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画感言,对徐步一席谈

by admin on 2020年1月4日

(2011年11月在艺林漫步徐步山水画展上的讲话)

2011年11月于西安美术馆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诗经》),【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论语》),中华文明孕育了山水情结,中华大地滋生了山水画,中华文明提升了山水精神,所以性嗜山水、与天地精神往来者,代不乏人。吾等有幸乐山水而盘桓,慕林泉而徜徉,悦白云而徘徊,醉烟霞而躞蹀,同时,又能与山水画结缘,不亦乐乎?

  徐步这些年在山水画上坚守自己的艺术追求,应该说做得是很有成绩的。你看《庐山高》这张画,这是一张丈六的画。这张画应该说还是画得很不错的,气韵生动,笔墨都很见功力,把庐山的那种气象表现出来了。徐步画这幅画的时候,把北方的山水画的感觉和南方山水画进行了一个有效的结合,笔墨比较奔放,画得比较松驰,这很难,山水画画得很松弛很难。徐步的画画得很自由,很松驰,但是作为局部的每一个松树上,又有自己的艺术特点、艺术特征,笔墨表现都很好,整体把握、整体调度也好,应该说这是一张好画。这正是得益于对传统的学习,对老一代画家在山水画上的画法的研究和追逐。下来就是对生活的研究,徐步写生很多,有些写生画得非常好,他把写生的笔墨对生活进行了有效的转换,转换到哪呢?转换到艺术,就是他的绘画中。绘画和生活有关连,但又没有直接的关连,它是间接的关连,生活必须通过笔墨去表现,笔墨又是一种抽象的东西,笔墨是很抽象的,生活是很直观的,很现实的。中国画齐白石讲的似与不似之间,最好的中国画讲的是气韵生动,那徐步这张画,首先有一点就是气韵生动,这张画气韵还很生动,现在坚持这种艺术道路的人也不多了,你我都算是其中的人,好,有成绩!但是,整体的把握还不够,就是说有些地方还显得散了点,还可以更概括些。笔墨表现与客观现实是两个概念,一切都在若即若离、似与不似之间展开对比的效果。谁学好了辩证法,谁就能画好画。

  徐步作为一个南方人,学艺和从艺却都在古都西安,那么这两种因素对徐步的画其实都有影响。南方人的情感相对比较细腻,相对精致,所以在体会一个山头、一朵云、一组树,或一幅画中瀑布、云水、石头的安排与表现,每一笔下去都比较考究,留白留到什么程度,都有讲究,画面相对比较精致,或者说精致是你有意无意流露的情致。大气可以说是你先天之外的努力取向,特别是到西安地区,西北这边都是大山、高原,再往西走就是草原、荒漠等,这些浩大气象的景物,无形当中会对你产生影响,特别是长安画派这样的地域性的艺术气质和人文气质,都会在你的画上反应出来,包括陕西人的性格等等。所以,徐步是有目的地要把这些北派的或者说西北的这种气质,古都长安早已纳入周秦汉唐深厚的文化因素的这样一种成分,来补自己的气,用北派的粗犷、大气来补自己南方的精巧、灵秀,我看到了这种努力。其实,20世纪几位大师级的画家,如黄宾虹、齐白石、吴昌硕等,都是南北气象熔铸的结果,他们在浑厚大气的笔墨形式中,总不失秀逸灵动之气。徐步从南方到北方,自然形成了南北地域文化的融合趋势。经过多年的追求,这种气质在逐渐上升,画面的整体感在增强。那么如何使作品既精纯又浑然一体的问题,既是一个年轻画家到成熟画家的兑变,也是一个南方人到北方后形神交会的过程。所以,我觉得徐步在这一点上取得了令人高兴的成绩,当然,要解决问题不是讲几句话那么容易,是自己真正的能力的提高。就跟我们年轻时说拉引体向上,我就能拉十五下,多拉一下都困难,而最困难的就是那最后几下,而不是前面那十几下,我觉得你现在实际上是不断蹦一下,长一点个子,蹦一下,长一点个子,不断调整,不断提升。是应该这样做,善于多方面吸收养分,甚至从长安画派这个新的传统里面去关注笔墨的表现力。这一点我觉得徐步做得比较好,画面上笔墨的丰富性、表现性,即对笔性的把握技巧在长足进展。另外一方面,知道到现实生活中去直接感受大自然的神韵,而不是在别人的画上东搬西凑。这样画出来的画,一个不能代替一个,才有独特性,在这点上你很努力。

  中国山水画在其发轫之初,就不以模仿自然表象为能事,而是靠诗文修养、人格精神陶冶笔情墨趣,用书写笔意、简练形式建构骨气风神,从而宣泄气性,以神写形,使笔墨之功,不仅状物,更在抒情,物我交融,心境成画,以神韵超迈、脱略行迹为最高境界,此即为中国画传统。这种写意传统发展至唐代,尤其是宋元以后,熔诗、书、画、印为一炉,成其民族特色,相传至今,依然烨烨有光。画不单纯为画,还有诗情、画趣和金石味,不但不凌乱,反而博大精深,不但没有彼此消减,反而愈发相得益彰。因此,全面贯通民族绘画精神,上追宋元,下揽明清,挖掘传统深度,实为山水画创作重要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