆装置、雕塑、时装他不断地跨域,不断地在跨越中寻找艺术的真谛。不为功名飞翔的青春,无界者黄致阳。!只为求艺,臻境!

章华的雕塑就其整体风格而言,清新、明快、唯美。与那些沉稳、厚重、强调大体量的风格相比,他的作品充满张扬、流动的大线条,充满动感,充满青春的活力。为此,他用拉长的造型手法,夸张了人体的四肢和腰身,尽情让其伸展、延伸,从而产生一种冲向未来、冲向希望、冲向梦想、冲向那条一定要撞到的红线的感觉。而这种向上、向前、向自己所设定的目标飞奔的视觉意象,正是所有有事业心的青年人的内在欲望,也是作者本人内在精神的一种外化。这一特点几乎成为章华作品中一种符号化的象征性表达,无论是借助一种运动形式,例如表现双人滑的《双蝶》,表现花样游泳的《出水芙蓉》,还是动作本身就具有象征意味的《飞翔》、《飞翔的梦》或者《歌颂青春》,其真正的意涵都不在形体动作本身的塑造,而在于一种精神愿望的诉求。这种精神愿望无疑首先是属于创作主体的,是雕塑家用自己的主体精神牵引他的创作前行,并且以这种精神感染他的观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