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耕不辍二十年,当代著名书法家温刚的诗墨情怀

by admin on 2020年1月30日

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第五、六、七、九届书法篆刻展,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展,全国第四届中青展,全国第一、二、三届正书展,全国第三、四、五届楹联展,全国第二届篆书展,首届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纪念建党80周年、85周年全国书法展,第十四、十八、二十届中日自作诗词书法展,世界华人书画展,第三届、第五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首届公务员展、冼夫人奖展,“铁人杯”和“陶渊明奖”全国书法展等20余次。入展西泠印社首届全国书法大展、首届楹联书法展,获西泠印社一、三届国际展优秀奖,全国群星奖评比优秀奖,第四届全国电视大赛二等奖、第二届杏花村杯全国书法大赛入围奖、“信德杯”全国书法展提名奖,获“墨彩杯”、“汝官瓷杯”等全国性大展赛金奖、一等奖30余次,全省群星奖等大展赛金奖、一等奖10余次,获省首届文艺精品工程奖,被中国文联评为中国百杰书法家,获省德艺双馨会员。

热爱书法 结缘篆刻

《河畔》11070cm

另一方面就是要提高我们的文学修养,自作甲骨文诗词联文为甲骨文书法创作所用,解决因新内容少而书写重复雷同的问题。台湾严一萍先生云:“由于契文可作联语诗词用者少而难适,是必得于甲骨之学,精治小学之功,富有文学才华书法修养方能臻于上乘”。我用了20年时间向专家学习诗词楹联格律等基本创作知识,从集甲骨文单词单句开始,尝试撰写了甲骨文联1000余副、诗词500多首,解决了自我甲骨文书法创作内容瓶颈问题。近些年河南、黑龙江、浙江、江苏等地甲骨文书家们,也创作了一批富有新意的诗词楹联。

张树青,潍坊昌邑(今峡山区)人,自幼酷爱书法篆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现为中国铁路书法家协会会员、潍坊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万印楼印社理事、奎文印社副社长、奎文区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陈介祺研究会理事。

1990《水乡》布面油画,参加《土耳其双年展》。

三是要掌握墨法。当今甲骨文书法创作的主要方式是用笔墨在宣纸上书写完成的,掌握墨法是书法创作的必备能力。只有恰当合理用墨才能更好地体现甲骨文的书写性,通过干湿浓淡的墨色变化,才能更好地表现出甲骨文的神韵,朱墨、赭墨、黑墨可并用,不可以用品质低劣的墨创作作品。品质好的生宣才能表现墨分五色的韵致,选用仿古色或其它颜色古雅的生宣为好,这既与古文字相协调,又会产生古朴典雅的效果。

“当时只是凭着爱好自己摸索着写、摸索着刻,但越练习越觉着自己水平不够,2002年我开始系统地学习书法篆刻知识。”张树青介绍说,他曾跟着名师蒯宪学,参加各种协会的展览和印社的专题学习,研习金石书法、古玺、秦印、汉印、流派印,水平逐步提高,并渐入佳境。

1993《木兰巡营图》参加《第十届日本水墨展》。

潘主兰先生的甲骨文书法,“完全忠实于原汁原味地把甲骨文形体特征和盘托出,善于将刀刻之瘦硬锋利之风格以长锋羊毫毕露于纸上,并再现了殷商文字的原始性、奇妙性。”徐无闻先生的甲骨文书法,“间架宽绰,结体疏朗,动中有静,顺畅清澈,虚实相生,不刻意摆布、自然生气、平和简静、遒丽天成”。沙曼翁先生甲骨文书法,“用笔如刀,大胆使用宿墨以增强线条的墨色变化,高超细腻的笔墨技巧使笔画坚挺而又写意,深具甲骨文神韵”。刘顺先生甲骨文书法,“空灵简古、飘逸飞动、别具风采,所写内容多为自撰联语诗文,他弱化了甲骨尖刻险峻特征,独创了优雅的装饰韵味。”

他的篆刻线条古朴,从古代的石印、陶印、铜印、瓦当文等遗存中取用结体,挪移揖让章法自然,分朱布白匀称平静,增减之处极有分寸,呼应之点巧妙承接,有着浓浓的书法味。

1994《奶场》、《牧人》、《藏妇》、《从雪山来》、《牦牛》参加新加坡《中国西部高原油画展》。

一是要掌握笔法。甲骨文基本笔法有下笔、行笔、收笔,无藏锋、逆锋和回锋,下笔露锋、收笔出锋,笔画细直坚挺,方折圆曲刚柔相济。基本点画有横竖点斜曲五种,要通过对这些点画的深入体味,来精准把握甲骨文笔法规律,使以刀代笔的“刀法”,转化为以笔代刀的“笔法”。要以最具甲骨文特点的笔法为主,略融其它笔法。可以多参考潘主兰、徐无闻等前辈的笔法。使用兼毫类毛笔最易表现甲骨文的线条。

在今年的全国篆刻艺术界年度盛事潍坊陈介祺金石文化周期间,张树青与四位篆刻家共同举办了“心系万印潍坊中青年篆刻家精品捐赠展”,作品受到了篆刻艺术爱好者、从业者的一致好评。

《贵州的民居》11070cm

二、掌握“四法”是甲骨文书法创作的关键。

在名利面前,张树青很清醒:“名心不除,境界难高。在名利诱惑前要守住自己的初心,专注于提高自己的技艺,创作出更多高水平的作品。”未来,他计划成立个人工作室,打算教授学生,为推广篆刻这门小众艺术尽一份力。

1994《宋庆龄》布面油画,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

艺术简历

作为一位传统艺术的修习者,张树青自幼喜爱金石书画,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彼时的个人爱好如今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碉楼》11770cm

中国甲骨文艺术学会副秘书长

每每篆刻,张树青习惯先思考,想好后写出印稿,对先刻哪一笔、哪一笔用多快的速度都熟捻于心,然后再拿起刻刀精心雕琢。在他的雕琢,一方方冰冷的石头富有了灵气。

2011《射手》、《宋庆龄》、《西部情怀》布面油画,参加解放军艺术学院建院50周年《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师生优秀作品展》。

二是要通过甲骨文常识关。要了解甲骨文是商代王室为占卜记事而在龟甲兽骨契刻的文字,是中国最早的系统文字,距今已有3300多年,是在1899年被称为“甲骨文之父”的王懿荣先生发现的,出土地点是河南安阳的殷墟。后来因此在世界上多了一门新学问叫“甲骨学”,研究贡献最大有四位学者,即雪堂罗振玉,观堂王国维,彦堂董作宾,鼎堂郭沫若,后来被称为“甲骨四堂”。其中对甲骨文书法贡献较大的是罗振玉、董作宾。在阅读相关甲骨文常识类书籍的同时,也可通过网络获取相关常识。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雨中情》11770cm

黑龙江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张树青认为,鉴赏一方印,不只是看技法多么熟悉,还要看学术修养有多很厚。除了练习刀法,他还花了大量时间临习名家碑帖,熟悉古文字,研究自古至今的印风、印史、印学,研读与篆刻相关联的书法绘画、文博文学、史哲等诸科目,不断充实个人学养,带动了篆刻水平的提高。

2014由解放军艺术学院主办文化部美术馆协办,于该美术馆举办张建岗个人油画展出。有多家媒体进行播报宣传,并有四家出版社,出版个人画册,和多家电视台进行播报,多家网站报道,展出作品80张。

在《中国书法》、《书法》、《中国书画》、《书法赏评》、《青少年书法》、《书法导报》等10余种专业报刊发表作品40余件。在《书法报》、《青少年书法报》、《中国书画报》、《黑龙江书法通讯》专题介绍。作品及传记被收入《中国书画家大辞典》、《中南海珍藏书法作品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年鉴》、《当代书法篆刻家作品精选》、《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集》等100余部专业辞书和作品集,作品被中南海、孔府博物院、中国文字博物馆、中国湖笔文化馆、《人民画报》社、韩国、日本等收藏。出版《兰亭雅集温刚卷》、《当代中国书画名家温刚作品集》,在《中国书法家论坛》举办网上书法展。

九十年代,张树青转业到潍坊工作。潍坊也是一座书法篆刻氛围极浓的城市,尤其是近代以来涌现了一批以陈介祺为首的金石收藏家,影响并催生了一大批收藏和研究金石篆刻的专家和爱好者。2000年,在家人的鼓励下,张树青开始学习篆刻,并创作了自己的第一个作品白文印“戎马书生”,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沉迷其中。

1998《大堤上的婚礼》布面油画,参加《抗洪精神赞》全军美展。

二是要涵养国学。常言道功夫在诗外,功夫在字处,提升字外功是书家必修之课。国学是中国文化的宝库,书法家离不开国学修养,书法作品要蕴含国学精神,书法艺术离不开国学的支撑。四书五经儒道释,诗书画印文史哲等等,都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是滋养书法家成长的源泉,也是甲骨文书法创作的不竭动力。

创作中,张树青善于汲取前人的经验和艺术精华,师古不泥,加以创新,经过反复锤炼,逐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恩河一景》11070cm

温刚,字若谷,1958年生于黑龙江省鹤岗市,1984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甲骨文书法艺术研究会理事、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书法院研究员。鹤岗市书画院院长。

张树青自幼酷爱书法篆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

《村庄》11770cm

四是要具备形式的新颖性。中国书法的传统形式早已定型并形成规范样式,当代书法的功能和用途发生了变化,随着书法作品进入展厅后,再加上当代人们的审美观点的提升,基本的传统形式诸如中堂、对联、条幅、斗方、扇面、手卷、册页等,大多是白纸写黑字的形式,早已不能满足人们欣赏的要求。虽然现在反对过度拼接粘贴,但必要的形式变化还是要有的。作品形式要具备色彩搭配和谐,样式美观耐看,格调古朴典雅的新颖性,在这方面要多参考国展和专题展的优秀作品。

为提高个人学养,张树青花大量时间研读与篆刻相关联的书法绘画、文博文学、史哲等诸科目

《海边》11770cm

温刚

部分篆刻作品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甲骨文书法创作与其它书体创作有很多相通之处,最好在具备其它书体创作能力的基础后,再进行甲骨文书法创作。

图片 1

艺术家简历

甲骨文书法是以甲骨文字为载体的书法艺术形式,是甲骨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广义上说它包括以刀代笔的契刻书艺和以笔代刀的笔墨契文书艺,从狭义上讲是指以笔代刀的甲骨文书艺。甲骨学家王宇信先生说:“甲骨文很为古老,但甲骨学却很年轻,而甲骨文书法与传统的篆隶楷行草书法相比则更年轻。”首开甲骨文书法创作先河者是雪堂罗振玉先生,他在1921年就编集出版了《集殷墟文字楹帖》。甲骨文书法是当代书坛上不可或缺的书体,是中国书法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受父亲影响,张树青幼时开始学习书法。而与篆刻结缘,则是他上小学时零星地从报刊杂志的封二封三上看到的一些印章。“当时还不知道那些印里面的门道,只觉着好看,翻杂志时会特意去看印章部分。”张树青说,“当时生活在农村,受条件限制,既见不到正规出版的印谱,又买不到篆刻所需的材料和工具,唯一能见到的实物是父亲用木材刻的手戳。我真正接触书法和篆刻是到河南当兵后。”

2011《阳光》布面油画,参加《中俄油画联展》。

李刚田先生说:“甲骨文书法到现在还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形成审美共识,由于当代甲骨文书法创作没有定式,所以活跃充满创造力,给人留下较宽阔的想象空间。”目前甲骨文书法既没有像欧颜柳赵那样的大家,更没有形成书艺发展的完整体系,为我们留下了宽广的创作领域。需要有志于此的书家去创作开拓探索,我们只要有与时俱进的创作思想、求真务实的治学态度,勇往直前的探索精神,一定会使中国甲骨文书法艺术不断发扬光大。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兴起了“书法热”,河南走在了全国的前沿,大型书法篆刻展览方兴未艾。1986年,张树青应征入伍被分配到河南服兵役,这给了他走进专业展厅参观学习的机会,以及和同好接触交流的机会。“在河南那段时间,我对书法、篆刻有了新的认识,兴趣更浓了,训练之余有空就练字。”

1992《花傣族女青年肖像》布面油画,参加《北京油画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