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书法新书体,赤手空拳

by admin on 2020年1月5日

图片 1

图片 2

书法爱网

由新见陈宝成遗印再谈陈鸿寿的家世考证问题

艺术家厉槟源

学习书法新书体
我在神州艺术学校学习书法已经有1年多的时间
,而这一年多我都在学习楷书,楷书是书法初学者写的一种书体。只要楷书你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你就可以转体,学其他的书体。
在这一年多中,我写了很多作品,由于我这个寒假要考8级,所以老师让我写了一幅楷书作品。但是想要考八级,必须写一幅楷书作品和一幅隶书作品,所以在我写好楷书作品之后,我又学习了一种新的字体:隶书。
隶书是一种看起来很怪异,但写出来比较好看的一种字体。隶书相对于楷书,比较宽,也比较扁,并且写出来给人的感觉十分庄重。讲究蚕头雁尾、一波三折。我练的是曹全碑汉隶,写出来非常板正。隶书最重要的笔画就是波画,也就是燕尾。几乎每个字里面都有燕尾。燕尾写出来非常的流畅,给人感觉很大气。
随着我的笔画的熟练程度,老师对我的字的要求和水准也在不断的增高。在我学楷书的时候,老师都是一个笔画一个笔画的给我讲解该怎么写。现在对我提高了要求之后,老师就写一个,让我自己领悟,自己比着写。虽然有一定的难度,但是这也是在提高我的能力。我对我自己的要求也在慢慢的升高,比如练字的时间,练字的质量等等。
我要在仅剩的这几个星期内加强我的书写质量,提高书写速度,把隶书写得更好。在寒假的考级中顺利考过。还有一点,给大家透露,在腊月二十四二十五,我们神州艺术学校要去银泰城写春节的对联,免费赠送,具体银泰城几楼还没定,想去的同学到时候可以去看看哦!

文/朱琪

即便是多年的朋友,厉槟源在接受采访前也是谨慎的。他不希望再被媒体娱乐消费成裸奔哥,一再确定我的角度以及态度。今年在杨画廊的个展水源地便做得掷地有声,狠狠地撕掉了他身上的标签。那些看起来自然简单的作品里,充满了幽默与智慧。

北京匡时2019春拍

我花的不是钱,我花的是真心实意

方寸乾坤——印石篆刻专场

记者:今年杨画廊的个展,作品里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变化,但非常的自然。

陈鸿寿为陈宝成刻“吕卿父”方章

厉:在做作品的过程中,会产生新的信息,它们又会构成新的经验,所以把这些作品拿出来的时候,便有了新的面貌。这个展览只是希望把这些东西拿出来让大家重新了解我的想法,重新认识我的创作。

2.6×2.6×6.5cm

记者:所以说是转变并不合适。

估价:RMB 600,000-800,000

厉:延续更准确。就像一棵树在刚生长的时候有许多的小枝杈,但最终会形成几根主要的枝干,我就是想把那几根主要的枝干找出来。

出版:

2015 澳洲 新旧艺术博物馆MOFO 《死了都要爱》行为现场

1、《种榆仙馆印谱》,郭宗泰辑,清道光元年。

记者:这与你做作品的方式和态度息息相关。

2、《西泠八家印谱旧拓本》,高络园辑,民国年间。

学习书法新书体,赤手空拳。厉:这些作品能够发生,都是因为生活本身的局限,我在这些局限里找可能性,经济的局限,空间的局限,材料的局限,所以我会选择用最方便和直接的方式做作品,而且成本很低、比较环保。

3、《篆刻史话》,西泠印社,郭若愚编,2000年。

记者:正因为如此,作品里艺术家的智慧才会被放大,作品的力量也才会出来。

4、《可斋论印三集》,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

厉:具体在作品里,肯定更要有所取舍。一个问题本来可以用很巧妙的,且有张力的方式去表达和处理,绕弯去做费力、费钱,如果还是一个很占空间的方式,让别人去现场观看的方式,那对我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是不太合适。一个屌丝赤手空拳地在地里撒了野,方法虽然很简陋,但是我却用了100%的诚意,这就够了。我花的不是钱,我花的是真心实意。

5、《陈鸿寿篆刻》,上海书店出版社,孙慰祖编,2007年。

记者:现在强调真心实意,是因为之前不够那么真心实意吗?

陈鸿寿之子陈宝成用印一方,朱文,曰“吕卿父”,青田石素章,印面尺寸2.6×2.6厘米,通高6.5厘米。原石本无款,今有资深玺印专家孙慰祖、童衍方先生鉴定观款。此印印文为典型缪篆,“吕卿”两字横笔居多,是以横向延展,“父”字则取纵势,章法自然妥帖。此印为浙派篆刻“西泠八家”后期领袖陈鸿寿40岁后所作精品,由于为亲人刻印的缘故,创作心态无疑较为轻松自然,因此用刀节奏也十分明快。这一时期陈鸿寿刀法已经由迟缓碎切逐渐转向疾速的长切,风格渐趋凌厉恣肆。孙慰祖先生认为这种刀法风格的嬗变,“除了技法熟练作为条件,艺名流播之下累于邀刻渐多和创作心态、情境的不同也具有较直接的影响”。

厉:以前也很真心实意,甚至是刚需。我刚做过一个人格分裂的测试,结果是0%,算是个比较纯粹,动机明确的人吧。

“吕卿父”是一方流传有序的作品,郭若愚在《陈鸿寿的“阿曼陀室”》一文中曾著录并述及:“1956年间,从陈氏后裔流出一些青田石章,散在古玩市场,全无边款。……陈宝成,字吕卿,号小曼,是陈鸿寿的儿子,这些印大都见郭友梅辑《种榆仙馆印谱》。”检清人所辑《种榆仙馆印谱》,是印赫然在列,且与“宝成私印”同钤一页,当为对印。此印后又经高时敷手,钤辑于《西泠八家印册》中,后著录于《陈鸿寿篆刻》一书。

2015 英国华人当代艺术中心众重行事个展现场

《种榆仙馆印谱》出版

这种信号导致我出手要快人一步

关于陈鸿寿家世的研究,孙慰祖先生筚路蓝缕,大致厘清了主要关系。萧建民《陈曼生研究》一书虽有所补充,但考证陈鸿寿有五子二女,其中长子陈宝枝、次子陈宝云皆早殇,三子陈宝成,四子陈宝禾,五子陈宝芬,谬以千里,亟待纠正。

记者:以前做作品的时候方案性和计划性更强,而现在的作品里充满了时间和地点的偶然,呈现出来的时候也非常自然。这其中有着怎样的转变?

陈鸿寿祖父陈士璠,字鲁章,号鲁斋,曾任江西瑞州知府。父陈京,字次冯、稚峰。青年游幕,奔走四方。晚年归钱塘,以书画自娱。原配许氏生二子,长陈鸿寿、次陈鸿豫。陈鸿豫初字汝铦,后改字仲恬。道光三年赴都应试遘疾,于三月十三日殁于邸舍。陈鸿寿从弟陈文述,字隽甫、云伯,与陈鸿寿同入阮元幕府,时称“二陈”,曾知江都、常熟、繁昌等地。

厉:就像我开着一辆越野车在路上跑,遇到许多拐弯抹角的地方,这些弯道不是预设的,而是遇到了就自然的转变了方向,都是自然生长的,不过也有走神翻车的时候。以前的作品里也有这些东西,但我没有刻意强调它们,有一些是意外的收获,恰恰是因为意外才会吸引你,因为无法预测自己会遇到什么,没有那么安全。所以我希望用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方式去做作品,它带给你刺激和惊讶,这些都非常吸引我。

陈宝成,字吕卿,号小曼,斋室名香蘅吟馆。孙慰祖先生曾以旧谱中陈宝成用印“我生之初在癸丑”,推测其生于乾隆五十八年,当不误,是年陈鸿寿26岁。宝成成立后随父宦游,常侍左右,故陈鸿寿为其治印颇多,又以父为子刻,多不署款。今存陈宝成用印还有“陈宝成印”、“小曼”、“小曼隶古”、“陈氏吕卿”“钱唐陈宝成吕卿氏印”等,其中大多为陈鸿寿所作。

记者:包括你的身体,因为身体是你选择的材料,而你没有给它预设一个置于作品中的情景。

嘉庆十六年三月,陈鸿寿补溧阳知县,官署有数百年古桑一株,与墙外桑连枝直接,乃于其旁葺“桑莲理馆”,成为当时游幕于江苏一带的文人雅士高会之所。郭麐、高日濬、查揆、汪鸿、汪敬、许乃济、江青等人客此吟诗填词、治印书画,共推陈鸿寿为盟主,文酒生涯颇不寂寞。其时,陈宝成亦随侍于濑上,他自幼受父亲与好友濡染,精通诗文、书法。《灵芬馆诗话》录其《洮湖棹歌》云:“小山山影入波摇,巧石浜前路未遥。一杵晚钟归艇急,南双桥接北双桥。”诗意清新,自是不俗。从自用印“小曼隶古”推测,他与父亲一样也擅于书法。

厉:对,我觉得不用去预设,身体有自己的判断。我的身体是一个冒险的身体,是一个承担一切后果的身体,它并不是一个安全的材料。

陈宝成与钱杜交好,嘉庆十七年钱杜为其作《香蘅吟馆图》,并有《小曼香蘅吟馆横卷,蘅似葵而香,名见于骚经,古人未有图之者。余以意写之,观者不求形似可耳》、《再为小曼作设色山水》等诗纪事,陈文述亦作《吕卿侄〈香蘅吟馆图〉》诗题咏。

2015 瑞典OpenART双年展展览现场

陈宝成妻许宜芳,为钱塘许氏家族许乃大之女。以往多以为宝成娶潘奕隽女,实非。萧建民文以许宜芳为许乃安女,亦误。杭州横河桥许氏为世家,与陈氏有通家之谊。其中许学范生有九子,除两子幼殇外,七子乃来、乃大、乃济、乃穀、乃普、乃钊、乃恩皆相继中举,乃济、乃普、乃钊登进士,是名副其实的“七子登科”,烜赫一时。许乃大,字仲容,号榕皋。嘉庆辛酉举人,曾任上海知县、江苏知州。今存陈鸿寿致榕皋札称受信人为“亲家”,即许乃大,而非潘奕隽,只因二人皆号“榕皋”,引起误会。

记者:因为作品的方案性不强,我很好奇你的工作方式。

许宜芳,字善仙,亦一时才女。据郭麐记载:“宜芳女士许善仙,曼生子妇,小曼之配也。幼随宦四川,归里后追思昔游,作《轻舟岀峡图》自题诗并序云:‘丁卯之春侍母赴蜀,时余年甫十三’……”可知其生于乾隆六十年。许宜芳出生名门,工诗善画,与当时名士多有唱和,曾绘《轻舟岀峡图》广邀题咏。又据郭麐《曼生令嗣吕卿宝善新婚索诗为赠》诗,可知与陈宝成缔结连理在嘉庆十六年,而陈宝成初名宝善。

厉:更多的时候都在思考,比如思考如何跟这个世界相处、跟自己相处。我特别敏感,危机意识太强的话会活得很累。刚才我还在想,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可疑的,觉得自己犯了被迫害妄想症,是一种心理暗示。某一种危险时刻会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比如推开这扇门,一定有个人在那里等着我,手中拿着一把刀;或者是我在过马路的时候,会有人把我推到车轮底下;下一刻路过一个煤气罐会把我炸飞。在生活中,我是个非常紧张的人,不太放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