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书到背后的故事,安全谁负责

by admin on 2020年1月23日

摘要:不可移动文物能否“资产化”?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文物《资产化》了,谁来保证它们安全

徐冰

近日,哈佛商学院发表了一篇文章,对突如其来的大量的毕加索作品进入市场提出了警告。
二月时,毕加索的孙女玛丽娜,将近1万幅作品的继承人,宣称她将一次性变卖收藏中的大多数作品,拍卖行和艺术交易商都参与了其中。玛丽娜毕加索售卖的动机,据文章称,应该和错综复杂的家庭历史有关。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哈佛商学院副教授Mukti
Khaire解释称,艺术市场在某种程度上“没有逻辑而奇怪”“在许多案例中,投资者乐于看到货源充足,这样价格会下降,他们可以进行更多的投资。但是说到毕加索时,当然还有一些其他艺术家,这一原则有了轻微的改变。如果我拥有一件杰出的毕加索作品,我当然肯定它不会掉价。但如果我手中的作品没那么好,我可能就要担心了。”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不可移动文物能否《资产化》?按照文物保护工作所遵循的法律、方针、理念和实践来看,这原本不是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2017年修正本)》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得转让、抵押。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的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这一条是禁止性法条。但事实上,不可移动文物《资产化》的做法,早就冲出了头脑、跳出了纸面。由于时代变迁、利益主体日益多元等因素,加之不可移动文物本身也很复杂,因此,这一问题在当下越发凸显。而在笔者看来,不可移动文物一般而言不能《资产化》,其中属于国有的、公益性质的,更是不能《资产化》。(下文所提不可移动文物,均指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可移动文物的有效利用、合理利用,其最佳途径绝非将其《资产化》。

戴着一副哈利·波特式眼镜,样貌和约翰·列侬有几分酷肖,徐冰的外表很国际,和他的国际艺术家身份相得益彰。他被称为“海外四大金刚”之一,在中国艺术家当中最早获得了国际艺术界的认可。前不久,他还受邀在大英博物馆创作了装置作品《背后的故事—7》,它给观众的第一感觉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效果。
当国内艺术界的“F4”逐渐向海外艺术市场扩张时,在国际艺术界已经功成名就的徐冰收拾行装杀回了国内,并以高级海归的履历出任中央美院副院长。从自由艺术家到行政官员,是为了拓展个人事业的疆界,还是为了延续艺术创作的脉络;是对未来深思熟虑计算得失的谋划,还是从心所欲随遇而安的将就?外人不得而知。发明“天书”的徐冰,魔法师一样的眼镜后面,隐藏着同样难以捉摸的想法。
徐冰回来了,但盛名依然在外。过去的二十多年中,这位“中国金刚”用“天书”、“地书”、“鬼打墙”、“烟草计划”等作品,在国际艺术界的地盘上结结实实地圈出了自己的一块地盘。从一开始,徐冰就十分清楚“海外中国艺术家”这个身份本身的价值。因此,他的“天书”与其说是在发明一种文字、与上帝和仓颉抢活干,不如说是在袒露自己身上的这种身份冲突。用中国书法的形式书写英文,字形看似方块,释义系统却依然是英文的、西方的。“天书”是对东西方差异的直面,是用看似融会贯通的方式呈现“鸡同鸭讲”的荒诞,“地书”则是绕开分歧,用读图时代的工具理性,嘲弄了一切全球化时代的文化保守主义。
徐冰最近的作品“凤凰”沿袭了“地书”的现成品艺术的思路,用建筑工地上任人践踏的垃圾作为材料。有人据此认为,徐冰在回到国内之后艺术思路更开阔了,言下有些“艺术第二春”的意思。以前徐冰的作品都是“四两拨千斤”,到了“凤凰”的时候,成了“千斤拨四两”。

改革开放之前的新中国,尽管有文物商店,但并不存在《资产化》的情况。当时的文物商店都归国有,虽然实施企业管理,但并不以赢利为目的。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文物艺术品市场的勃兴,尤其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文物艺术品收藏交易、拍卖等市场经济活动日渐活跃,《文物》一词更是广为人知。但对于公众而言,最吸引眼球的恐怕还是文物的经济价值。而且,这种经济价值主要体现在可移动文物上。不过,仅仅商品交易,恐怕还不能构成《资产化》。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