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郎何事学牵牛,金陵筑梦艺之公益名家书画作品在宁拍卖

by admin on 2020年1月30日

摘要:日前,2018金陵筑梦艺之公益名家书画作品拍卖会在宁如期举办,本次拍卖会由俗人堂星火爱心基金、南京慈善总会、北京金洲学子春晖社主办。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位于贵州省西南部。在黔西南这片土地上,蓝天…

问郎何事学牵牛,金陵筑梦艺之公益名家书画作品在宁拍卖。摘要:人们在很多展览现场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某水平不高的画家在举办展览的时候,总能邀请到众多企业家、评论家,以及大小媒体等济济一堂,为其站台、吹捧。每每出现这种情况,不禁会听到这样的感叹:当下的艺术圈究竟…

摘要:图中所示这枚青花瓷片,为清代道光年间瓷板画上的一块残片,它是比较典型的浙江金华的“浙青”,发色鲜艳明快,透明而有层次感,非常醒目养心。画面原本应该在30厘米左右,主要画的是“渔樵耕读”的一则故事。“渔樵…

日前,2018金陵筑梦艺之公益名家书画作品拍卖会在宁如期举办,本次拍卖会由俗人堂星火爱心基金、南京慈善总会、北京金洲学子春晖社主办。

人们在很多展览现场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某水平不高的画家在举办展览的时候,总能邀请到众多企业家、评论家,以及大小媒体等济济一堂,为其站台、吹捧。每每出现这种情况,不禁会听到这样的感叹:当下的艺术圈究竟怎么了,艺术的底线究竟在哪里,艺术家的底线又在哪里?
其实无论是艺术的底线,还是艺术家的底线,归根结底都是做人的底线问题。因为一切艺术都是人的艺术,都是人所从事的艺术。怎样的人往往具有着怎样的价值观、艺术观和创作观,包括其对艺术的认知力、思考力、判断力等。倘若人的原则和底线一旦突破或丧失,艺术的底线自然就会受到影响。
的确,从事何种门类与题材的艺术、坚持怎样的艺术观念和主张、创作什么风格面貌的作品等,其实都是由艺术家来决定的。如何选择、考量、取舍,如何坚守必要的标准、原则和底线等,这都和做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没有了那份坚守,丢失了做人的底线,思想品格等出了问题,可以肯定地讲,多么糟糕的艺术行为及作品,哪怕是恶俗的、粗鄙的一类,都能做得出来,也都敢做得出来。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并美其名曰“个性”“风格”。
事实也确实如此,当下有些艺术家经常打着所谓探索创新的旗号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着艺术所应有的边界和底线,甚至假借艺术的名义做出一些非常出格的举动,比如大量艳俗、荒诞、暴力、血腥等的行为与符号,出现在了作品里。那么如此下去,只会导致和加剧艺术风气与生态的恶化,思想和观念的混乱。所以人的问题认识不清,解决不了,艺术的问题,也将无法从根本上得以真正厘清和解决。这也是为什么古人强调“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其实是在明确地告诉我们,“艺”之上还要有“道”、有“德”、有“仁”。
再比如前段时间,遵义警方破获的一起制贩假书画的团伙犯罪案件,其实这当中就涉及到艺术及艺术家底线的问题。众所周知,书画造假由来已久,俨然已形成一个灰色产业链,各个环节都有不同的分工和人员操作。单就假画的起稿、绘制这一环节,据笔者了解,就有不少专业画家、画工参与其中,合起伙来造假。他们常做一些“高仿”的事情,也常把高仿名家的作品,有意当成真迹卖给那些不懂画却又喜爱收藏的人,以此骗取巨额利益。当然这些专业画家、画工中,也有一部分是美术院校的师生。笔者就曾见过美院学生把平时临摹的古画便宜价卖给画商,画商再找些伪专家或专门弄虚作假的鉴定机构给办个所谓的鉴定证书,便堂而皇之地将其当成真迹流通到了市场。而这当中,倘若没有那些真正懂行的专业人士充当帮凶,仅凭画商来造假其实是很难顺利完成的。所以这便牵扯到艺术家做人底线的问题。没有了底线,自然就会影响和导致艺术上一系列不光彩事情的发生。
此外,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观点是撇开德谈艺,本身就是德上出了问题,而另有一位评论家也写过一篇文章,观点却截然相反,大概是艺术评判不要拿道德说事。其实他的这个观点看似尊重了艺术本体,但如果更深层次分析就会发现,实际上此观点根本立不住。前文已讲到,一切艺术都是人的艺术,都是人所从事的艺术,如果人出了问题,在艺术上则很有可能也要出问题。须知,人的思想、观念、品性、修养等会直接影响到其所从事的艺术,也会直接作用于其创作的整个过程之中,包括创作时的精神状态、具体的表达方式、表现手法,以及作品的主题、风格、气韵、神采、意境等。因为艺术创作终究是由艺术家的个体生命来完成。古人所讲的“学画贵在立品”“人品不高,落墨无法”的道理,其实也都是在强调这一点,只可惜很多人没有深刻体会到。
总而言之,无论从事艺术创作,还是进行艺术评判,都务必要在德和艺两大方面来严格要求自己、予以考察。只有这样才会保证艺术创作能够具有良好的格局、气象与端正的艺术表现,才会保证艺术评价的客观性和完整性,也才能从根本上认清与解决有关艺术及艺术家底线的相关问题,而不仅仅只停留在艺术本体层面加以考虑和评判。每一位艺术家都应坚守住做人的底线,在此基础上力求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历史的精品佳作。
(作者为艺术评论家)

图中所示这枚青花瓷片,为清代道光年间瓷板画上的一块残片,它是比较典型的浙江金华的“浙青”,发色鲜艳明快,透明而有层次感,非常醒目养心。
画面原本应该在30厘米左右,主要画的是“渔樵耕读”的一则故事。“渔樵耕读”即渔夫与樵夫、农夫与书生,是中国农耕社会四个比较重要的职业,代表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基本生活方式。过去绘瓷工匠常常把这类寓意延伸,表现官宦退隐之后生活的象征。因此传统瓷画和民俗画一样,常以“渔樵耕读”为题材,很多古典家具也常以此为雕刻图案,寓意生意红红火火火。古人之所以喜欢“渔樵耕读”,与其说是对田园生活的恣意和淡泊自如的人生境界的向往,不如说是内心深处对入朝为官,得到统治者赏识的一种心理寄托。
过去的瓷画工匠,有许多是寄情于画的艺人。我曾在苏州某文玩市场见过与此相同的瓷件,上面写有“自叹妾身非织女,问郎何事学牵牛。”一问才知道有个故事:说的是古代有个穷书生,缺衣少食。这天,书生走到河边,见一条水牛在田里吃麦苗,便把牛牵回来,等失主来找。谁知,之后牛主人非说书生偷了他的牛,闹到县衙,书生的妻子也跟去了。县官看是个寒酸书生,遂起怜悯之心,说:“你以这事作首诗,作不好,就罚你。”还没等书生开口,书生的妻子走上前说:“我替夫君作。”县官大惊问:“你也会作诗?”书生妻子说:“小女子只是跟着夫君学过,试试看。”县官说:“那好,由你来作,作好了,赏你10两银子。”书生妻子片刻沉吟道:“钱塘江水向东流,难洗今朝满面羞。自叹妾身非织女,问郎何事学牵牛。”意思是:用钱塘江水也难洗去冤屈和羞辱。我不是织女,丈夫怎么会去牵人家的牛呢?
县官听罢说:“道理充分,文词奇妙!”遂命手下放了他们,还真赏了10两银子。
中国古人非常尊重诗文创作和读书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想必,在那个科举取士的时代,这些人文关怀也是一样深入工匠心中的情愫。
一枚抱残守缺的青花瓷片,原来也可以告诉我们这样多的传奇典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