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韵生动,一个人突然从大卫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杨宏伟,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进修于中国国家画院人物画高研班。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北京大品画院执行院长,中国国家画院师生联谊会副秘书长。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人物艺术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画院特聘画家,郑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人物画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北京市房山区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主任。

视觉艺术大师田名網敬一是日本60年代波普艺术与前卫艺术的开拓者,他原创性的视觉风格、独特的用色和混合了梦境与记忆的迷幻式图像,对观看的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与震撼。人称“视觉的魔术师”的他游走于混沌奇想的意识世界中,捕捉脑中闪现的幻觉和记忆,用各种形式拼贴、转化、重复,混杂映射出心理奇幻的视觉图像。

柯布西耶说:“住房是居住的机器。”那么对于 大卫霍克尼
而言,游泳池就是享乐的机器。

作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美术报》、《艺术镜报》、《河南日报》、《大河报》、《云南日报》、《美术》《美术界》、《中国艺术报道》、《国画家报》《水墨视觉中国书画名家作品集》《前进的中国当代中国画名家精品集》。电视媒体报道:河南卫视、云南卫视、中国教育频道“艺术中国万里行”。多件作品被中国国家画院、河南省书画院、河南省华侨书画院、等专业机构和个人收藏。出版画集有《杨宏伟水墨心境山水篇》、《杨宏伟翰墨藏真人物篇》、《杨宏伟笔墨中原写意人物》。《国画家报》等。

■■■■■

1

边走边悟的画家杨宏伟

1936年,田名網敬一出生于东京一家西服衣料批发商之家。1945年,9岁的田名網经历了二战的东京大空袭。那时候祖父饲养的金鱼的磷光在爆炸中胡乱地反射,那恐怖的体验在田名網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金鱼和闪光也成为后来田名網作品的主要元素之一。

别墅、阳光、游泳池

文/ 付京生

叛逆与激情的少年时光

大卫霍克尼
出生在英国的约克郡,是世界上最少阳光的地方之一。他回忆道:“当我在美国洛杉矶上空飞过的时候,我看到了蓝色的游泳池,要知道,游泳池在约克郡是个非常奢侈的游乐设施。”当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去到了美国洛杉矶,他开始作画,也在这里开始了他的画家生涯。

(付京生,《中国画苑》杂志主编,中国国家画院《国家美术》杂志栏目“焦点论坛”栏目学术主持。)

幼年时期的田名網,对绘画有着浓厚的兴趣,中学的时候,他师从战后日本著名漫画家原一司先生,立志要成为一名漫画家。原一司先生离世后,年少的田名網又非常崇拜当时插画界的活跃人物小松崎茂和山川惣治,憧憬能成为那样的插画家。可是当时的日本对艺术家有着很强的偏见,父母强烈反对田名網的愿望:“如果学美术的话,将来何以谋生,学设计的话,将来的就业前景还可能会比较乐观。”在父母这样的想法之下,勉强同意田名網去武藏野美术大学学习设计专业,他们认为只有把艺术和商业结合起来,才是最好的出路。

他最著名的作品《更大的水花》(A Bigger Splash) 便是在这座城市完成的。1960
至 1970 年间,别墅、阳光、游泳池,便成了他画作的常客主题。

花花公子的首位美术总监

图片来自网络

边走才会边悟,是杨宏伟在中国国家画院张江舟工作室学习时,切身感受到的真实体会。在当下,有着清醒绘画自觉意识的画家,只有“有思想”的“摸着石头过河”,才能有效地找到属于自己的艺术创作方向。集结在本画集中作品,便是画家杨宏伟以“经验主义”式的实证方进行大胆探索的产物。这预示着他比那些不明白自己艺术追求为何物而仅仅模仿他人的画坛学人,立足点要高很多。

他的才能在学生时代已广为人知,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已获得当时对设计师来说是最高奖项之一的“日宣美特选”奖。大学毕业后,田名網就职于日本著名广告公司博报堂,但由于他的个人工作太多,所以不到一年就辞去了博报堂的工作。

霍克尼的这一系列泳池作品有着极强的个人绘画风格。这一套作品都是水性绘画颜料绘制而成,构成感强烈,色彩关系明快。

自古以来,画家可分为三类:第一类画家,按世俗叫好的模式进行创作,这样的画家不需要太多的想像力,前人已经把创作的方式、方法给定了,画画时模仿他人就行了;第二类画家,能够准确表现属于自己审美理想中的审美形态,但他们却用很低的探索成本进行同一风格手法的创作;第三类画家,能够创造出连审美受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那却确实是他们正潜在需要的审美需求,毕加索就是这样的画家,这是最伟大的,这样的画家创造引领时代潮流的作品。作为青年画家,杨宏伟的风格现在还没有完全定型,但从他现在的作品看,他已然在第二类画家中把自己做得很好,并正开始向第三类画家集群迈步前进。

后来他到了纽约,田名網接触到美国式繁华文化下大胆前卫、色彩斑澜的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他感到这种崭新的艺术形式将衍生及设计领域。回国后,他便创作了以好莱坞女演员为原形的表现情、色、性、爱的系列作品,成为以日本人的眼光反映以纽约为代表的美国文化的重要作品。

在霍克尼的水波纹中,水作为单独的素材,体现静止或者运动中“水”的变化场景。

事实上,对人物画家而言,杨宏伟一直在追求着画面表达的“元真实”。这使他必须创造自己的艺术手法表现这种“元真实”。面对他所表现的对象,杨宏伟似乎并没有带着悲天悯人的情怀而拉开距离地观察他的表现对象,他的画面表现的人物,没有故事性的辅展,自然也没有技巧的卖弄,当然也就更没有浅薄的乐观主义和理想主义投射。

1975年,接受邀请出任《PLAY BOY
花花公子》刊物的第一任艺术总监,为了访问该刊物的总部,田名網再次来到了纽约。在《PLAY
BOY 花花公子》美国总部的安排下拜访了安迪沃霍尔的工作室。

《上岸的男子》 布面丙烯

他所关注的是:将自己融入到表现对象,去表达缺失了民俗审美精神的人的生活常态杨宏伟关注的是庸常的现实生活中的俗常大众,是俗常的日常中过着零散生活的乡村中的边缘人的生活片段杨宏伟的人物画,就是在这之中显现意义的。简言之,杨宏伟所画的大多数人物画的画面,是在视觉的沉默之海中凸现的图象语言之岛,它不“宏大叙事”,但却因“极真实”而震撼人心。因为,这个“图象语言之岛”,便是当下转型期的社会中,被人忽视的一种本质真实。杨宏伟的“元真实”意义上的“原态”的绘画图象的人文意义,就是在此中得以显现的。

虽然在沉浸在着黄金时期美国的波普艺术的兴奋中,但田名網确信自己所寻求的视觉魅力是作为日本人在特殊成长环境所刻留在内心深处的东西。自那以后,田名網就将发现到的一切能勾起他兴趣的东西与自己儿时的记忆之间的相关联的东西收集起来。

183cm*183cm 1966年

1980年田名網去了中国,此次之旅最大的收获是观赏了松鹤图、波涛金龟图、蓬莱仙山的日出、明月寿星图等中国传统艺术,他沉浸在这些寓意招福的图像的兴奋中不能自拔。

图片源自网络

杨宏伟的水墨人物,技法上有令人玩味无穷的抽象意味支撑其中,表面看这是在“学院写实”中兑入传统的“逸笔手法”,但实质上,那便是一种通过“心观”而获得的情感符号暗喻在国家画院学习期间,杨宏伟即深知,作为当代画家,必须首先清洗经验假象,用图象语言来表现社会人生的本质真实。在某种意义上讲,这实际上仍需要作者在画面变现超越对外物的镜映式约束,而去追求通过“心观”的方式而产生的本质真实。

左右对称的构图,支配画面的放射状的线条,明月、波涛、金鱼田名網想尽最大限度地勾勒出这些潜藏于内心的图像,构筑极乐的世界观。运用古今东西的吉祥物图像,探寻自己的“世外桃源之旅”从此开始。

《上岸的男子》是霍克尼艺术中非常经典的一类画面,带有人物的游泳池场景,画面中的绿草植物纹丝不动,画面中男子用手撑着岸边,水面上有一点倒影,泳池中的水型用了曲线造型,水面基本处于平面的状态,平静中伴着没有规律的颤动,画面的整体是静止,通过流动的线条给画面无线的生机。

苏珊.郎格认为:“艺术中使用的符号是一种暗喻,一种包含公开或隐藏的真实意义的形象。”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杨宏伟所画的具有“元真实”属性的图象,既不是镜映式的认识活动的产物,也不是告别“宏大叙事”之后的绝对的“私密化”个性情感抒发,而是在“现象学还原”语境,拓展和深化“宏大叙事”所涉及的艺术人文问题。事实上,这就是杨宏伟贮入“元真实”表达之中的“原态”的人文意味。这说明杨宏伟所要追求的,绝对不是要回到以往的“理想的现实主义”的反映论之中去,而是试图在作为符号的图像与作为镜子的图像之间,找到一个切入点,以此切入他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敏锐感觉与深刻思考。

2月初,东京的NANZUKA画廊与著名艺术家田名網敬一合作,举办了阿迪达斯原作的新一届特别展览。这个艺术活动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标志着阿迪达斯画廊新艺术家合作项目的第一场展览。

霍克尼符合自身艺术气质的“水波纹”、“水花”的造型,它的现实感、语言关系,是时代的产物也是艺术家个体观念的有力表达。

在如上意义上,杨宏伟人物画原态的真实,让我们不安。而若没有过与这些让我们不安的人感同身受的社会体验,画家就不可能让我们不安。于是,可以说,面对当下消费社会的现实,杨宏伟原态的真实,实际上,并不是镜映式的认识活动的真实,也不再是指作为绘画图象的那个实体原型的真实,而是在上述“符号图像”与“镜映图像”之间找到了一个临界点的真实他就是在这里使他所表现的图像,成为一种容纳了两种不同的图象构成要素的可以在审美受众“无意识”状态,引起审美受众情感共鸣的“原态的真实”。

在NANZUKA
的的展览包括3D作品和16幅田名網敬一的作品。开幕之夜,艺术界的名流和鉴赏家纷纷登场。由世界一流的体育时尚品牌阿迪达斯原创的新艺术家合作项目,是同类项目中的第一个。它包括了艺术家在画廊中的特别的个人展览,代表艺术家。这次展览是关于品牌形象和艺术家签名风格的独特融合。这对品牌发起这样一个活动无疑是有益的。这场演出一直持续到3月9日在东京举行。

《泳池与两个人像》

概言之,从杨宏伟的画面看,他的情感指向,关注的更多的是“草根”一族。所以,他应该能比一般的经院式画家更清楚任何一个社会在设计制度,都应该建立在人类美德的预设上。所以,乍一看他是作品。也许有人会认为他的如是作品只是完成了一半,但实际上,当我们看到他的作品泛起隐恻之心之时,他的作品的人文任务,其实就已经是完整的了。我们要在这个意义上理解杨宏伟“元真实”意义上的“原态”水墨人物。

此外,Adicolor x Tanaami
2019SS系列在艺术家与品牌的创意合作中发布。它包括9个不同的项目,其中的亮点包括三条条纹的加州T恤和Firebird运动服将再次出现在商店货架上,这是过去四年来的第一次。

图片源自网络

在这次展览中,田名網敬一以他易于猜测的签名风格展示了他自己想象中的阿迪达斯三叶草标志。CHIcn展示了今天日本艺术家风格的根源和塑造,它美化了现代阿迪达斯艺术形象的一个方面。

2

画家杨宏伟是他的导师张江舟先生的晚辈人,和他的导师一样,他不怎么画快餐类的都市的时尚,但通过画转型中的中国乡村的边缘人,杨宏伟的如是作品,能在更广阔的空间和更长远的时间当中焕射出震撼我们心灵的冲击波。因此,你不能批评他过于局限原生态的生活素材以及没有提炼与升华精神内涵和艺术审美价值的不足,我们只能期待他创作出更多的同类作品,使之成为系列、成为系统。凯恩斯曾说,“从长远来看真正起作用的是观念,而不是既得效果。”他的导师张江舟先生的《00系列》等作品中的“虚无世界”,是外在客体或外在事件中提取出来的被遮蔽的真实,这使得杨宏伟受其影响,在他的画面中,使他的“元真实”意义上的“原态”水墨人物,能够被人文思想与图象话语的光亮所照射。杨宏伟在中国国家画院学习时,曾著文说,通过在中国国家画院的学习,他“懂得了前任院长龙瑞先生提出的正本清源的意义,以及,懂得了现任院长杨晓阳先生那语重心长且充满自信的演讲中的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社会责任的价值与意义。”现在,在市场经济大潮挤压下,能发自肺腑说出这样的话语的画家,已经凤毛麟角,我们要在这个角度理解与把握杨宏伟那能够震动我们思想、情感与心灵的“原态”的画面。

你怎么能想象自己82岁?无论你刚刚在脑海中描绘的是什么样的画面,你都不会期望自己像现在这样活跃和富有成效。你不能说82岁的田名網敬一,他非常忙着工作和绘画。艺术家的所有事件和经历,他的脾气和想象力都反映在他的作品中迷幻,流行,有点色情和暴力。

两秒钟发生的瞬间

至此,我们还想说,杨宏伟山水画、花鸟画以及古装人物小品,画得也很好:靠谱,有模有样,有新气象。时代在往前走,艺术必定会带上它能够带上的东西前行,而各种艺术形式都是触类旁通的,有些规律性的东西是通用的,在杨宏伟的山水画、花鸟画以及古装人物小品作品中,显然已经有了一些从他的人物画成就移植来的适合这个时代的新语言、新手法。所以,站在这个高度,当杨宏伟去画他的山水花鸟以及古装人物小品,你会感到他一方面有着极为灵敏善变的专业素养,另一方面,也会感到他有着极为清醒的与时俱进的变法出新的自觉意识。

气韵生动,一个人突然从大卫。更重要的是,这位杰出人物的肖像,他来自一个艺术书籍或杂志在日本还没有广泛传播的时代,他相信创造力是不能被强迫的,但这取决于你投入其中的能量,他不明白一个人如果只为展览而创作,怎么能被称为艺术家,而不是何时缪斯自然来了。如果他不喜欢这个品牌,也就是说他提出了合作的建议,Tanaami先生只是拒绝了。

《更大的水花》是大卫霍克尼众多泳池系列里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也是他精心于结构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