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花鸟画名家许献廷绘画艺术,一幅作品卖到120万【betway88w】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日

许献廷写意花鸟小品赏析

不少晚期的静物画同样展现了愉悦性和都市性。展览上有一幅作品来自私人收藏,在近20年的时间里未曾公开展出,作品描绘了半打牡蛎和一瓶冰凉的香槟,笔触明快,引人入胜,画面上还有一把日本扇子,非常时髦。“一个人必须做到绝对的现代,”兰波在几年前曾这样说过,而马奈显然坚持这一原则对他而言,巴黎的咖啡厅和公园不只是休闲的场所,也是新生活开始的地方。
马奈一直都深谙女性时尚,展览“马奈和现代之美”仔细地研究了这位艺术家在晚年的创作中如何通过服装和配饰来展现现代性。

1974《渡江侦察记》饰刘队长

写意花鸟画,是表现画家创意博大与功力非凡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体现画家的修养与学识。许献廷以传统为师,以自然为师,在解读传统技法中,悟出艺术创作的精妙。他的画作常表现自然生态主题,用墨谨慎,讲究干净利落,让人感觉出平中求和、和中求贵的朴素,营造的是意趣天成、鸟语花香的艺术氛围。他笔下的一草一木、一个动物都被赋予了鲜活的生命,很容易使人想到大自然鸟语花香的静幽之美。那种栩栩如生、精致动人的视觉效果,那种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情趣意境,让人从内心里感觉陶醉,给人以圣洁高雅的艺术感受。

“马奈和现代之美”还有一个更为深远的任务:提高马奈最后的杰作之一,《春天》的声誉。在一个多世纪的无人问津之后,位于洛杉矶的J保罗盖蒂博物馆在2014年时将其收入。这幅画作于1881年,1882年时和更为著名的那幅《弗里-贝尔杰酒吧》在当年的沙龙上展出。《春天》描绘了一个时髦的巴黎女人,她在花园中陷入了沉思。
对于那些仍然沉迷于20年前《草地上的午餐》和《奥林匹亚》所呈现的令人震惊的现代性的人们来说,《春天》所洋溢着的直率的愉悦带来了莫大的挑战。

张金玲成名较早,曾经红遍全国,影响了无数国内的电影观众。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她就陆续在《渡江侦察记》《从奴隶到将军》《大河奔流》等电影作品中扮演主要角色,而被观众熟悉。

中华书画报总编 吴高龙

为什么我这么重视这幅早期的马奈绘画?仅仅是因为我认为艺术的使命不止于传递愉悦吗?
还是因为,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一直被训练要对于美的“诡计”保持警觉?
马奈出现在公认的现代西方绘画史上,在绘画史上,一代代自以为是的人对于“美”发起了一次次进攻,每一代人都认为他们的艺术最终能够拯救丑陋的社会。但是马奈明白,如果他能够透过表面看到更为丰富的内在的话,即使是在一条裙子、一束花甚至是一堆草莓当中,也能表现反叛和沉思。这是通往现代性的另一条道路。
展览将持续至9月8日。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条山 闫岩明

《水晶花瓶里的鲜花》,1882

张金玲绘画作品

看过许献廷花鸟画作品的人,都会感觉到画家在用一种细致的情感、朦胧的意趣和清新的格调,把平和的心态、真实的感受表现出来,呈现出的是一种画境、一种意境,而更多的是一种心境。所谓“佛家只说家常话”,此言令人深思,回味无穷,这也是画家的一种人生态度。由此即能通过绘画作品表现出其意境,乃是心中至美。

《春天》,1881

张金玲绘画作品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19世纪70年代末,马奈一边拥抱美,一边对新第三共和国的社会环境进行了敏锐的观察,当时,国家终于从普法战争的失败中恢复过来,摆脱了旧的道德秩序。那些表现巴黎光鲜亮丽的“咖啡厅文化”的场景展现了大众休闲和性观念,比如在《梅子白兰地》中,一个忧郁的女子在大理石桌边,陷入沉思,她面前摆着酒,手上夹着烟;在《咖啡厅演奏会》中,一名头戴高帽的绅士和一位工薪阶层的女护士在一起饮酒,而这些特征在《弗里-贝尔杰酒吧》中达到了高峰,作品呈现了一道光学与社会的谜题。

然而,她还是一位画家,从艺50年以来,曾经学画15载,其中一
幅作品拍卖到120万元。

墨韵酣畅散清香

《弗里-贝尔杰酒吧》,1882

张金玲《掀起你的盖头来》

在许献廷的花鸟画作品中,笔者感受到了画家“取象单纯”的艺术思想,结合“工而有意”“离象而求”“意从工出”“遗形取神”等表现形式,在“情动于中而形于外”的思维中,把物象提升为心象,把形象转化为意象,由此形成了画家清雅素朴的艺术风格。

我不知道他曾多少次回想起当时的事情:愤怒、责备、耻辱和荒唐。1865年,也就是巴黎沙龙拒绝了他那幅《草地上的午餐》的两年后,沙龙的“看门人”将他的两幅作品纳入了这个欧洲最负盛名的展览。一幅描绘了基督被罗马军团嘲笑的宗教场景,另一幅则让沙龙的3500多件作品黯然失色,并且引发了一起巨大的丑闻。相比之下,最近发生在惠特尼双年展上的骚动简直像日本能剧一样庄严。
他是巴黎的中产阶级,即使他那坦诚的画作将他置于整个主流机构之外,他仍然渴望大众认可和公民荣誉。他对现代艺术发起了第一波打击,却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社会代价。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不再像让他声名狼藉的年轻时代那样朴素坦率,而是转向描绘花卉、果盘以及时髦女郎,这些绘画更为明亮,让人愉悦,甚至受到了保守的沙龙的青睐。
这是这位19世纪最伟大的画家的悖论,也是展览“马奈和现代之美”的关键,展览正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举行,聚焦马奈在1883年去世前的六七年内的艺术。
“马奈和现代之美”突出这些晚期的肖像、风俗画以及静物画,它们新鲜、充满魅力,甚至有点过于时尚,在过去的一百年里,那些着迷于“奥林匹亚”以及类似形象的艺术史学家们常常会用三个词语一以概之:轻率、时髦以及女性主义。

张金玲在艺术的海洋里畅游,以苦为荣,以苦为乐,塑造了一个个令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至今,仍然有很多人喜欢她的表演风格,她身上这种质朴无华、善良厚道,是表演艺术中很难得的天赋。

许献廷的画作多次参加国际、国内书画大赛,先后数十次获得大奖,其中的奥妙就在于画家本身用笔用墨,气韵与意趣之妙,使他能始终坚持以灵性驾驭笔墨,在灵动、飘逸、率意、洒脱中体现出一种非常高雅的智慧。我对他的人品、画品总体评价是:“既有大海的品格,又有大海的禀性”。画品即人品,画到某种高度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的素质与修养,他展现给读者的不仅仅是一幅画,而是一种体现精神再现灵魂,有着强烈精神感染力的作品。只有怀着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人,方可饱蘸激情,描绘出令人振奋不已激情荡漾的作品。许献廷的绘画是泼辣的、浓郁的,对大自然的无比热爱,就像他本人画上的色彩一样浓烈,艳而不俗,雍容典雅。他画的牡丹、竹子、荷花、飞鸟朴实自然,生动新鲜。他为天安门城楼画的《国色天香》和人民大会堂的《秋趣》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我始终认为许献廷的花鸟画是中年画家中的中坚力量,值得艺术界,书画界,收藏界必须关注的一位潜力十足的花鸟画家。

《逃亡的罗什福尔》,1880-81

张金玲绘画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