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悍神秘的墨彩天地,中国毕加索

by admin on 2020年1月2日

  中国优秀青年艺术家关玉良夸张而扭曲变形的物象造型,及画面上所营造的诡异神秘,可能会使观众在第一眼中感到不寒而栗,不过当你深一层的了解其奥秘,或许你会改观。关玉良的画中很酷,这种冷酷的表现是透过画里人物严肃的表情,静止的姿势,以及近乎凝固的气氛而气韵外溢的。

  摘要:风格 生平 生命系列 自然系列 创新

  三年前的秋末,一对来自费城的美国夫妇在纽约国际文化艺术中心观赏充满狞厉和神秘,有着怪诞情节纷乱变形的画面,以及在黑暗中闪烁着惊惧而奇异且令人震栗的目光,令人难以破解的幽玄世界,不由自主的惊叹:[毕加索,毕加索,中国的毕加索。]

  他的画以大块的形体,变形的人物形象,饱满的构图,浓郁的色彩和厚重的墨色,而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与层次感;荒谬怪诞的神秘色彩固然是其绘画的特色之一,但这个特点往往却不能轻易获得一般赏画者所接受。这就是艺术。

  关东著名青年画家关玉良,其画其人,其驰骋画坛的显赫形象,令人时刻萦目盈心,久久难忘。其造化在腕,情状如生之作,超逸空灵,独具关外雄浑豪迈之气,展玩之余,为之神恬竟日。

  其实当时展出这批作品的画家,就是来自中国北方关玉良,这位来自黑龙江省的[毕加索]於1957年生于黑龙江的一个裁缝家庭里,这位知恩,念旧,明理,坦诚且无私的关玉良1979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系时即以其卓越的画艺和人品渐露头角于中国画坛。

  艺术创造不能重复前人,甚至自己的!关玉良非常坚持这个理念。他说,艺术的可贵在於创新,因此他有本身的生活追求与执着。对于创作,他拥有百分百的自信心,毕竟他的画充斥着个人的主观思考,观众的接受与否其次。

  大自然的产物,没有一样不是矛盾的,而又是统一的。绘画的任何形式的形成,无不有其因由。关玉良,字苦琢,古云:玉不琢,不成器。玉良勤苦琢,恰是名符其实。1979年他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系,不久,又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亦曾作为知识青年插队农村,其经历的曲折和忧患,使他扎根在养育自己的土地关东,苦琢成有用之材,成为关东画坛的泰斗,关东的血液在他身上沸腾着。

  1989年他创作的[灰色体系]系列作品在韩国汉城展出引起轰动。1993年是关玉良墨彩艺术大放异彩的一年,他在首界中国艺术博览会开幕礼上,其作品就被新加坡的Gloria
Tung女士与美国的Maglc
Gallery一扫而空,隔年,他的两幅重彩画在深圳中国画名家精品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出。

  他对《南洋商报》说,他创造的新水墨技巧和所建立起多种不同形式的个人艺术风格,乃在中国的传统艺术基础上,与西洋近代绘画相结合,其以强化其力度,加强绘画的生命力。

  读玉良之画,可分为两大系列,即生命系列与自然系列。属于生命系列的作品如:《精灵》、《夜》、《岁月》、《走出深谷》、《进城》、《春梦》等,表现的是人、马、牛、羊等。这是画家以万物为本的创作激情,凝显出生命的孕育、繁滋,情智、伦理以及时空错位所形成的人和动物的千姿百态。并从人体和动物形象的直观裸露中透出德行之可爱、恶行之可憎。如作品《夜》,画一群装饰情趣浓郁的猫,一双双晶莹的眼睛,在夜里忠实执行着捕灭害人之鼠的职责,为人的安睡而警视四方。其憨厚之形、令人爱之。还有《走出深谷》,是描写一位天真可爱的姑娘,从原始的深谷走出来,在热烈追求时代发展中的新生活。尤其是《岁月》这幅画,狂澜有奇气,格高思远,它以古代民间流传的唐僧取经为题材,曲折地表现出唐僧师徒在取经的路上,降妖伏魔,历尽艰险,战胜重重困难的顽强精神,它隐喻《岁月》就是在奋斗和进取中前进。其表现手法既突破了只能画一瞬间的说法,更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时刻。还蕴涵着事物就是生生不息的变化的哲理。

  目前,关玉良正在创作[西部]系列和中国神话系列,他认为[betway88w,西部]包括中国西部和美国西部两个庞大系列,目的在于撞击的中西文化中,以找出其神秘的共性,而中国神话系列将揭开中国古老的幽玄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